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当大学老师了!”
    等着火锅烧开,唐宁啧啧称奇,“你可太厉害了!”
    “那你在做什么呀?”
    她晃了两下脑袋,笑道:“你猜?”
    陈霏想她一副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天真样子,又有时间跟着明星哥哥跑行程,要么是自由职业者,要么是当甩手掌柜,“猜不到,给个提示呗?”
    “我高中时候的梦想。”
    陈霏吸着饮料笑了,“你高中时候的梦想那么多!从开精品店到开奶茶店,从写小说到设计衣服……”
    唐宁也想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对吼!我那会儿想做的事情那么多!”
    “那你到底在干嘛啊?”
    “写小说啦!”
    “哇哦!!”陈霏夸道,“出息了啊!有出版吗?”
    “出了两本,其中一本还卖影视版权了。”
    陈霏不无羡慕,衷心道:“真好。你一切都好顺利。”
    火锅开了,唐宁开始下菜,说,“我哥给我托底了嘛,没有压力反而处处是惊喜。”
    陈霏感叹道:“你和你哥的感情倒一直蛮好的,这么多年也没分开。”
    唐宁点头,突然反应过来,盯着她,“你……知道?”
    陈霏也反应过来,“你不知道我知道?”
    唐宁往后坐直了,惊恐道:“我怎么会知道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啊……有些年头了……”
    “天哪……”唐宁捂脸,社死了……
    有服务员上菜,以为炉火太热,“给您把火调小一点哦。”
    唐宁脸上烧得厉害,“太尴尬了……”
    陈霏支吾两声,索性开解道:“哎呀!这没什么的嘛!你们又不是亲兄妹,我早知道的呀!”
    “你们父母知不知道?什么反应?”陈霏好奇道。
    唐宁喝了两口冰可乐,镇静道:“知道了,他们找我哥谈了一下,后来就同意了。”
    说完顿了一下,继续道:“还好没找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要是他们不同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霏心想,这人跟人的运气差得也太多了。有的人,就算不知道前路有坑,每次都能稳稳跨过去;有的人,把前面一百米的障碍都瞧清楚了,然后每次都能踩到坑里。
    唐宁说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二十多年了,情分那么深,谁也不愿意分开,“爸爸妈妈一开始有点别扭,但后来想着我们一家人能一直这样过,就又满意了。”
    “亲情和爱情不一样的呀,你俩认识那么久,就不觉得会乏味吗?之前不是有种说法,叫爱情长跑的结果就是分手?”
    写多了感情戏的唐宁对这种问题可谓驾轻就熟,“那是感情基础本来就不牢固。什么是情分?情是感情的情,分是缘分的分,有感情没缘分的就叫遗憾,有缘分没感情的也只能是怨侣,最后都长久不了。”
    “情分……情分……”陈霏嘴里读了两遍。
    唐宁见她情绪沉寂下去,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便没有开口打扰。
    吃到一半,陈霏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新闻推送,是关于唐安的演唱会消息,她无奈地吐槽了一句现在的信息抓取技术。然后突然想起来,“你以前那么讨厌喜欢你哥的女生,现在他那么多女粉丝,你不生气了?”
    唐宁大方道:“追星嘛!心态不一样的,我也会追星啊!”
    “不都是喜欢吗?”
    唐宁摇头,“喜欢偶像,要么是喜欢他身上的品质,要么喜欢他追逐梦想的样子,但并不意味着会喜欢偶像本人啊。”
    陈霏略微有些不信,“那假设你没和你哥在一起,然后你偶像私联你,你不答应?”
    “当然不了!”唐宁斩钉截铁道:“我心目中的偶像绝对不会私联粉丝的!如果他真的私联我,那他在我心目中的人设就崩了,就不是我喜欢的了!那我更不会理他了啊!”
    陈霏鼓掌,“有逻辑,有骨气。来,敬你的大公无私。”
    “切!瞧不起谁呢!”唐宁忿忿地和她碰杯,“我原则性很强的好不好?”
    叙完旧,两人交换了最新的联系方式才分开,约着以后有机会常见面,反正唐宁自由职业,有空得不得了。
    唐宁回去和唐安讲陈霏好像有感情问题。
    唐安“哦?”了一声,有了些兴趣。又听说陈霏早就知道他们兄妹俩的恋情,便也兴冲冲地和她八卦起仲平,两人头对头地聊了半宿,构思了如下剧情:陈霏姑妈去世后,她在仲家寄人篱下。这时她遇到了一个男生,也许家境也不好,两人两情相悦,但仲家不同意,棒打鸳鸯,陈霏伤心之下离家出走,和所有人断联。仲家找了几年,阴差阳错之下在明城又遇到了。一方面是唯一的亲人,另一方面是心爱的男友,的确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饱受唐宁各种奇怪发问的唐安也算是练出来了,跟着她的思路很快就凑出了剧情梗概。
    就是他后来拿这个故事去问仲平的时候,被无情地嘲讽了一波,“你这什么叁流言情的小说?俗死了!”
    唐宁在旁边气呼呼道:“这是青春疼痛文学!青春疼痛啊喂!”
    追更:po18v.)

章节目录

今我来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金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叶子并收藏今我来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