“记住了,是你先惹我的。”说完又凶狠的堵住她的嘴。
    苏筱奕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大、变、活、人。无意揭露蒙潇真面目这件事情,她可以吹到80岁。
    心里虽然有些胆怯,但她也不害怕,毕竟在这个世界经历了这么多,她每天走在路上都感觉是在裸奔,难道还怕办公室做爱?此时是课间,办公室窗外开始来来往往的经过一些师生,窗子的设计很巧妙,外面的看不见里面的,但里面的可以看见外面。两人互相缠绵,只要稍稍转头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人,时不时还有人在窗子旁逗留打闹。
    两人势均力敌的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物,蒙潇一边按住她,一边看着她单手解皮带。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他穿的一丝不苟。只是两分钟后,他就会彻底撕去温文尔雅的外衣,一丝不挂的展现在她面前。
    蒙潇的火热抵住她的洞口,厮磨着穴口的软肉,磨到穴口充血发烫,津液直流,他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是意图明显的惩罚。自从医务室那天威胁苏筱奕抱她回去的时候,她就知道蒙潇这个人肯定藏着很多坏心眼,赤裸裸的衣冠禽兽。苏筱奕小声的嘀咕。
    蒙潇明显是听到了,腰间发力用力的向前一挺,性器毫无阻碍的直直插了进去。
    “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禽兽。”他故意在她耳边把最后两个字咬得清清楚楚。
    “啊。”突如其来的一下引得苏筱奕惊呼出声。蒙潇实在是太大了,前端的龟头已经顶到了宫颈口,但体外还有一小截没有完全进去。苏筱奕第一次被撑的这么疼,在他还没有百分之百胀大的情况下,她内壁的褶皱被全部撑起,每一丝缝隙都与他的紧密贴合。合二为一的时刻,两人同时喟叹出声。
    事实证明爽感只是一时的,没有足够长的前戏,苏筱奕已经开始胀痛了,蒙潇也被她夹得额头冒汗。
    苏筱奕不满的扭动的下身,暗示他动起来,蒙潇却果断地把性器抽了出来,没有再进去的意思,自顾自的在她面前自慰起来。苏筱奕已经想要得难受,他就那样顶了一下,宛如隔靴搔痒,她内壁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重新被塞满。
    可蒙潇就是偏不给她。她欲求不满的各种勾引,他无动于衷。苏筱奕坐在办公桌上,他站在她面前,她搂在他的脖子把自己下身送向前一尺,蒙潇就退后一步。最后在他快要射出来的时候,把性器夹在她的双腿间,用力磨了好几下,把她射得满身都是。最后他把手指一并伸入穴内,抠弄刮蹭着敏感点,手动帮她达到了高潮。
    苏筱奕算是感受到了,蒙潇是有多狠,她想要到疯,他就是不给。她低估了他的忍耐力。
    帮她和自己收拾好,蒙潇又变成了那个衣冠楚楚的温润老师,就好像刚刚那些事情不是他干出来的一样。
    自从操场事件后,两人的事被闹得沸沸扬扬,学生们看着苏筱奕在蒙潇办公室待了这么久,各个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着对视。路上碰到梦玭,女孩故意问他俩刚刚去哪儿了,苏筱奕支支吾吾地刚想开口解释,女孩立刻“我都懂我都懂”的打断又跑走。
    “小屁孩,你懂个屁。”苏筱奕假装生气的语气道。蒙潇在背后听到她这句话,止不住嘴角上扬。他知道最近流言愈演愈烈,学生们都在偷偷“磕”他俩的cp,他有权制止,但故意放任不管。
    直到晚上,蒙潇都没有再跟她说过一句话,她知道他大概在忙自己的事情,但是还是在心里怨怼他拔屌无情。躺在床上夹着腿,想象着被他突然插入的感觉,苏筱奕下身马上泛滥成灾。
    拍了几张自己腿心的照片发给他,用极具诱惑的声音给他发了一条语音:“蒙老师,这是谁的锅?”过了十分钟,蒙潇没有回复。她知道他肯定看到了,通常她的消息他总是秒回,苏筱奕偏要打扰他看他的反应,她就是要做坏女人,像一个勾引已婚男人的坏女人,明知道他已读不回,还要一步一步地试探他忍耐的极限,他做得越出轨,她就越开心。
    拨打了他的电话。“喂?”不出叁秒蒙潇就接通了,她没猜错,他正拿着手机,说不定还在看她给他发的图片。
    苏筱奕不说话,将手指一根一根地伸进自己的甬道呢,模仿着男人的顶撞。她发出一声声媚人的娇喘,清清楚楚的传到了电话那头的人耳朵里。
    蒙潇此刻还坐在案桌前备着课,下身在听到女人的第一声娇喘时就蓬勃顶立,视觉上看不到,也没有手上的触感,只能听到她的声音,但他比早上硬的更加快,也更让他难受。上午的克制让他的身体无声的抱怨,他比自己想的更渴望被女人的软肉包裹的感觉。
    随着女人的抽插,噗叽噗叽的水声一声声的传来,他掏出巨大,随着对面的节奏上下撸动柱身。一通没有对白的电话,两边都充满了浓烈的情欲味,传递着无声的旖旎暧昧。在女人的最后一声叫喊下,两人都满足的达到了高潮。
    苏筱奕抢在他前面挂掉了电话,接着是一连串的照片轰炸,被淋湿的床单,布满粘稠液体的下体,还有自己放荡过后的怼脸照。
    蒙潇看到这些照片,青筋暴跳,他现在就想冲过去干翻这个恶毒的坏女人。

章节目录

穿越成为乙游女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Ipoy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Ipoya并收藏穿越成为乙游女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