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原本大卫想要好好再跟这对姐妹玩玩的,奈何公司领导突然打电话,这也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这次的淫乐活动,当然,这次的暂且停下,不代表今后不会继续。
    而大卫打从到了这个家之后,可以说,不仅李莉娜的生活轨迹彻底的改变,就连还在上高中的孙小茹,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巨变。
    孙小茹的人生改变,起源于她被后爸奸污的事,而接下去发生的事,可谓是加剧了她人生改变的步伐。
    >>>>
    “啊……叔叔……不要,你在干什么啊?……这样是不对的……唔……不要……不要脱我的内裤啊……不……不要舔上来……不不不……啊……”刘若妍喘息着低声惊呼出声,想推开双腿间的头颅,奈何大卫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滋溜滋溜地直接吸舔上了她的嫩逼。
    刘若妍还是个处女,如今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舔逼,最为要命的是,对方的技巧太好了,舌头也是极其的灵活,以至于那份快感实在是太过强烈,竟是让她完全不知所措,浑身不止发酸发软,就连那个持续被舔弄的嫩逼都被舔出了汩汩的逼水。
    明明是来同班同学孙小茹的家里给她补课的,而自己不过是在孙小茹自我练习的时候来到厕所想要小解一下,没想到孙小茹的后爸大卫竟是突然钻了进来,最最要命的是,为什么自己所处的境况会变成如今这样?
    孙小茹整个人正被强势地抱在洗手台上,上衣还好好地穿在身上,裙摆却已然被掀开,内裤则是被脱了个干净,完整地露出她那两条白嫩的长腿,双腿间那朵湿淋淋的肉花正被自己同学的这个白人后爸含在嘴里,吸得滋溜作响,甚至那根舌头还卖力地舔上了她最为敏感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叔叔求你,不要再舔了……唔……不……这样不行啊……呜呜……啊……那里不要舔啊……不……”刘若妍因着是第一次体会这一切,心跳都是不住在加速,她根本就控制不住那一阵阵翻腾在自己身体里的快感,整个人被舔得腿心的嫩肉都开始发颤,那口小逼则是被舔得滋溜滋溜地发出了更加淫乱的水液声。
    等等,这里还是同学家的厕所里,如果等下孙小茹来的话……
    刘若妍极为紧张,也很快下定了决心,努力挣扎起来,但还是刻意压低了音量,“不要叔叔,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叔叔不要啊,真的不要再继续了……唔……”
    奈何,大卫突然狠狠地又吸了一下她的阴蒂,爽得她控制不住地淫叫出声,幸好她及时捂住了嘴,不然真怕会被这个厕所之外的什么人听到,而且这个时间,孙小茹的母亲是不是也在家里呢?万一被发现自己正在厕所里被大卫这样肆意地舔逼,会不会被人觉得是自己勾引了大卫?越是想到那样一种可能,刘若妍就越是紧张。
    大卫感受到了这个少女的紧张,愉悦地淫笑一声,粗糙的手指拨弄着女儿同学这口猩红湿软的小嫩逼,“啧啧啧,baby,你还真是敏感,都喷了这么多骚水,是不是很想要叔叔疼疼你了?”
    “啊……不可以……叔叔不要……”刘若妍眼睛里都泛着泪花,努力抵抗着身体里涌起的强烈欲望。那份欲望让她过分的陌生,却也过分的害怕,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当然,越是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份渴望,她越是鄙夷自己。
    怎么可以?自己怎么可以被同学的这个后爸舔出欲望,还是在同学家的厕所里,自己不是婊子,怎么可以做出只有婊子才能做出的事呢?
    但又不得不说,就因为刘若妍还是个处女,身体也就过分的敏感,她的身体可谓是又纯又欲,此刻面对同学后爸这般刻意的撩拨,还是在这样让人紧张的氛围下,根本就忍受不住,只是靠着残存的理智苦苦支撑罢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表现出多少不堪的模样。
    小小的厕所里,滋溜滋溜的舔逼的声音越发显得清晰可闻了,刘若妍湿漉漉着自己的一双眼睛,低头看着大卫脸上被自己的逼水喷脏的画面,心里一阵羞耻,身体却莫名更兴奋了,穴心里都跟着又喷出了一股骚水,“呜呜……叔叔不要再继续了……啊啊啊啊……这样不行,真的不行啊,那里不要舔啊……唔……”
    大卫又滋溜在她的逼口处舔了一口,这才淫笑一声开口道:“啧啧啧,baby,你的小骚逼真甜,而且真会喷逼水……呼……relax,叔叔会好好疼你的……不过你这小浪货到底是有多淫荡?叔叔我真想立刻就用粗鸡巴肏爆你的骚洞,把你的逼水都堵在里面,撑爆你的子宫。”
    “啊……不……不要、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唔……这样好羞耻好淫荡啊……唔……”刘若妍听到同学后爸说出的这样直白的淫话,明明羞耻到不行,但忍受不住地竟是又湿了小逼,大卫看着少女那一张一合的穴口,难以克制地将自己粗糙的手指捅了进去,感受到里面的紧致嫩滑,微微挑起眉头,“fuck,真紧,你的这口小骚逼不会还是个处吧?”说着,他的手指再往里面一插,立刻就被一处异样的环状物挡住了去路。
    “嘶……baby,你真的还是个处呢?……”虽然是个问句,但显然,大卫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刘若妍哭得更加惨了,心里想要推拒的,可身体却本能地夹紧了那根入侵的手指,难以克制地感受着那粗大的指节摩擦自己的穴肉生出来的快感,但她的理智仍在苦苦挣扎,“不可以……啊……这样是不对的……唔……叔叔不要……求你放过我……啊啊啊啊……手指快点拔出去啊……唔……不……”
    “fuck,你这小婊子明明就很喜欢,真是个口是心非的浪货。”大卫淫笑着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将上面湿淋淋的透明骚水都当着刘若妍的面舔干净,然后又埋头往她那个湿哒哒的穴缝里舔去。
    “唔……不……”娇嫩的少女坐在厕所的洗手台上,双腿大开的被同学的白人后爸肆意地舔逼,明明心里知道这样不行,可是身体还是爽得不得了,仰着脖子流着涎水,还不受控一般地把自己的腿张得更开,方便大卫将舌头伸到更里面的地方,嘴里还难以克制地淫叫出声,“啊……这样太深了……啊啊啊啊啊……不要叔叔……不可以被你舔逼啊……呜……不要……啊啊啊啊……”
    大卫听着这个少女稚嫩的淫叫,尤其舌尖还再一次地舔舐到了她的处女膜,胯下绷得更紧,灵活的舌头也滋溜滋溜地舔得更卖力了,将这个少女能被自己舔到的骚肉都好好地勾舔了一遍,还把舔出来的汁水都胡乱地吸进嘴里,等吞完后,有些意犹未尽地将舌头从少女紧致的小逼里拔出来,淫笑道:“baby,你的小骚逼喷出来的骚水居然这么多,真是个浪逼,是不是很喜欢被叔叔舔逼?”
    刘若妍闻言浑身一个激灵,特别无助地狠狠摇着头,“呜呜……我才没有……啊啊啊啊啊……叔叔,求你放过我啊……唔……”一边淫叫着,她的脸上还显露出掩不住的带着满满清纯神色的情欲,小逼里则是一阵不受控的抽搐,似乎马上就要到高潮了,但作为处女的她,根本不知道那所谓的高潮会是怎样一种滋味,却也莫名的有种期待的感觉。
    不过,这个时候的刘若妍,显然理智更加的占据着上位,所以她极力地排斥着。
    大卫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的模样,突然有种想跟她好好玩一玩的心思,于是突然一改方才的模样,故意板着脸,“你到厕所里来是要上厕所吧,还不快点!”
