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盛夏真的没有想到最先有所行动的居然是不怎么熟悉的阎麟,白莹莹的脚丫被他握在手里,像是捉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在手里摩挲着。
    盛夏有些痒,几次想要收回脚,这人反而握的更紧了。
    从脚上传来的痒意越来越盛,盛夏蹙眉,有点不乐意让他玩弄了。
    用了不小的力气在脚上,谁知这人似乎早就料到她接下来的举动,竟然先她一步抓住脚放在自己的胯间。
    突然升高的温度从脚底传来另盛夏有片刻的失神,等反应过来脸彻底红透了。
    她感觉自己羞耻的快要冒烟了,坐在桌子上犹如一个被展示的商品一样,她还没有昏头到不知道此刻是在哪里。
    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阎麟按着她的脚在自己胯间轻柔的按肉起来,那动作简直不要太色情。
    “别,别这样……”
    盛夏小声的抗议着,缩着脚就往回撤,另一边在阎麟身边只隔了一个座位坐着的阎觅风捉住了另一只脚。
    这样一来盛夏只能双腿打开的坐着,她一动裙下的风光看的更清楚了。
    如果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男人在打什么主意,她就真的是白跟他们相处这么久了。
    就说最近几天他们怎么这么老实,原来都等着呢。
    看看一个个兴致昂扬的模样,今天怕是不会轻易被放过了。
    她正思考着,阎觅风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裙子里。
    抓住内裤的边沿轻轻一拉,内裤便顺着腿被扯下来,盛夏连阻止都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它被取下来,丢在一边的空着的椅子上。
    没有了遮挡的私处被一只手摸上,身体诚实的分泌出一股淫水。
    抵在入口的手指湿润了,阎觅风笑了一声,手下更为放肆,直接就着这流出来的淫水探入两根手指。
    好几天没有吃到东西的内壁瞬间就将闯入的手指裹住,紧窄又火热的内壁让阎觅风心中大动,手指变换着角度在里面进出扩张着。
    穴内的手指由二变三,盛夏忍不住仰起头微微呻吟了声,得了消息的男人动作上更加放肆了,而这时另外三人也都行动了起来。
    “啊……呜……”
    舌头一路攻城略地的闯入口中,夺走了她甜美的津液。
    穴里扩张的手指一直在动着,此刻已经加到了四根,阎觅风甚至觉得还不够,大拇指竟然在边沿蠢蠢欲动。
    胀痛的感觉让盛夏不得不夹了一下腿来表示抗议,可被两人牢牢抓住的腿根本就闭合不上。
    口中翻搅的舌头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不明字节。
    阎觅风寻到她敏感的g点,插入穴里的四根手指就抵着那处微微y着的肉蹂躏。
    果然盛夏受不了的开始哆嗦,情欲翻腾上来,双腿打开到最大。
    她跟阎向亲吻着,交换着彼此口中的津液。
    两边的奶子也落入阎荣和阎麟的手指,阎麟更是一边揉搓着奶子一边朝她后面的穴口摸去。
    盛夏受不了了,被他们放倒在桌子上,仰躺着,浑身上下所有敏感的地方都被占据了,同时被伺候着,既舒爽又心痒难耐。
    空虚的瘙痒能把一个人b疯,白皙的皮肤泛起了好看的红晕,被骚扰到快乐的地方,她的身体就会一抖一抖的,看着可怜又惹人怜爱。
    几个男人更加疯狂的在她身上肉着,盛夏招架不住的哼哼出声。
    “够,够了……啊……别摸这里……啊啊啊……”
    纤细而有力的手指无比灵活的在穴里进出,直搔刮的身体颤栗不停,从穴里传来的水声越发的大了。
