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你离我有多近
    孟窦地公司终于把方案初稿拿出来了,总监ken带着孟窦去邓存远公司汇报。原因很明显,但是大家也知道汇报也是和分管设计的部门经理汇报,怎么可能直接和邓存远汇报!  不过孟窦在公司确实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有些都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孟窦没有想靠任何关系,其实对于工作她也不是特别的上心,并没想要一定要拼成个女强人,只是学了这么多年,在国外这个专业又很难读,所以回来一定要坚持做下去,但是没有经济压力地工作毕竟和为了养家的工作不一样,更何况现在邓存远给她罩上了一个大伞,搞得她好像没打算常干这份工作一样!  孟窦心想,我也是很用心的好不好?!
    孟窦和ken这边跟领导汇报,讨论了一整个下午,结果当然是要改!设计这行不改个几十遍甲方都不会放过你的!!  可以说是完全否了孟窦他们的方案!  “妈蛋!”孟窦捏紧了拳头,  下楼等电梯的时候,正好看见邓存远从旁边经过,邓存远似乎没看见孟窦,还是穿着那件白色长袖衬衫。  但孟窦心情很不好,因为改方案就代表又要加班了啊!!结果在电梯里却接到邓存远的讯息:“汇报的怎么样?”  孟窦回:“改!改!改!”  邓存远回:“呵呵,晚上请你吃饭,如果你没约的话。在地下一层等我,我很快下去。”
    于是孟窦顺理成章地和ken说不想回公司了,想直接回家。Ken自己开车走了,孟窦在一层大堂待了一会就默默到了地下一层。  孟窦正在玩手机的时候,邓存远把车停在了孟窦身边。上了车他看孟窦哭丧着脸就一直笑。  孟窦很生气,“有什么好笑?”  邓存远说:“郁闷了?被折磨了?”  孟窦:“是啊!你们设计部长把我们的方案都否了啊,有那些%¥……*条件不早说!”  邓存远笑了一会,说:“要不你来我公司设计部做吧,你当甲方折磨他们。”  孟窦顿时变成了哑巴!咽下口水连忙说:“不!不!不!我可不要!!”  可能是孟窦拒绝的太过痛快,邓存远一边开车一边很受伤似的问:“干嘛吓成这个样子?”  孟窦脱口而出:“我可不想离你那么近!”  ……
    邓存远听完这句话一直没说话,除了途中接了一个电话外。孟窦也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孟窦的意思是我本来就想躲着你怕和你有点什么自己无法控制啊!  但邓存远听到的肯定是你是我妈的老公我一个这么大的继女应该避嫌离你远点啊!!孟窦在心里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邓存远把孟窦带到一个吃西班牙菜的餐厅,很安静……孟窦自暴自弃的坐下点菜,邓存远看着孟窦无奈地笑了,不知拿她怎么办好。孟窦被笑得有点不好意思,问:“有什么可笑啊!总笑!”  邓存远说:“你这小孩还挺逗,你说吧,为什么不想离我那么近?”  孟窦一心想死撑,绝对不能让邓存远看出来我对他有好感,于是就说:“咱俩的关系走太近不合适!牵扯到工作关系上更不好!”  邓存远听完又很认真的问,:“咱俩什么关系?”  孟窦被他问的毫无招架之力,只好说:“不是继父和继女的关系吗?!!!明知故问!!!”  结果孟窦说的时候邓存远正在喝水,听孟窦地话直接就呛着了!!!
    邓存远又咳嗽又擦水地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消停了,居然说:“我可要不起你这么一个大姑娘当继女!”  孟窦一整个愣住,那你还和我妈结婚?即使因为别的原因,名义上现在你是我爸啊!!!  后来邓存远看孟窦不说话,又说了一句让孟窦直接原地去世的话,”一个公司就算离我近了啊?你离我多近你都不知道!”