    刘若妍吓得一个激灵,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原本是要小解的,她一脸的紧张,挣扎着下了地,双腿一软,差点摔倒,被大卫有力的手臂给揽住了腰,还被骂了一句:“fuck,竟然连站都站不住了吗?真是没用”。
    “唔……我……”刘若妍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眼中都泛出了水光,“对、对不起,叔叔……那个、你可以先出去吗?我要上厕所啊……”,她说着,就想穿回自己的内裤,只是小手堪堪伸出去,就被大卫霸道地挥开,“上厕所穿什么内裤?就这样去上。”
    “唔……不……”刘若妍开口拒绝,但面对这个强悍的白人猛男,她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何况单单是二人身高上的差距,就让她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等等,难不成、难不成这个叔叔还要继续猥亵自己?等下孙小茹会不会来厕所找自己?还有,孙小茹的妈妈在不在家里啊?
    不经意间瞥到大卫胯下那个鼓包,刘若妍不由咽了咽口水,浑身一个激灵,显得有些害怕,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竟是本能地狠狠夹了一下自己空虚的淫穴,那里才被眼前这个白人猛男仔仔细细地舔过,仿佛还残存着被舔的快感,甚至是从骚缝里流出来的汁液肯定也夹杂着他的口水吧……
    刘若妍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心思,很快就坐到了马桶上,接着努力收敛心神想要小解。
    却不想,她叽咕努力了半天,却是一滴尿都没有尿出来,反而一张小脸越发涨得通红。
    “baby,怎么?被叔叔看着尿不出来吗?需要叔叔帮助吗?”大卫说着,竟是突然靠近,一把将刘若妍捞了起来,结实的双臂也环住了少女的腰身。
    “唔……叔叔,你……”刘若妍想要拒绝的,却被大卫突然翻转了身子,
    大卫是一个特别健硕的猛男,还是个白人猛男,天生的力量感让他在情爱这种事上一向是得心应手,而且可以说,他周身的肌肉都是实打实的,每一寸肌肤都硬实,只是这样隔着衣服被抱着,刘若妍都清楚地感受到了这个白人猛男肌肉上的纹理。
    “唔……叔叔不要……”刘若妍努力地收敛心神,不想被同学的这个白人后爸完全的占据上风,奈何,大卫的胯下已经硬邦邦地贴上了她的臀部,因为身高不对等的关系,大卫还稍稍弯曲了双腿,用他那已经硬涨起来的阴茎直挺挺地去磨蹭刘若妍丰满柔软的臀肉,甚至他胯下浓密的阴毛都蹭到了女儿这个同学的臀缝间,给她带去阵阵酥痒。
    “你在做什么啊?……唔唔……啊……不……叔叔不要……”刘若妍惊呼一声,甚至在意识到对方的阴毛都蹭到自己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对方已经褪下了他的裤子,“你这样、你这样是不对的啊……不要……我还在上高中呢,不可以给你玩弄啊……呜呜……不……你女儿还需要我去给她补课呢……”
    “女儿?我女儿的事可以等等再说,我现在只想好好玩弄玩弄你……呼……baby,乖一点,让叔叔好好玩玩你……”大卫凑近刘若妍的耳边低语,还轻咬上了她敏感的耳根,当然,他已经被刺激了个十足十,尤其被女儿这个同学娇软的声音勾得眼睛里都像是冒出了火焰,粗糙的大手摸上怀里这个少女那两瓣柔软的臀肉大力揉捏着,“fuck……好软的屁股,揉起来手感真不错……”
    “唔……不要,等下小茹就该来找我了,我还要去给小茹补课呢……啊哈……叔叔求你,不要再继续了啊……唔……不……”刘若妍忍下羞耻和害怕,极力地抗拒着,越发变得酥软的身体让她脑中警铃大作,她很清楚地意识到,身后这个男人的技巧有多么厉害了,她更是特别害怕会就此沉沦下去。
    但大卫怎么可能会就此放过她,一向都是享乐主义的他,遇到这种到嘴的美味,是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品尝一番的。
    “baby,relax……等下你会很爽的……”说着,大卫一把将刘若妍又拉回了洗手台处,让她的双手撑按着洗手台,还被迫着撅高了屁股,方便他玩弄她的肉体。
    稍稍一个抬头,刘若妍就能透过那面镜子清楚地看到自己被身后这个白人猛男亵玩的模样,明明羞耻到不行,但她的心里偏偏又生出一股异样的快感来,扭动着屁股拒绝,却无疑更加刺激了大卫的兽欲。
    “fuck……小婊子又发骚了吗?喷了这么多逼水,好腥的味道……”
    刘若妍被同学爸爸这样直白的淫话刺激得脸色发红,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她呜咽着,突然听到厕所门外有响动传来,立刻就想到那可能是小茹的母亲,这样的现实吓得她身子都抖了抖,一颗心更是噗通噗通的狂跳,却偏偏这个时候,她的阴蒂突然被大卫粗糙的手指狠狠地掐了一把,一股过分强烈的电流从那一处蔓延向她的四肢百骸,让她登时就惊呼出声,“啊……不要……叔叔不要……唔……”
    最最要命的是,在这同时,大卫那根原本杵弄她臀肉的鸡巴转而在她的腿心处抽插起来,动作还格外肆意,刘若妍只要稍稍看向镜子,就能看到不时从自己腿心处顶出来冒出头的大龟头,其端部甚至已经有亮晶晶的汁水流出,那样的画面,可谓情色感十足。
    刘若妍即使没有看到那根鸡巴的全貌,也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大卫胯下那根性器的粗长,而且硬邦邦的还发着热,好似一根铁杵一般。
    这样不可以,真的会被发现的,万一被孙小茹发现了怎么办?万一被孙小茹的母亲发现了又该怎么办?自己不是婊子,不是勾引男人的婊子啊……
    刘若妍努力又挣扎了一下,而后轻声请求,“叔叔,不要再玩了好不好?会被发现的啊……”
    但她的这句话,却换来大卫的性器更加肆无忌惮地插入她的双腿间,甚至还狠狠磨过她湿润的肉花,刺激得她发出一声舒爽的淫叫,“唔……那里不要啊……呜呜……叔叔求你,我求你啊……唔……不……”
    大卫笑了笑,舔着女儿这个同学白嫩的耳垂,低声道:“baby,你没觉得被发现了才会更刺激吗?……呼……你这小婊子真他妈的敏感,还是好好给叔叔玩一玩。”
    大卫挺动着腰身,如同性交一般在女儿这个同学滑腻的双腿间狠狠地抽插起来,刘若妍只要稍稍看向身前的镜子,就能看到叔叔那如鸡蛋般大的紫红色龟头在自己的胯下来回移动,性器上的冠状物在摩擦间也总会触碰到自己敏感的阴蒂,让她生出一股又一股强烈的酥麻感,逼口也被虬结的青筋磨蹭着,快感竟一波高过一波,让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就连喉中的呻吟都更加的显得娇软勾人了。
