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将一下午都把自己锁在办公室,中间摁了内线,叫来了谢特助。
    “你那有程思思的邮箱吗?”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嘴唇抿成线,声音带着不寒而栗的冷。
    谢特助低头在手机上划了几下。随后曹将的手机“滴”响了一声。
    “总裁,给您发过去了,还有什么安排吗?”
    “陈书记什么来头,在这个岗位上多少年了?”
    谢特助一愣,随即想起了曹将嘴中的陈书记是谁。最近他派人盯着何小一的一举一动,很快一一汇报。
    “一点点抛掉封伟民公司的股票,找人去做,老板那边已经说好了。”现在马上分割,会对公司的名声造成很坏的影响。但是这就是毒瘤,不割迟早要祸害现在只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
    他在电脑上随即摁了几下,将截好的视频直接发到程思思的邮箱里。
    双眸中发出冷光,“封伟民,你有胆子做也得有胆子承担才行。”
    程思思正在家里欣赏何小一和陈书记的“杰作”。
    视频里女人风骚抖着大奶子,一直往男人的嘴里送。男人的手来回在上边摩挲,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和道貌岸然的日常形象完全不同。
    心里冷骂,“都是个伪君子。”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一封未读邮件躺在邮箱里。她皱了下眉头,没有署名的邮件她原本以为是垃圾信息。
    还是好奇点开看了一眼。
    画面刚开始播放,程思思不可置信地盯着里边的一男一女。男的身上穿的那件墨蓝色衬衫还是她亲自去商场选购的,他当时还说自己的眼光好。
    程思思咬着手指,死死盯着视频里正苟且的男女。
    女人“嗯嗯啊啊”声充斥着整个书房。
    男人这种偷腥的猫,真是一时一刻都不得消停。
    很快有一个不好的想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企图在邮件上找出点蛛丝马迹,究竟是谁给她发的这个视频。
    何小一?还是什么人。何小一发这个的目的是想要上位?那别人的目的呢?勒索还是别的。
    程思思按了暂停键,没有时间去看那对狗男女怎么偷情。她觉得暴风雨就要来了。
    晚上封伟民回来,怕有什么不好的气味沾染在他身上,特意在楼下多抽了几根烟,直到身上除了薄荷烟味,再无其他的味道。
    他刚靠近,程思思下意识撇开脑袋,那股子恶心的味道让她差点直接吐了。
    抿唇忍了忍,整理了一下心情,不甚热情地问道:“今天陈书记检查的怎么样?”眼睛目视窗外,不想跟他对视。
    封伟民笑呵呵,伸手环住她的肩,却被她躲开,也没在意,“特别好,咱们企业是园区内的模范企业,自然什么政策都可着咱们来。”
    “封伟民。”程思思突然喊了一句,原本的话又咽了下去,“我准备出去度假,你跟我一起吧。”
    她的提议让封伟民有点措手不及,脸上堆着笑:“怎么这么突然?”
    “我就是想散心了,再说咱们也该生个孩子了,你妈催得紧,我也觉得是时候了。”
    封伟民一直想要生孩子,程思思之前总想过二人世界,现在她突然觉得这个家确实该需要迎接一个新生命了。
    月亮爬上枝头,周围点缀繁星。一股风吹过,带来不知是谁家的饭香。
    何小一穿着妖娆,扭着屁股敲响了和平小区一栋别墅的大门。陈书记已经换了一套格子家居服,亲自为她打开的门。
    “陈书记,您这个装修很有品位,我正想装房子呢,到时候帮我推荐一下设计师呗。”何小一换上拖鞋,边打量边恭维着。
    陈书记背着手,笑了笑。
    何小一穿了一件抹胸齐逼连衣裙,一转身,白花花的屁股看的陈书记连眼睛都舍不得离开。家居服里的鸡巴很快就鼓起来了。
    何小一将包往沙发上一扔,转身搂住陈书记的脖子,大奶子被胳膊挤得圆鼓鼓铺在眼前,明知故问地:“陈书记,嫂子没在家啊?”
    “小骚逼,她要在家我怎么肏你啊。”陈书记一改白天的正经死板,此时眼睛色眯眯的,手往奶子上摸了一把。
    滑溜溜的摸得他神清气爽。
    何小一也不做作,推开陈书记的手,自己慢慢拉下拉锁,裙子从奶子褪到小逼再到脚踝,摊到地板。
    她踩着裙子一步一步走到陈书记的面前,双臂搭上他的胳膊,“陈书记,你帮人家脱了内内嘛”
    陈书记是情场老手,宽厚的大手随即扒掉她巴掌大的内裤,手指顺便塞进去,立马被滑溜溜的淫液和小逼肉包围。
    两个人顺势栽倒了沙发上。
    他勾着笑,“小骚货,还没肏就这么多水了?是不是想要挨肏了?”