    孟窦追问了半天,邓存远也不说是什么意思,只是让孟窦多吃多喝点。  短短一顿饭,邓存远接了好几个电话,后来实在不好意思了,自己把手机关机了。  邓存远给孟窦讲了很多这个行业内部的事,孟窦渐渐也听进去了,明白了自己原来很多想法都那么单纯,却也生出了更多地迷茫。
    邓存远拉回了孟窦的思绪,问她最近想去哪里玩,毕竟刚回国,这个城市有很多新的改变孟窦都不大知道。一顿饭聊得轻松愉快,两个人亦师亦友。
    回家的路上,一路看着窗外的人流,孟窦和邓存远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也许是吃饭的时候说多了,也许是本来话题也没太多。  但孟窦却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氛围很好……到了家门口,孟窦蹦跳着下了车,回头和邓存远说拜拜!!邓还没来得及说话,孟窦自己笑眯眯地就溜达进单元楼了,邓存远咬了咬腮,只好一个人去停车。
    孟窦回家第一件事必须是先洗澡,洗完澡穿个盖住屁股的大T正准备开始追剧,结果又收到短信。“我就知道是邓存远!!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个年代除了邓存远,还有人用短信吗?还有10086?!!!  ”短信上就俩字:“开门”
    收到邓存远的短信,孟窦吓了一跳!因为孟窦此时是真空!孟窦屁滚尿流穿上内裤稍微有点安全感,然后透过门镜看了看,邓存远正在门口,好像低头看手机呢。  孟窦开了门,邓存远冲着孟窦笑了笑说:“给你送点水果,别人送的,还有点他们送的大枣什么的,我也不吃,都给你吧,我看你挺能吃的。”  ……你才能吃!你全家能吃!  孟窦内心忿忿不平接过一包各种乱七八糟的吃的,突然发现邓存远穿的是拖鞋!!虽然也有可能他回家拿了零食换了拖鞋再过来,但毕竟是要经过室外的,正常人哪有会穿家里穿的拖鞋出门啊?!
    于是孟窦有些怀疑了!孟窦这些日子和自己二姨闲聊过,知道邓存远和裴女士不在一起住,但是自己默认他们应该在一个单元或者一栋楼,可是看到邓存远的穿着,突然觉得不对劲。于是孟窦紧紧盯着邓存远的眼睛问他,“你到底住哪座?”邓存远狐狸一样笑眯眯说:“和你一座。”
    孟窦顿时有变成被人愚弄的小猫小狗的感觉,冲着邓存远发脾气“你早又没说!”邓存远不紧不慢地说,“你又没问过,我说过你离我多近你自己都不知道!”邓存远见目的达到,就说要回去了,孟窦傲娇地没等他进电梯就摔门进屋了。但其实一直在门边偷听,等他关电梯后孟窦偷偷出来看,“他应该住楼上,27层”,孟窦在16层,于是孟窦做了一个决定!
    过了大概十分钟,孟窦端着一盘洗好了的瓜果梨桃款款上楼了。  妈蛋,老娘也能吓你一跳好吗?以往PARTY的Surprise都是孟窦负责的好吗?  到了27楼孟窦给邓存远发了短信,上面干脆利索的俩字:“开门!”  然后……  孟窦等了快十分钟都没见邓存远开门啊!  孟窦怒了,开始砸门,一遍遍按门铃!结果按十几秒邓存远就一脸愕然地开门了,看见孟窦端着一盘果子一脸怒气,表现出十分不解的样子!  孟窦吼他:“你怎么不收短信啊!”  邓存远说:“手机没电了,充电。”
    孟窦挫败的把盘子往他手里一塞,“给你吃!我没那么能吃!吃不了那么多!”然后孟窦自以为很高冷地扭头就走了!  电梯短短11层,孟窦觉得超级丢脸,估计在邓存远的心里她的行为很莫名奇妙吧?还乱发脾气。没等孟窦胡思乱想太久,她就发现了更忧桑的事情。  她上楼送水果的时候,忘记带钥匙了……
    那一刻,孟窦想到了各种解决方案:  1.给思齐打电话去思齐家睡,那明天怎么上班?  2.去裴女士家要家里的备用钥匙,但是裴女士当时在外省参加一个年会,估计家里钥匙在秘书姐姐那,还得给裴女士打电话问秘书姐姐电话,让她给我送来  3.回去找邓存远,让他联系秘书姐姐  4.叫开锁公司,但我们小区管理很严格,估计来往时间很长,孟窦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等这么久。
    孟窦决定给裴女士打电话。距离上次给她电话也差不多半个月了。孟窦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就说自己出门忘记带钥匙了,问她怎么拿到备用钥匙。裴女士那边声音很嘈杂,歌舞升平的样子,她说“你找一下邓存远,他有你房子的备用钥匙”  然后就挂了,一句都没多说。孟窦额头青筋直跳,这就是我亲妈?!!  而且为什么我的备用钥匙还在邓存远那里也有一套啊?!  而且孟窦还要回去找他!这第一次大惊喜没实现还能假装高冷掩盖过去,第二次这种纯粹智商不够的行为直接会让邓存远看扁好吗?!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于是孟窦默默地又TM上楼了!