    但这显然不是大卫想要的全部效果,呼吸间,大卫就干脆粗暴地开始脱她的衣服,可以说,这件连衣裙真的是碍事,必须要好好地全部脱掉。
    刘若妍的腰很细,小腹则是平坦,肌肤又白皙又细腻,单单是看着那一寸寸外露的肌肤,就看得大卫眼中的淫火越烧越烈。
    “不、不要啊……不要脱我的衣服……这样真的不行……啊啊啊啊……叔叔,不要……”刘若妍吓得推拒着,却哪里敌得过这样一个力大无穷的白人猛男,呼吸间,她的连衣裙就被褪下,上身唯一那件胸衣也很快被扯开,她那双丰硕的奶肉如同吹气球一般膨涨着蹦跳了出来,现出了勾人的乳浪。
    “呼……好大的奶子……”大卫一早就看出了女儿这个同学的胸大,却没想到这么大,眼睛里都带出了难以克制的兴奋,声音有些低哑,“baby……啧啧啧……你的奶子痒了没有?想不想让叔叔好好玩一玩?”当然,就连大卫这般说话间,他的鸡巴都还抽插在刘若妍的腿心处。
    又是被扒掉了上衣,被视奸上胸口那双奶子,又是被胡乱地插着腿心,还一次次被那根大鸡巴抽插摩擦着逼口,让刘若妍根本就耐不住,一张小脸泛出勾人的红晕,看在大卫眼底,欲火又是一阵阵的翻腾,他胯下那根鸡巴都跟着又涨大了一圈。
    “baby,你这样看起来更美了呢……这年头的高中女生长得都是这么可口的吗?……”大卫话里带话,听得刘若妍浑身一个激灵,只觉似乎读懂了什么。
    果然,下一瞬就听大卫开口道:“relax,我会让你跟小茹一样爽到的。”
    什么?孙小茹她竟然、竟然已经被她的后爸给奸污了吗?!这样的事实极大地冲击着刘若妍的理智,让她浑身都绷得紧紧的,“唔……那个,可是我不是你的女儿……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唔……大手别揉上来啊……”
    刘若妍挣扎了一下,大卫的双手还是粗暴地揉了上来,紧紧地握住她的两颗骚奶,不断地挤压揉捏,把她的乳肉都从指缝间挤压得溢出来,看起来诱人至极。
    “fuck……这么漂亮的奶子,不好好揉一揉怎么行?……呼……baby,乖一点,让叔叔我好好疼疼你。”大卫眯着眼睛透过二人身前的镜子定定地盯着她,顿了顿后,又补充道:“我倒是想知道你这张小脸在你被我干上高潮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呢……呼……那一定会很美吧……”
    “啊……不可以,叔叔,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唔……奶子不可以给你揉……求你别这样好不好?”刘若妍胡乱地说着,却反而激起了大卫更大的兴趣,尤其在感受到她股间那口湿逼更多地喷出逼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兴奋到不像话,一双大手也揉搓得更加大力,没几个呼吸间,都已经有掩不住的红痕被遗落在了她丰满酥软的奶肉上。
    “啊啊啊啊……叔叔,求你轻一点啊……奶子不要被玩了,大鸡巴也快点滚开啊……唔……不……”刘若妍的两个奶头都被玩得硬邦邦的发涨,前后两个淫穴则是被刺激得不停地往外冒着汁水,滴在大卫那根粗壮的大屌上,让它抽插起来更为顺滑。
    “baby,你喷了好多骚水,很想被叔叔的大鸡巴插进你的逼里是不是?”大卫直白地说着淫话,一边透过二人身前的镜子看着此刻刘若妍的模样,一边更加肆意地抽插玩弄着。
    可以说,刘若妍的整个下体都近乎变成了大卫发泄的肉壶,笔直双腿间的嫩肉被磨到发红发紫,后穴和雌穴都被那根骇人的粗屌连续磨蹭,两片肉唇更是从原本粉嫩的颜色被玩成了猩红色,也比之前肿大了许多。
    刘若妍湿漉漉着一双眼睛被这般压制在这个洗手台前,稍稍一个抬眸就能对上自己已经被玩弄成了什么样子,她的心跳极快,且也极力压抑住自己的喘息,耳边却偏偏一次次地听到两人肉体碰撞发出来的啪啪声响,越发感觉到一种无力与羞耻感。
    “呜呜……叔叔求你不要这样啊……我不要再继续了……啊啊啊啊……不……”刘若妍越发的后悔起来,她就不该自己出来上厕所的,或者说,就不该在没有完全了解同学这个后爸的脾性的时候来她家里给她补课。
    如今倒是好了,自己被扒了个精光,自己的奶子连带着下体也都被这个叔叔玩了个透彻,除了没有直接的插入,其他能做的事情几乎全部做了,心内正挣扎懊悔着,孙小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妍,那个练习题我做完了,你还在厕所吗?是身体不舒服吗?”
    孙小茹的声音里透着关心,但这个时候听到孙小茹的话,却让刘若妍吓得一个激灵,她很想让孙小茹破门来救她,但透过身前的镜子看到大卫那双带着几分警告的眼神,让她根本不敢乱说话,尤其大卫还突然咬住了她的耳根低语道:“告诉小茹你闹肚子了,要晚一点出去。”
    刘若妍连续地摇头,似乎是不想就范,却偏偏又被狠狠掐了一把阴蒂,她喉中的淫叫都险些没有被克制住,她吓得心跳如鼓,却也哭得惨兮兮的,只能极力地稳住自己的声线,扬声道:“小茹,我、我有点闹肚子,你先回房等我吧……唔……”最后一个呻吟还是没能压住,却是这一次,大卫的龟头直接大剌剌地狠狠碾压过了她敏感的阴蒂,一双大手也在这同时掐住了她的两个奶尖,陌生的快感流窜间,让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她不想对不起孙小茹的母亲,身后这个叔叔的鸡巴明明是属于同学妈妈的,她更不想被这个叔叔这般猥亵,可是大卫的动作过于具有侵略性,他的性器过分炙热,也过分的坚硬,而那个时隐时现的硕大龟头又过分的诱人,让她明明该害怕的,但还是隐隐的在期待着什么。
    疯了,怎么可以这样啊,自己不是婊子,才不是婊子呢,怎么可以做这种不要脸的事,可是,如今对大卫行为的默许,或许就是对他继续侵犯自己的一种默认吧。
    “啊……叔叔不要……不行了……不可以这样,会被小茹发现的……唔唔……不……”刘若妍全身发颤,她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股间那个饥渴的小逼跟一张小嘴一样,吮咬着只到逼口的属于同学爸爸的那根粗大阴茎,却又想反抗这股滔天的情欲。
    “你这个小婊子,明明就很喜欢吧,小逼都流了这么多水,是不是要高潮了?”大卫在她耳边发出低哑的淫笑,这次他的双手直接扣住了她的腰,也不顾女儿就在门外,就持续地用自己的鸡巴磨蹭着女儿这个同学的嫩逼,即使没有直接的插入,可是那些湿软的逼肉给他带来的快感却是一波赛过一波。
    “小妍,你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我拿些药给你?”孙小茹满含关心的声音又传来。
    “唔……小茹不用,我上了厕所就会好的……”刘若妍这般扬声说着,再一次感受到同学爸爸的龟头磨蹭到了她敏感的阴蒂,吓得她身子一抖,低声淫叫道:“啊……不行了……叔叔不要……唔……会被发现的……啊啊啊啊……不……”刘若妍仰着脖子,却突然被同学的这个白人后爸攫住了下巴,属于一个猛男的气息侵袭而来,将她的口腔完全封住。