    阎觅风先一步占据了这里反而不着急了。
    刚刚他们已经无声的达成了一致的决定,今日花穴的第一次归他了,其他人便不会争抢。
    耐心的给她做着扩张,确保有足够的润滑后才掏出早就肿胀不停的淫物顶开层层媚肉。
    盛夏被伺候的十分舒服,只是微微感受到有些刺痛,很快就沉沦在了快感之中。
    她张着嘴喘息着来缓解男人入侵的胀感,身体轻颤。
    只是几日没有承欢穴里又紧致如初,阎觅风一插入进去就被她夹的忍不住频频倒吸凉气。
    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控制着没有乱来,他早就忍不住不管不住的kang插起来。
    饶是如此阎觅风还是额头沁出了汗,深吸了一口气,手按住她的一条腿开始抽插。
    “啊嗯……”
    这一声呻吟仿佛是打开一切的钥匙,充满花香的玻璃房都弥漫起了瑰丽的颜色。
    “啊啊啊啊啊……别……别这么快……啊嗯……好爽……”
    到底是被玩弄至熟透的身体,本身就有着对情欲的记忆,那一点不适只几个来回就被撞击的不知所踪。
    在阎觅风猛烈的抽插之下,盛夏身体泛起一阵阵快感的波浪,从身体深处席卷至全身。
    花穴收缩着将肉棒紧紧的夹住,里面的淫水不断分泌,从两人相连接的地方流出,这使得阎觅风进出的更加顺畅勇猛。
    大肉棒一下下凿在深处,撞击的里面的小嘴不断的吸吮个不停,张张合合的有了想要开启之势。
    阎觅风感受到内部的变化心中狂喜,抱着盛夏的腿对准了进攻。
    “啊啊啊啊啊……”
    盛夏被操的不断摇晃着娇喘,快感层层将她包围笼罩,她伸手找寻着能够用来受力的东西,忽然手里被塞了一根火热滚烫的事物。
    那是阎荣的肉棒,同时阎向也把y挺的家伙掏了出来占据了她的嘴,连后x也没有空着。
    阎麟的手指在那处已经流连多时,现在看她情欲高涨,趁机也伸了两根手指捅入开合的穴里配合抽插扩张。
    这一下身体各处都被占满了,她摇晃着扭动着身体,花穴里抽插的越来越快,在阎觅风的努力之下肉棒终于破开子宫口闯入内部。
    进去的瞬间盛夏感到眼前炸开了一片白光,她失神的睁着眼睛,彻底瘫软在桌子上任由男人快而有力的操干,身体痉挛着抽搐。
    她高潮了,一大gu阴精从内部喷涌而出浇灌在肉棒上,阎觅风快速的撞击了百十下深深的顶着子宫内壁喷射出自己的白灼。
    盛夏眼前彻底看不清了,只感受到无尽的快乐,。
    肉棒抽出去,下一刻又换了一根,不,应该是两根。
    阎荣率先抢先一步接替了三哥的位置,将盛夏的臀部抬高,几乎快要将她折过去。
    穴口高高的向上张开着,他同阎麟一起同时顶上。
    盛夏猛的一阵剧烈的抽搐,脸色有些许的痛感,她想要挣扎,可惜身体根本动不了不说,嘴里还插着阎向的肉棒。
    这一下才是真正的被填满了。
    盛夏颤抖着,绵软的身体承受男人一起的进入。
    暂时休息的阎觅风握住她的奶子揉搓,灭顶的快感将她淹没,新一轮的抽插再次开始。
    这个蜜月很长,未来很多天盛夏每天都被男人的肉棒填满着。
    不管是在吃饭还是看电影,或者是在休息,她的身体里时刻都被占据着,灌满了精液。
    盛夏彻底沉沦在肉欲之中无法自拔。
    完结啦!正文到此结束!感谢大家这么久的支持,感谢所有购买此文,给酒歌投珠珠的亲们,谢谢你们~(づ ̄3 ̄)づ么么哒~哽茤内嫆綪到:ρо1⑧Ц.cом(po18u.com)

章节目录

长嫂为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暮色酒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色酒歌并收藏长嫂为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