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不再逗她,转身将手中棋子放回棋篓,问道:“身子恢复的怎么样?”
    “托皇上的福,太医说再修养几日即可。”宁敏幽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话说得怎么那么像邀宠。
    “那便好,有什么缺的,就跟朕说。”皇帝点点头应声,“才人的位分确实委屈你了,可曾怨恨过朕?”
    ‘当然怨恨过,给个贵人的位分我就能多带点东西进宫了。’宁敏幽心中腹诽归腹诽,面上还是一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殿选能留下侍候皇上已经是嫔妾之福,靖国府之福了,至于位分只是虚名而已。”
    “皇上此刻能在听箫馆,在嫔妾身边,敏幽已经很感激了。”宁敏幽终于抬起她的头,想看皇帝却碍着礼法不敢抬眼,只盯着皇帝放在青花瓷盏旁的手。眼睫轻颤,含情脉脉。
    那修长又具有骨感的手越过小案捉住宁敏幽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打转,“当真没有?”
    “皇上在乎嫔妾有没有怨恨过吗?”宁敏幽把皇帝的手翻过来,顺势倒下,将脸凑近皇帝掌心,宛如羽扇的睫毛挠的皇帝心痒,“皇上是一国之主,要考虑的事情很多,既然位分是皇上赐,妾安心接受即可。妾不过一介妇人,只想用心侍候皇上。其余之事,嫔妾不想也没有能力掺和。”
    这话就是在给皇上喂定心丸,摆明自己不是跟太后一伙的,再顺便表一下忠心:皇上您不要怀疑我了,我只想好好当个后宫嫔妃,您的三千弱水。
    皇帝抬手将人托起,顺便将人拉近,宁敏幽顺势起身,走到他跟前坐下被圈在皇帝怀里,“如此通情达理,又不争不抢,不骄不躁,你说朕该怎么补偿你才好?嗯?”皇帝凑近舔了一下宁敏幽的耳朵。
    宁敏幽瑟缩了一下,红着脸答道:“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皇帝放声大笑,转眼将人抱着起身走向床榻,不安分的手已撩起绸衣摸上细腰,“那就如爱妃所愿。”
    床榻之言能信几何?反正宁敏幽看过的话本子里都说不能信。宁敏幽自己也是不信的,当今圣上有雄心伟业之才,他会沉溺美色?
    “啊~”宁敏幽轻呼一声,走神的功夫,皇帝已经解开她的衣衫,噙住她胸前硕果了。上次侍寝的教训告诉她皇帝不喜欢床笫之间的不专心,宁敏幽一咬牙一闭眼,脑袋里回想着之前看过的避火图,抱住皇帝的肩膀,浑圆紧致的双腿抬起圈住皇帝的瘦腰,脊背后仰,将自己想成一道菜品呈上御前。
    显然皇帝满意极了,g含舔咬,宁敏幽动情,阵阵暖香袭来,又激的他大口吞吐。
    宁敏幽的眉梢都染上了情欲,仰头承受着皇帝的挑逗,身下幽谷吐露,巨龙窥探。
    隔着绸k的摩擦显然并不让人好受,皇帝手下用力,浑厚的内力瞬间震碎衣衫……
    威武凶猛的巨龙行至溪边,低头饮水,又仰身离去,似乎在感叹溪水甘甜,再次低头小口舔舐,兴起之时,还将整个头埋进溪水,随即又抽身离去……奈何溪水洋溢,涓流不止,巨龙终于忍不住,直挺挺的扎进去。
    丹x温暖潮湿,又紧致非常,x壁一紧一缩的颤抖着,巨龙不忍束缚,横冲直撞,动作之大甚至惊动了泉眼,泛滥的热流迎面扑来,丹x更加湿滑,纵容了巨龙更加凶猛的动作,乍浅乍深,再浮再沉。若体力不支便浸入温热的溪水中淹没龙身,若玩心起便急抽滑脱,再浅探穴口戳刺,随即又凶悍蛮入,深入去探泉眼。
    巨龙愈发强硬,丹x愈发湿软,时间愈久,湿泞的x壁便将巨龙含的越紧,巨龙便越接近泉眼,越撞不到泉眼,巨龙便撞得更狠,如此反复,直到巨龙咬住泉眼,急急的往里钻。刹那间,丹x震颤,汹涌的春水翻滚,奈何巨龙塞满了丹x,轻轻一动,黏腻的春水便涌出幽谷,没入锦被……
    榻前红烛摇晃,香炉袅袅,帷幔内人影交缠。
    皇帝凑上前吻住气喘吁吁的娇人,唇舌嬉戏,帐内暖香四溢。随即唇舌下移,啃咬颈侧暴露出的青筋,再下移至锁骨舔咬,修长的手指往下揉捏,宽泛咬住巨龙的穴口,身下浅浅抽送,待唇舌移至娇乳的顶峰,再抽身狠狠撞入,娇啼清脆,行九浅一深,吟哦不绝——
    辣j作者的废话:写的我心力交瘁,换了个比较含蓄的写法,你们喜欢吗?我好怕你们会觉得总是重复的词写肉,很没新意啊哈哈哈哈哈яòùsんùɡě.¢οм(roushuge.com)

章节目录

后宫这地方(1VN)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平叶峋川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叶峋川生并收藏后宫这地方(1VN)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