    门外还站着自己的女儿,大卫的舌头却已经色情地舔弄上了女儿这个同学的口腔,还渡了口水过去给她喝,又吸取着她嘴里的津液。这是一个淫靡又激烈的湿吻,两人在这般刺激的环境下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地彼此勾缠着对方的舌头,交换着唾液,而下体紧紧地连在一起。
    刘若妍被刺激得浑身发抖,更多的逼水被大卫的鸡巴磨了出来,一双嫩生生的阴唇都在不住颤抖着,一副随时等待绽放的样子。
    大卫那根粗黑的肉棒快速地在女儿这个同学的嫩腿间进出,在狠狠地又磨蹭过几十下之后,大卫突然放开了她的嘴唇,眼睛里裹着浓浓的欲望,透过二人身前的镜子看向刘若妍此刻的小模样,嘴角一个淫笑,低声道:“小婊子,要不要叔叔干你的小逼,然后射在你的子宫里,把你的肚子射大。”
    刘若妍脑中又是猛地一个嗡鸣,却也吓得慌乱地摇头,脸上偏偏还泛着情动的潮红,“不可以……不可以的叔叔……去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再继续了好不好?……唔……”
    “那个,小妍,你真的没关系吗?”门外的孙小茹依旧是担心,却哪里知道,一门之隔的地方,她那个禽兽后白正掰开着她同学刘若妍的臀瓣,也不顾她就在门外的事实,更是不等刘若妍再反抗,就已经用自己的龟头抵上刘若妍湿软的逼口,一个挺腰就将自己早已硬涨不堪的粗黑粗黑的一根大屌插了进去。
    “唔……叔叔不要……不要……啊……”刘若妍被压制在这个洗手台前,屁股高高撅着,就这般在镜子前,以一种过分羞耻的样子被同学后爸的那根鸡巴插入了,她被刺激得仰着脖子,清楚地感受着叔叔那根鸡巴一寸一寸的插入。
    “呜呜……不……”呼吸间,刘若妍的处女膜就被大卫那根硕大的鸡巴顶到了,饱满的大龟头被阻挡了去路,但显然,这样的阻碍,非但没有让大卫退缩,反而让他更加兴奋了,也不等刘若妍再淫叫什么,他就骤然后腰一摆,胯下的鸡巴猛地又是一个发力,而后只听“噗”地一声,那硕大饱满的龟头不仅强势地顶开了她的处女膜,而且一口气往她早已汪满了逼水的逼道深处插入,直直地顶向她娇软的屄心。
    “唔……不……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叔叔不要……唔……”
    “小妍?”厕所门外又传来孙小茹的声音,让刘若妍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同学都还在门外等她的回应,可她不是不想回应,却是因为同学这个白人后爸的鸡巴已经将她插牢插满了,她从未被侵入的处子逼被插入了,还是在同学家里的厕所里,而同学就在门外!
    “呜呜……好涨好痛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唔……不……”刘若妍哭得惨兮兮的,豆大的泪水簌簌地滑落,她委屈又痛苦,委屈自己被破处的方式,痛苦自己还在被那根异物深深地插住,而且那根鸡巴真的好粗好大,其上盘虬的青筋此刻激烈的跳动都能被她真切地感受到,“唔……不行啊,大鸡巴真的太大了……不要……臭鸡巴快点拔出去啊……不……”
    “fuck!真爽……处女的逼夹得就是紧……fuck……吸得太紧了,叔叔的鸡巴都快拔不出来了……呼……”一边说着,大卫又挺着自己的鸡巴在少女的屄心处顶了顶,尤其让自己硬涨的大龟头狠狠地研磨在她娇软的屄心处,一边磨,他都感受到又是一股一股的逼水被他的鸡巴磨了出来,“呼……好敏感的逼,真会发骚……fuck……你又喷水了……”
    “呜呜……不要啊叔叔……啊啊啊啊啊……不要这样……好酸啊,里面好酸……不……不要再继续了啊……不……”屄心被磨得发酸发软,却也因为那一阵阵的发酸发软,让她因为被破处带来的痛感渐渐被替代,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侵犯还渐渐的有快感冒出来,且越来越多。
    感受到刘若妍逼道里的紧张感在慢慢褪却,大卫更加的兴奋起来,突然开始抽离自己的鸡巴,看着自己原本只湿了一部分的茎身,此刻已经被裹得湿哒哒的,让他兴奋到不像话,而在看到蜿蜒在自己茎身上的那道血色的时候,他更是兴奋到鼻孔都要喷火,一巴掌狠狠抽打在刘若妍的屁股上的同时,又狠狠挺着鸡巴往里面一顶,再一次将自己的鸡巴送了回去。
    “唔……不……啊啊啊啊啊……不要再插进来了……啊……不……”层层叠叠的媚肉再一次被蛮横地顶开,一寸一寸的逼肉被迫着腾出位置供那根鸡巴的持续插入,媚肉蠕动间,其内的褶皱都被撑平了,而那早已被磨得发酸发软的屄心也狠狠地再一次被顶干到,也几乎是立刻,就让她平坦的小腹处现出了一个大龟头的形状,大剌剌地呈现在二人身前的镜子里。
    “啊啊啊啊……不……肚子都被顶出奇怪的形状了……不……插得太深了……啊啊啊啊……不……叔叔不要啊……不……”刘若妍简直都不敢想象自己当下所处的境况,整个人哭得梨花带雨的,但股间那口才被破处的小逼却是异常的兴奋,她被插得逼道里几乎都要冒火了,但非但不是痛苦,反而是更多的逼水被插了出来,一股一股的喷到男人敏感的龟头上。
    “fuck,这样就开始爽了吗?你这口小骚逼还真是极品呢,比小茹的小逼还要好干……呼……fuck……操死你……”越是说着,大卫就越是压制不住自己,甚至被刺激得干脆胡乱地摆腰抽插起来。
    “呜呜……不要……不要这样啊叔叔……”刘若妍持续被刺激着,屁股被迫着更高地撅了起来,胸前那双大奶都因为男人持续的撞击开始泛出一阵阵的肉浪。
    大卫越是将少女此刻的模样看在眼底,越是兴奋到不行,这个时候显然已经耐不住了,双手扣紧女儿这个同学的臀肉,挺动着腰,狠狠地将自己的鸡巴噗叽噗叽地抽插在少女才被自己破处的小嫩屄里,原本那一丝蜿蜒在他茎身上的血色都渐渐被她喷出来的逼水冲得变淡,可即使变淡了,也难以否认她被开苞的事实。
    “啊啊啊啊……叔叔不要……不可以再操了……唔……我求你,这样会坏掉的啊……唔……啊啊啊啊啊……不……慢一点啊……唔……”刘若妍低低地淫叫着,却是不敢发出过分大的声音,生怕被门外的人发现什么动静。
    等等,小茹她走了没有,自己刚才似乎都忘记回应她了。
    却也在这个时候,门外又传来了动静,“小妍,我给你拿了一点药,你看你需要吗?”
    刘若妍简直都要吓死了,自己同学这个后爸的鸡巴都还插在自己的逼里,而自己却被同学这样关心着,她以为自己是肚子痛,却哪里是肚子痛,而是被操逼操得爽起来了,且越发的爽,那份快感像是泄洪一般的奔涌向她,根本让她不知所措,尤其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快感,她整个人都好似在情欲的浪潮里翻腾着,随着大卫的抽插被带去了太多的心神,甚至明明是被侵犯,还越来越想要,想要更多、更多。
    疯了,一定是疯了,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啊?!