    孟窦上楼后,首先自己默默把刚刚的糗事抛开,深吸气然后按门铃。  邓存远开了门看见又是孟窦,彻底被搞晕了。他直接问孟窦:“你没事吧?”  没事我找你啊?!你才有事!  孟窦按耐住内心的狂躁,随意又大方地说:“忘带钥匙了,来取备用钥匙!”  孟窦认为当时自己的表现真的可圈可点、不卑不亢!  邓存远瞪大了眼睛,然后忍着笑意说“进来吧。我得找找。”
    就这样,孟窦第一次进了邓存远的家。
    格局和孟窦家一样,装修清冷,一看就没有女人常住,硬邦邦的感觉。但邓存远家有一股香味,类似檀香,但是似有似无很安详的感觉,闻着也很放松。孟窦就问邓存远,“你这什么味儿?”  邓存远不答反问:“闻着舒服吗?我给你点,印度的老山香。”  孟窦连忙说,“我不要,我连香炉都没有,总不能直接插花盆里啊!您这太高级,我弄不了!”  邓存远笑笑说“还行,没说直接插米饭里”,然后摇了摇钥匙说,“走吧,笨蛋!”  孟窦觉得这个称号自己真的受之无愧。
    上楼开了门,孟窦要要回备用钥匙自己保管,邓存远不肯。孟窦没好气地说:“你留我钥匙干嘛?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邓存远也不甘示弱:“裴姐就怕今天这种事儿发生,你证明了备用钥匙在我这的合理性。”
    孟窦听到他叫裴女士为“裴姐”,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有点高兴还有点别扭,但起码比叫她名字要好。说明邓存远从心底是敬着裴女士的。敬,意味着没那么亲。
    关于钥匙合理性的问题孟窦以一个白眼作为回应,刚准备进屋,邓存远说:“哎?你也不请救命恩人进去坐坐?”
    在这种事上我是不会让步的!孟窦心里MMP脸上笑嘻嘻地说,“您不怕大晚上进我家影响不好啊?我是为了您的名誉着想啊!”
    结果邓存远说:“我不怕。”然后不理孟窦的反应他就进来了!
    邓存远进来一边溜达,一边评论  “还行,收拾得挺利索!”然后看见他送的一大包吃的,告诉孟窦赶紧吃,别忘记了,就离开了。  孟窦靠在门上默默的回想了整个晚上的情节,觉得自己把一直努力成为的高冷形象彻底摧毁了,搞不好还捎带手塑造了个逗逼摆在邓存远面前。迷糊、爱发脾气、工作有麻烦就噘嘴、能吃!!!这TM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孟窦整理东西时突然发现邓存远送来的袋子里有两桶薯片。就是从S省回来路上孟窦吃的那个牌子那个口味。这绝不是别人送他的。孟窦虽然情感上迟钝但是心思还是很敏感的。
    于是孟窦很欢快地跑去给邢思齐发微告诉她晚上的事,结果邢思齐回:“我和男友在一起!别烦我!”

章节目录

与继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sheila_l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heila_lee并收藏与继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