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的。”男人愧疚地道。
    “么么哒~月宝最爱爸爸了,爸爸要早点休息,不许加班工作哟!”
    “好好好,爸爸都听月宝的。”
    “嘿嘿~那爸爸晚安~”
    “晚安,宝贝。”
    每次和爸爸通完话,林芙月都既高兴又惆怅。她回到房间拿出日记本,通过写日记的方式整理自己的心情。
    收好日记本,林芙月伸了个懒腰,打算去洗澡。然而没等她站起身来,就觉得后颈一痛,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少女的卧室收拾得整洁温馨,暖黄的台灯柔和地照亮了整个房间,营造出安宁的气氛。
    灯光下的女孩躺在床上,她的皮肤细腻莹白,犹如白瓷,犹如牛乳。青春的胴体沿着曼妙的曲线高低起伏,勾画出少女年轻躯体的美好。
    男人沉默地立在床尾,欣赏着他的完美作品。
    双手交叠举过头顶,手腕上用白色的围巾紧紧缠在一起,缚在床头的雕花栏柱;纤细笔直的玉腿分别用衣物连接捆绑在床尾的角柱。
    黑色的眼罩遮挡视线,黑色的布团堵在樱色的唇间,胸脯因为举过头顶的手而被迫挺起,腰臀下垫了个枕头,双腿大张高吊。
    腿间从未有人造访过的粉色秘地敞露人前,花瓣层叠,掩住了通幽曲径。
    男人兴味十足地观赏着这副由少女构成的人字布景,胯下鼓起的一包蠢蠢欲动,但他仍在等待。
    没有让他等太久,床上的可怜女孩发出了细小的“呜呜”声。
    热,无端的燥热。林芙月难受地挣动着,想要换到一个清凉的地方去。可是她动弹不得,只能生生忍受不知从何而来的炙热。
    她大汗淋漓地醒过来,睁眼只看到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林芙月迷茫地想,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她想伸手去开床头的台灯,手一动,才发现自己两手捆在一起。用力挣了几下,木制床柱吱呀呀响。
    是谁——声音只出来了意义不明的“唔唔”声,舌头顶到一团已被口水浸透的布团,这个材质……林芙月惊出冷汗,拼命挣扎起来,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只能上下弹动几下,根本挣不开手脚上的束缚。
    身体发软,发热,大量出汗,腿间私处与乳尖肿胀发痒,直想在被子上蹭一蹭。
    林芙月又难受又害怕地流出了眼泪,她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模糊的判断,而这个判断实在太过可怕,让她不愿意往那处想。
    视线,行动能力均被剥夺,她口中塞着自己今天穿的内裤,被人以一个无比难堪的人字姿势绑缚在床上。
    这个画面其实在她的性幻想中出现过不止一次:毫无反抗之力,被入室的歹人剥光了衣服,喂食春药,用男性的性器狠狠地将她侵犯,让她哭泣,尖叫,高潮。
    被强行占有的幻想曾让林芙月湿过数条内裤,可是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她恐惧得瑟瑟发抖,甚至吓得几乎要失禁。
    林芙月流着泪摇头呜咽,毫无作用地发出根本无法辩识的乞求。静静注视着她的侵入者无动于衷,耐心地继续等待着。
    烈性的春药能让贞洁圣女都自愿献出处女,更遑论对付林芙月这样一朵温室娇花。很快林芙月的身体就脱离了理智的控制,她发出的声音慢慢少了哀哀求饶的意味,多了骚浪求欢的婉转,身体也不再无谓挣扎,而是渴求地诱惑式扭动,腿间蜜核肿起,粉红的花瓣微张,花径口滴出剔透露水,拉着长丝将床单沾湿。
    不,这是不对的。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反应的少女绝望地想。这样下贱的不是我……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月宝……呜呜……
    可惜林芙月的求救显然不能被疼爱她的父亲听见,一旁等候多时的猎人见时机已到,走上前来,准备享用他美味的猎物。
    乳房被一双大手覆上,林芙月一惊,想要躲开那粗糙的手,却不得其法,反而像是自己急不可待地把一对乳球往那歹人手里送。
    “呵,我还以为是什么清纯少女,原来也不过是条骚得发浪的下贱母狗。”傲慢低哑的男声响起,嘲讽的话像鞭子一般抽打得林芙月的脸火辣辣的。
    不是这样的……是你……是你用药……林芙月涨红着脸,无力地摇头抗议。
    歹人并不理会她微弱的抗议,用力揉搓了几把她的乳肉后就放开了。不等林芙月松一口气,那双手又重新揉上了她的胸。
    那双大手上多了一双薄薄的塑胶手套,沾着凉凉的液体抹上她的乳尖。
    乳尖的瘙痒因为液体的凉意及涂抹的动作稍有缓解,但只有一会儿,被涂上液体的地方就如同石油上扔了一根火柴,皮肤上泛起了着火般的灼热和蚁噬般的瘙痒。
    “呜呜……”林芙月难耐地呻吟,将床单蹭得凌乱。很显然,那歹人给她双乳抹上的液体中含有大量的催情成分!
    不仅如此,那歹人重新往手上倒了催情剂后,还把手探向了林芙月的下体,冰凉滑腻的手指沾着药水仔细地抹遍那充血变硬的蜜核,肥厚的

章节目录

背德渊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林芙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芙月并收藏背德渊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