    “呜呜……小茹,你、你先把药放在门口吧,谢谢你……唔……”虽然极力地遮掩自己的淫叫,但还是有让她压制不住的淫叫冒了出来,她紧张到不行,都不知道门外的同学有没有听到什么。
    大卫兴奋到不像话,在刘若妍跟女儿说话的档口,再一次将自己的鸡巴抽离出来,跟着粗喘着又噗叽一声地插了进去,硬邦邦的大肉棒再一次侵占着胯下这个少女的小嫩逼,内里蠕动的淫肉都被操得一阵阵的发颤,却也被操得喷出了更多的逼水,早已将他的阴毛都喷湿了。
    “唔……大鸡巴拔出去啊……不要啊叔叔……”刘若妍绝望一般地堪堪淫叫完,大卫却真的将自己的鸡巴尽根抽离,反而换来了刘若妍一个难耐的低吟。
    “怎么?叔叔真的不日你的逼了,你反而又犯贱地想要了?小骚逼还真是诚实。”大卫咬着刘若妍的耳根开口,满脸都是得意,还透过二人身前的镜子看向刘若妍这个时候的小模样,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脸上则是梨花带雨的滴落着泪水,一副被欺负得狠了样子,但其实,是她的小逼被操得太爽了,即使是哭,那份哭意中都带着魅惑与勾人。
    “呜呜……不是的叔叔……”刘若妍的小逼里的确是痒得厉害,才堪堪尝到情爱快感的她,此刻整个小逼里面都是一股巨大的空虚感在蔓延,吞噬着她的理智,让她即使知道门外还站着自己的同学,那口小逼还是不受控的开始喷水,逼肉翕动间,一副想要再一次吃下男人那根大屌的样子。
    大卫嘴角带着笑,只是随意地透过二人身前的镜子瞥了一眼刘若妍的小逼,就对上了她那不住翕张的湿软逼肉,就连前端的阴蒂都是一阵阵的发跳,一副兴奋到不行的样子,“fuck,你的小骚逼这么骚吗?再吃不到叔叔的大鸡巴是不是就要空虚到死了?”
    一边说着,大卫自己先耐不住了,这次干脆迫着刘若妍跪坐到了洗手台上,却也让她的屁股再一次地撅高,让她的小逼更多地呈现在了那面镜子上,尤其那湿软的逼缝处的肉色都已经泛出了勾人的艳色,在他定神看过去的时候,那口小逼的逼口处都还又喷出了一股逼水,直接喷上了他已经靠近过去的大龟头。
    “fuck!这么欠操的小逼,放心,叔叔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说着,大卫就将自己硕大的龟头再一次对准女儿这个同学的逼口,劲腰一摆,就要往里面插入。
    圆硕饱满的大龟头再一次将刘若妍的逼口完全撑开,逼口的嫩肉都被撑成了薄薄的一片,逼口的那些软肉不断的颤抖着,像是要耐不住这份刺激,但逼道里的淫肉却已经疯了一样的缠裹上去,一副要立刻被侵犯的样子。
    刘若妍小逼里喷得汁水太多了,所以大卫的阴茎虽然粗大,她这口才被破处的小逼将其吞咽进去也完全是游刃有余,很轻易地就让那根性器再一次狠狠地顶干到了她的宫口。
    “唔……好大、大鸡巴好大啊……呜呜……叔叔不要……小逼又被插满了……啊啊啊啊啊……不……”刘若妍即使还在拒绝,喉中也舒服地发出了酥软的淫叫,她的身体更是本能地紧紧缩着小逼,把男人那根滚烫粗壮的阴茎含得严丝合缝,连那些青筋的凹陷处也被媚肉填了个严严实实,甚至将他的鸡巴吸得都开始发跳。
    “fuck!小逼夹得太紧了!……”大卫也爽到了极致,“你这小婊子吸得这么紧,小逼还真是欠操,逼水好多,fuck,好舒服……真想把叔叔的大鸡巴一辈子插在里面,日坏你的小骚逼……呼……”说着,他的鸡巴稍稍抽离之后,又狠狠地往少女的屄心处顶干而去。
    “唔……太重了,轻一点啊叔叔……呜呜……”刘若妍喘息着,整个人现出一种极致的艳丽感,“呜呜……不要……叔叔……不可以再操了……会被发现的……唔……不要……啊啊啊……大鸡巴太大了……唔……不要再干宫口了,大鸡巴不可以再继续了……”
    “宫口?你还知道你被我干得是宫口呢……呼……小婊子,你还是好好地让叔叔用大鸡巴插一插你吧……”大卫被女儿这个同学叫得性欲大增,扣住她的细腰就这般在厕所的洗手台前,不断地挺着自己的劲腰顶弄她的小逼,龟头偏偏每次都戳到女儿同学的宫口,想将它顶开,“fuck……小婊子,喜欢被叔叔日逼吗?……要不要叔叔把大鸡巴日到你的子宫里,再狠狠地在里面射精?”
    刘若妍为了稳住自己的身形都不得不伸手撑按住身前的镜子,她被身后这个白人猛男的大鸡巴干得浑身发颤,一双大奶也一跳一跳的勾人得很,嫩逼里则是不断往外喷着水液,将两人的股间都弄得湿漉漉的,小小的厕所里,空气中都隐隐泛着一股逼水的腥臊味道,充满淫欲的气息。
    而刘若妍只要稍稍往镜子里看去,就能看到自己与同学后爸交合的股间,自己的阴阜都已经被顶得高高鼓起,内里被一根粗粗壮壮的大鸡巴插牢,还被干得一直发出噗叽噗叽的水液声,在这个厕所里回荡开来的时候,声音都是连绵不绝。
    淫靡的性交画面刺激着刘若妍,她整个人的眼尾都泛出了更多的泪水,“啊啊啊啊啊啊……叔叔不要……大鸡巴不可以再干了……唔……啊啊啊啊啊……不要,真的不要啊……唔……不可以再被叔叔的大鸡巴日逼了……大鸡巴太大太猛了……呜呜……不要啊……不……”
    “真是个荡妇,你最好小声点,真想把你阿姨也引来吗?”
    阿姨?难道是孙小茹的母亲,阿姨她真的在家吗?!刘若妍堪堪意识到这样的状况,就被吓了一跳,心跳都似乎漏跳了一拍,“呜呜……不可以把阿姨引来,不可以被阿姨发现叔叔的鸡巴正插在我的小屄里……唔……阿姨一定会恨我的……唔唔……叔叔不要……我不要当婊子,我不要破坏你们的家庭啊……不……”
    听到女儿这个同学的话,大卫越发兴奋,出轨的刺激让他整个人一双眼睛都有些发红,他的双手肆意地抓揉上女儿同学的臀肉,就这般在镜前一边看着她被自己操逼的样子,一边一次次的挺动劲腰挥舞着鸡巴操入她的小肥逼里,那艳红的小逼都被干得发出了更多淫麋的水声,听起来极为撩人。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干了一阵,大卫渐渐不满意这样的快感,将刘若妍原本跪坐在洗手台上的一条腿捞起来搭在臂弯处,这样的姿势几乎可以让刘若妍看到自己湿淋淋的吞着大卫那根粗大鸡巴的淫洞,就连逼道里蠕动的猩红的媚肉都是隐隐可见。
    “呜呜……不要这样啊,这样太羞耻了……呜呜……叔叔……啊啊啊啊啊……不要这样操我,太羞耻了……唔……”刘若妍紧张到浑身一阵发颤,几乎要被这样的刺激整得晕过去了,竟然被这样羞耻地按压在镜前挨操,就连自己挨操的样子都全部可以看到。
    大卫也是才看清自己与这个少女交合的地方,见女儿同学逼道里那些粉色的媚肉不断蠕动吸吮着,紧紧地含着自己的鸡巴,又吐着透明的骚液,就连那两片阴唇都是粉嫩嫩的,忍不住叹道:“真是个骚货,小骚逼真嫩,好好让叔叔爽爽吧,叔叔也会让你爽的……呼……”
    刘若妍被同学的这个白人后爸说得羞耻不堪,尤其对上他那张异国人的脸庞,羞耻地低声道:“呜呜……叔叔不要,不可以再继续了,真的会被发现的……我不要做小三啊……不……”她的一条腿被大卫捞起,一条腿还跪坐在洗手池上,若不是可以伸手撑按着身前的镜子,她一定早就摔倒在地了,她的腿被捞起得太高,她的奶子都已经近乎全部抵到了那面镜子上,尤其硬涨敏感的奶头触碰到冰凉的镜面,刺激得浑身一颤,逼里又喷出一股逼水。
    “呼……小骚逼还在喷水呢……这么喜欢挨操吗?……很喜欢被叔叔的大鸡巴日逼是不是?”大卫淫笑着说着,抽离自己的鸡巴,仅剩一个龟头卡在少女的逼口,对上她越发咬紧的逼口嫩肉,爽得闷哼出声,“fuck,操死你这个浪货!”话落,就又是“噗”地一声,那根湿哒哒的粗大鸡巴再一次整根干了进去,一口气就再一次操到了少女的屄心。
    “唔……不要……不要这么大力地干我了……呜呜……不行啊叔叔……唔……不……”这样被压在镜子前的姿势能让她清楚地看到自己被进入的样子,到底引起了她心底无尽的羞耻,呜咽着想把自己的腿放下来,却反而被强壮的这个白人猛男扣得更紧,还干脆挺动着腰大开大合地开始往她的嫩逼里抽插起来。
    自己的一双奶子被来回摩擦在镜面上,尤其是那两颗奶头,接着乳沟的缝隙看过去,几乎是一眼,刘若妍就能看到自己的小逼吞吃大卫那根粗壮鸡巴的画面,越是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刘若妍越是紧张害怕,嫩屄里却吸夹得更紧了,甚至屄心都被干出了更多的逼水。
    “fuck!别夹这么紧,你想夹断叔叔的鸡巴吗?fuck!……”大卫这般说着,突然又抽离自己的鸡巴,同样是只留了一个龟头卡在少女的逼口,看着那再一次被自己带出来的粉色媚肉,想到自己操的是女儿同学的处子逼,眼眸一暗,挺腰又狠狠地将自己的鸡巴操了进去。
    “啊……不……”刘若妍的宫口还是被粗暴地顶开,大卫正好将龟头狠狠地肏进女儿这个同学那娇嫩的子宫里,引来刘若妍一声长长的淫叫。
    大卫紧张兴奋到不行,当然更多的是兴奋,感受着自己的鸡巴完全被这个少女的小逼吞吃进去并裹紧的快感,整个人爽到额角的青筋都暴起了,再看到身前少女那难耐微张的小嘴,忍不住的侧过头用唇舌堵住了刘若妍的嘴唇,而堪堪品尝到那张甜蜜蜜的小嘴,大卫就兴奋地又摆腰不断地进攻起女儿同学那湿淋淋的骚屄,尤其是她娇嫩的子宫。
    “呜呜……唔……”连续被插牢插满,甚至娇嫩的子宫壁都被顶得开始变形,稍稍一个低头,还能看到不时显现在自己下腹处的那根鸡巴的形状,想也知道同学后爸的那根鸡巴将自己插得有多深,“呜呜……不啊……啊啊啊啊啊……插得太深了……唔……大鸡巴插得太深了……啊啊啊啊啊……不……小逼要被插穿了……唔……”
    刘若妍被干得浑身都冒着汗,周身的颜色也已经变成了最最勾人的粉色,嘴巴才被放开,她的一颗奶头就被大卫含住吸吮,甚至另一个奶头又被大卫用手指亵玩着,她爽得有种全身的敏感点都被照顾到的感觉,整个人兴奋到逼水狂喷,一股高潮随之而来。
    “fuck!”大卫清楚地感觉到身前这个少女的高潮,被刺激得闷哼一声,“竟然骚成这样吗?这样就被叔叔的大鸡巴干到爽了?……呼……小婊子,还想被叔叔干到更爽吗?我相信你能被我操到潮吹的……”
    “潮吹?”刘若妍的眼中泛着懵懂的水光,根本不知道那所谓的潮吹是什么,她的嘴唇被吮到有些肿,那颗奶头也已经被吮得肿了起来,看起来非常诱人,感受着大卫更加猛烈的进攻,她连连喘着气道:“……啊哈……不要啊叔叔……会被发现的……不可以再继续了……唔……大鸡巴插得太深了……唔唔……不可以……唔……啊啊啊啊啊……轻一点……小逼要被插坏了……不要被大鸡巴日坏小逼啊……不……”
    “别浪叫得这么大声,你就这么想被发现吗?!”大卫故意往厕所门所在的方向看了看,想到自己老婆还在房中的某一处忙碌,而自己的继女或许已经返回了她的房间,也或许压根就没有离开,这样的事对于他来说,完全是第一次,尤其还是开苞了女儿的同学。
    大卫嘴角的淫笑更加绚丽起来,下一瞬,却是抽离出自己,然后轻而易举地将刘若妍抱成了一个小儿把尿的姿势,让她整个人完全大张着双腿正面对上了二人身前的那面镜子。
    霎时间,刘若妍早已被操得狼藉一片的小逼就清楚地呈现在了二人的眼前,甚至她的逼已经被操成了一个合不拢的大肉洞,在二人看过去的时候,都又有一股逼水喷了出来,几乎都要喷到那面镜子上。
    “呜呜……这样太羞耻了,不要用这样的姿势挨操啊……呜呜……叔叔,求求你……唔……”刘若妍直面自己被奸淫的画面,越发紧张起来,但空虚的小屄却在饥渴地翕张着,变得越发湿软,大卫的阴茎再一次抵上来的时候,她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大卫看着她,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来,“小婊子,你还是好好看看你是怎么挨操的吧,你的小肥逼这么贪吃,就该让你这个骚货好好看看,也好好记住叔叔的这根鸡巴。”
    刘若妍的眼睛湿乎乎的,只觉一颗心都要蹦出来,对上大卫那根粗壮骇人的大鸡巴,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小逼是如何吃下去的,那么长那么粗的一根鸡巴,一定会把自己操坏的吧。
    啪嗒啪嗒的泪水话落,刘若妍还是努力镇定着自己的心神,哀求道:“唔……叔叔,放过我好不好……真的会被发现的……不可以被阿姨发现……呜呜……而且咱们这样真的不对啊,不要了,我不要了……唔……”
    “bitch!少废话,也不看看你的小骚逼都饥渴成什么样了,流了这么多逼水。”大卫看向那面镜子,将自己的阴茎正在磨蹭着的属于女儿同学的那个小逼看得清清楚楚的,少女逼口处原本粉嫩的颜色早已变成了淫靡的艳红,看起来愈发的诱人,穴口也是张开的,一缩一缩的流露出一副等待继续被投喂的样子,根本与她嘴上的拒绝不对等。
    “小婊子还真是口嫌体正直呢,叔叔的鸡巴再不插进去的话,你的小骚逼真的不会空虚到死吗?”大卫说着,也不顾刘若妍哭得更加惨的样子,就这般在镜子前,挺着鸡巴再一次往少女那湿软的逼口挤去,他的动作粗暴,稍稍一个挺腰,就将自己的鸡巴狠狠干了进去,甚至再一次的干进了少女娇嫩的子宫里。
    当然,这一次的插入,是被刘若妍完整地看在眼底的,那种眼看着自己被一根粗壮无比的大肉棒插入的画面极大地刺激着她,尤其那根肉棒还是属于自己同学妈妈的。
    “呜……不要……”刘若妍又忍不住发出呻吟,这样粗暴的插入让她浑身都颤粟起来,忍不住道:“轻一点……叔叔,插得太深了……大鸡巴这样插得太深了……啊啊啊啊啊……子宫、子宫都要被顶穿了……唔……”
    大卫淫邪地笑了起来,“bitch,只是这样还不够深呢。”他说着,突然将自己又稍稍抽离,又一个挺腰后,胯下的鸡巴再一次顶开女儿同学那媚穴里层层叠叠的媚肉,激烈地往里面挺进,里面的嫩肉惨兮兮的被挤在两侧,被迫再一次露出一条甬道来,迎接着那根巨棒的操入,然后媚肉又填补着那些缝隙,将他的鸡巴彻底地咬住,而这一次,那根鸡巴再一次干入了少女的子宫里,甚至似乎真的干得更深了,刘若妍的小腹处都现出了一个明显的大鸡巴形状,还被顶高了很大的一块,让刘若妍有种自己真的会被顶穿的感觉。
    “啊……插得太深了……呜……不可以……真的要被插穿了……呜呜……叔叔,我求你停下来啊……唔……”刘若妍其实即使到了现在都还觉得有些不太适应,这个白人猛男的鸡巴真的太大了太粗了,她只觉自己的小逼像是随时都会被撑裂了一般,怎么会有这么粗大的鸡巴,这个男人是怎么长的?!
    “呜呜……叔叔,你的大鸡巴真的太大了……会被插坏的,求你啊……呜呜……”刘若妍哭得更加惨了,越发觉得大卫的鸡巴大,但又不得不说,那是一种涨痛感伴随着一股深深被填满的快感,多重的感觉交织在一处,没有让她觉得痛苦,反而让她浑身都觉得舒爽,明明知道不可以再继续了,但身体却更激烈地想要渴求那根鸡巴的持续楔入。
    最好一下一下的都深深顶干到自己子宫的最深处。
    唔,怎么会这样呢?可以说,堪堪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刘若妍就被刺激得又喷了一股逼水出来。
    “fuck!小逼里的水真多!”大卫透过镜子盯着女儿这个同学艳丽的脸颊,看着她娇嫩的微微开启的唇瓣,胯下的阴茎变得愈发的硬涨,像是发了狠的一般扳过她的头,突然又去亲她的嘴唇,胯下的阴茎同时激烈地往她的小逼里抽插着,每一次都是实打实的狠狠的插入,像是随时都要插穿了她的小逼。
    “呜……啊……”这种羞耻的操入方式是刘若妍第一次体验到的,她被抱在同学后爸的怀里,以这种小儿把尿的姿势,她的双腿都被大大地分开了,这个时候的她除了依附对方外什么也做不到,或者说,只能依附那根正汹涌地抽插在她逼里的鸡巴。
    刘若妍的小逼被塞得满满的,甚至从未这么满过,那种被大鸡巴抽插的快感让她浑身发颤,情欲汹涌地流泻出来,化为淫液被同学的这个白人后爸肏到四下飞溅,甚至不少都直接喷到了她身前的镜子上,那一抹又一抹的水色,越发让刘若妍羞耻,体内的情欲却是持续的高涨,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但那最后会是怎样的高峰呢?
    大卫盯着怀里的这个少女,眼睛里的情欲越来越浓,“fuck!好爽……呼……bitch!叔叔的大鸡巴操得你舒服吗?喜欢被叔叔这样日逼吗?……”
    “不……啊……不舒服……啊……叔叔,不要再继续了……小逼真的会被插穿了……呜呜……”刘若妍喘息着,声音已经不能维持平日的冷静,眼尾显得更是红艳,水润的唇瓣也被吮得有些肿。
    大卫一边操她,一边用自己的大手胡乱地抓揉着她的臀肉,一双幽深的眸子则是定定地盯着她因为自己的操干不住乱颤的那双奶肉,又是被奸淫小逼,又是被热切地视奸,多重夹击之下,刘若妍还要小心地在意着门外的响动,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她,又是紧张害怕又是觉得舒服,根本压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快感。
    “呜呜……不要再继续了,叔叔……会死了……真的会被操死的……呜呜……”刘若妍在这之前是个乖乖女,今日也是才被开苞,可以说,她从未体会过这么刺激又舒爽的性爱,那种灵魂都在颤抖的感觉让她头皮都有些发麻,圆润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不该结合在一处的两人此刻正肆意地结合着,肉体相连的地方不断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还有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在狭小的厕所里像是在回绕着回响一般,声音被放到很大。
    大卫似乎也担心被听到什么,伸手打开了水龙头,但就算有那水龙头的流水声,那噗叽噗叽的操逼声也是不绝于耳,或者说,这样混合在一处的声音,越发让刘若妍觉得兴奋不堪,几乎要兴奋到死了。
    “fuck!你的小骚逼里越来越湿了,真是个极品的逼,fuck!呼……小骚逼别咬这么紧,想夹断叔叔的大鸡巴吗?……呼……”大卫看着她,眼睛里浮现出更多的淫邪。
    刘若妍的泪水更多地落了下来,心里越是冒出一阵阵的委屈,身体里的快感越是压制不住,大卫那根粗壮的鸡巴能顶到她很深的地方,每一次那根鸡巴都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子宫深处,顶得她无比的舒服,嘴角都流下一线口水来。她的双乳也被轮流吸吮上了,这个时候看起来显得红红的,而大卫越发显得疯狂起来,胯下用的力道都越来越重,像是真的要操穿操坏了她。
    “呜呜……叔叔,饶了我,这样太羞耻了,不要在镜子前被你日逼啊……呜呜……不……”刘若妍哭得都打起了哭嗝,但越是惨兮兮的样子,越是让大卫想要狠狠地欺负她。
    “fuck!真鸡巴爽,小逼夹得叔叔真爽。”大卫盯着她,淫邪地说着浪荡的话,“小婊子的小逼就这么喜欢叔叔的鸡巴吗?夹着都不肯放呢。”
    刘若妍听到同学后爸的话,越发为自己的反应而感到不齿,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大卫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巨棒,再往她的小逼里进攻着,“fuck!骚货,想要被叔叔的大鸡巴日到潮吹吗?”他脸上露出笑容,像是想要试验一般,在刘若妍的尖叫声中,激烈地在她的子宫里肆意地抽插着,一次次将她的子宫顶到变形的程度,且子宫内壁都被干得开始发酸发麻了。
    “啊……这样不行啊……子宫都被操得发麻了……唔……太深了,大鸡巴插得太深了……呜呜……小茹,救命啊……唔……”刘若妍本能地开始呼救,反手抓在了大卫的胳膊,甚至在他见状的胳膊上都留下了指甲的痕迹,却偏偏,非但没有被饶恕,她的小逼反而被更深更重地顶入着,逼道里紧密的皱褶都被完全撑平了,淫液也喷得越来越多,把大卫的阴毛都打得湿透,更多的逼水被操了出来喷在她身前的镜子上。
    “操死你这个小骚逼!竟然还敢求救?想死了是不是?”一边低骂着,大卫一边更加死命地干着她,带着势要操爆她的架势。
    在激烈地顶弄下,刘若妍觉得自己身体内部像是发生了什么改变,她的子宫内壁都在颤抖抽搐着,“啊……唔……这是什么感觉啊……不行了……”又酸又麻又涨的感觉让刘若妍有些失措,眼尾都忍不住落下更多的泪水来,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白人猛男为什么会这么持久,他都操了自己多久了,自己的逼都已经开始发木了。
    “fuck!真爽!”大卫的声音也有些失控,他额头上分泌出汗水来,浑身的肌肉喷张着,越发显得他凶狠勇猛。
    随着大卫的抽插,刘若妍只觉自己品尝到了一股过分强烈的快感,但那份快感不仅在持续攀升,还在被不住推向高位,她的身体宛如在暴风雨中的娇嫩小花一般,除了依附着唯一的那根插牢她的鸡巴外,什么也做不到。
    刘若妍喘息了一声,大卫就那般大剌剌地突然将自己的鸡巴抽了出去,镜子里面,少女的小逼居然有些不满足地挽留着,看得大卫眼睛都是一阵发红,低吼一声又将自己的阴茎操了进去,再一次深深地挺入了她的子宫里,彻底占满她的宫腔。
    “fuck,小骚逼里吸得更紧了,是快要被叔叔的大鸡巴日到潮吹了吗?”大卫的脸上依旧带着淫邪的笑意,但显然,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从容不迫,一副被刺激得狠了的样子。
    “啊……叔叔不要……啊啊啊啊……不行了……唔唔……大鸡巴好粗好硬……不行了……这都是什么感觉啊,好奇怪……呜呜……”刘若妍呜咽着,她觉得叔叔那根鸡巴好像变成了铁杵一般抽插在她的嫩屄里,每一次的插入都是那般的不可忽略,她的整张脸都变成了潮红的颜色,股间更是变成了只会喷水的淫穴,结合的地方湿哒哒黏糊糊的,咕啾咕啾的水声也更是清晰响亮。
    “小嫩逼真好操!快潮吹了吧,很喜欢被叔叔日逼吧?嗯?”大卫凑到刘若妍的脸侧,含住她的耳根肆意地舔弄起来,还不断吹着粗重的热气到她耳孔里,同时用自己粗壮的鸡巴狠狠地操着她的小逼,而他为了增加快感,不多时就转变了操逼方式,在女儿同学的逼道里抽插九下才会有一下狠狠地顶进她的宫腔。
    “怎么样?这样九浅一深的操逼方式你喜欢吗?”大卫淫笑着说着,眼看着刘若妍就快不行了,潮吹的快感似乎随时就要降临。
    “呜呜……叔叔,这样不行,这样好奇怪啊……呜呜……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可以说,对于一个才被开苞的处女,大卫这样技巧性的做爱让她根本承受不住,身体很快就迎来了极致的高潮,她呜咽喘息着,身体都因为舒爽的关系快要绷直了,在大卫骤然又变得激烈的顶弄下,她尖叫道:“什么东西要来了……唔……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啊……”
    强烈的刺激让刘若妍的子宫更剧烈的收缩起来,大股大股的水液随着大卫的抽插喷泄出来,大量的淫水像失禁一样涌出,再加上自动收缩的小逼,大卫就知道女儿的这个女同学是被自己干到了潮吹。
    “fuck,小婊子真浪,居然喷了这么多的淫水……呼……喜欢被叔叔的大鸡巴操到潮吹的感觉吗?”大卫被夹得眉头都轻轻皱了起来,他的鸡巴也硬得厉害,在刘若妍激烈收缩小逼的时候,疯了一般地又将自己的阴茎不断地进出在女儿同学的小逼里,把她平坦的腹部都干得不住凸显出恐怖的鸡巴的形状,把她丰沛的汁水也捣成了细沫四下飞溅着,噗噗地胡乱喷洒在那面镜子上。
    “呜呜……潮吹?这就是潮吹的感觉吗?……呜呜……怎么会这么舒服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这样太爽了……啊……好爽啊……呜呜……”刘若妍脸色潮红,已然被大卫干到爽到失神的状态,也是第一次知道潮吹竟然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大卫听到刘若妍说爽,更加耐不住自己的兽欲,狠狠地又在女儿同学的宫腔里顶弄了几十下之后,刘若妍跟着发出一声更难耐的呜咽,身体绷紧,穴心里也喷出大股大股的汁水,竟是被干到了更激烈的潮吹。
    “唔……要死了……啊啊啊啊啊……要爽死了……唔……逼水都喷出来了……呜呜……”刘若妍几乎是眼看着自己的逼水狂乱地喷到那面镜子上,整个人都抽搐着,似乎是在等待着最后的爆发。
    大卫彻底被刺激到了,再也耐不住,狠狠地将自己的龟头再一次顶到女儿同学的子宫里,突然低吼一声,便将自己的精液狠狠地喷射向女儿同学的宫腔里。
    “啊————”饥渴的媚肉骤然品尝到了精液的味道,让刘若妍爽到不行,也害怕到不行,在感受到同学后爸那一股股的精液内射向她的子宫里时,她一瞬间的再一次泪流满面,却不知道是因为爽的,还是羞的。
    “呜呜……不要内射我啊……叔叔……叔叔不要,这样有可能怀孕的……啊啊啊啊啊……但是这样的感觉好奇怪,好爽啊……呜呜……射了好多进来啊……唔————”刘若妍简直就是被操得爽疯了,清楚地看着自己此刻在镜前的模样,她的双腿大开,同学后爸那根大鸡巴都还插在她的嫩屄里,甚至是顶干到了子宫的最深处,正在一股股地射精,那些精液好多也好烫,很快就将刘若妍的子宫射满了,撑得她的肚子都似乎微微鼓起了,唔……还在射……
    “小妍?”门外传来了孙小茹诧异的声音,她先前回房间等了一会,没等到刘若妍出来,便又返回了厕所门口,却不想,竟是听到奇奇怪怪的淫叫声,等等,自己爸爸去了哪里?
    “唔……小茹,救我……唔……”刘若妍还想呼喊什么就已经被大卫伸手捂住了嘴巴,她再一次感受到了一股激射到自己子宫里的精液,更多的泪水滑落,可身体却疯了一般的爽,一股股的潮吹水液喷出,随着大卫那根粗壮鸡巴的稍稍抽离,她的股间像是疯了一般在喷水,尽数往那面镜子上喷。
    又是精水又是淫水,刺激得刘若妍都抽噎起来。
    “小妍?你是跟爸爸在厕所里吗?”孙小茹紧张到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几乎不敢想自己这个好心地来家里给自己补课的同学被自己禽兽后爸奸淫的事。
    听到孙小茹语气中的紧张,刘若妍越发觉得委屈,她哇地一声哭得更惨了,却偏偏,感觉大卫那根鸡巴又往她的子宫深处顶了顶,不少她被内射的精液都被挤了出来,但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接连的水液灌入,这次的水液比之先前还要猛烈,更加肆意地冲刷着她的子宫内壁。
    “不————”
    “妈的真爽!”大卫肆意地在女儿同学的子宫里尿着,整个人兴奋得不行,眼看着刘若妍哭得更惨了,竟是将自己的鸡巴又抽离大半,在刘若妍以为自己会被放过的时候,他又残忍地将自己的鸡巴干了回去,“噗叽”的水液声跟着发出,再伴着他持续尿逼的动作,爽得他闷哼一声。
    “唔……不……”刘若妍简直都要哭死了,而门外已经传来了孙小茹疯了一般的敲门声,“爸爸,你究竟在干什么?你不可以这样对小妍啊,她、她……”
    一边说着,孙小茹都后悔到哭了起来,却是想到自己被自己的禽兽后爸奸淫的事,她到底是考虑得太少了,如今可好,害了自己的同学。
    却谁知,大卫越发觉得兴奋起来,干脆也不再躲藏什么,反而就这样一把将刘若妍抱了起来,以这种自己的鸡巴都还深深插在她逼里的动作,走向了厕所的门后,而后“咔哒”一声,扭开了房门。
    【彩蛋是直面捉奸,失禁。】

章节目录

性瘾少女(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十八里街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八里街禁并收藏性瘾少女(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