    何小一随着他的手指嗯哼了一声,“陈书记……您就坏吧……嗯…….”
    陈书记指间上的技术不比工作能力差,在里边抠摸转玩的何小一尖叫不止。
    他又掰开纤细的大腿,小逼就这么赤裸裸暴露在空气里。头上的白炽光晶莹剔透,和小逼里的水泽交相辉映,好像在谱写一直浪荡的成人进行曲。
    “小逼怎么这么粉,那么多人都没肏黑?”陈书记粗粝的手指在里边来回穿梭,小穴一张一合配合的极好。
    换来何小一更加妩媚的呻吟。
    想起老婆的有些松弛又发黑的逼,高低立马见分晓。
    “人家都有去做保养的嘛,一年往这花就要上百万。”不仅要经常用药紧锁,还要驱除黑色素,隔一段时间就要去一次。
    陈书记发成闷哼一笑,“你这小逼都成钻石逼了,几百万也能帮你挣回来。”
    男人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扯着奶子扯得很长又放下,引得女人“嗯……嗯……”眼睛迷离,“陈书记,肏我,小穴想要了…….”
    陈书记用手撸了几下鸡巴,“马上满足你,小骚逼,一会肏的你叫爸爸。”
    男人胯下黑紫的鸡巴直挺挺的,像一头饿着的狼,在那跃跃欲试。
    下一刻,一个激灵,直接涌入到何小一的小骚逼里。
    一路滑到了顶端,男女都同时“嗯”了一声。
    满屋里除了两个人的浪叫就是肏逼声。
    与此同时,曹将正在家用晚餐。
    杨尔日今天心情好,亲自下厨,特意做了煎小排、油焖虾,两道青菜外加一道酸辣汤。
    曹将一边吃饭一遍督促儿女专心吃饭,两个孩子正处于顽皮期,总喜欢玩一会儿吃一会儿。
    难得拿出父亲的威严,“一会爸爸生气了,抓紧吃。”虽然绷着脸,语气一点都不严厉。
    还是杨尔日有招,“再不吃,一会不让看动画片了。”
    话音刚落,两个孩子马上低头好好吃饭。
    曹将会心一笑,“老婆还是你能治得了他们,你辛苦了,照顾孩子真的不容易。”
    之前他一心忙公司的事,孩子出生都是老婆一个人忙里忙外,现在他觉得很亏欠。
    “你也好好吃,给他们起个模范带头的作用。”说完给他夹一块排骨。乐的曹将多吃半碗米饭。
    吃完饭他将碗筷放进洗碗机,又给孩子洗完澡,讲完故事孩子睡着了他才上楼
    杨尔日正在隔壁舒服伏案画设计图,身子被人从背后紧紧搂住。声音从头顶洒下,“老婆,还要多久才能画完?”
    杨尔日拿着笔的手一顿,生气起皱了皱眉头,“你看你,我好不容易画好的,都被你给弄错了。”
    男人低头打量,原本的弧线变成一道重重的直线,手握住她的手,“老公帮你改。”
    说着就要去夺她手里的笔。
    杨尔日小臂一动,躲开他的手,不让他捣乱,“好了,你先去睡觉吧,我画完了就去睡。”
    曹将却一改白日的严肃,挎着脸嘟哝着不行。
    杨尔日又好气又好笑,猝不及防在他脸颊亲了一下,又用哄孩子的语气,“那你回床上等我,行不行?”
    “我去洗白白等你。”曹将不敢真的打扰杨尔日,他尊重她的事业,也不希望她因为家庭就掐断自己的梦想。
    杨尔日画完再洗完澡都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没想到曹将还没睡觉,倚在床头玩手机。
    他天天手机不离手都已经习惯了,走近却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身影。
    她扑过去一看,可不就是自己拍的短视频。
    伸手打算抢过来,却被他一下子闪开,识破了她的小计谋,趁机搂住她的腰,“老婆,害羞了?”
    “你看这些干什么啊?天天看真人还不行啊。”
    曹将疑惑挑着眉:“怎么最近都在拍这些?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他有点吃醋了。
    不想自己老婆的美好让人家看了去。
    “现在不是流行这样吗/再说我还要宣传我的珠宝品牌啊。”杨尔日其实也不喜欢做这些,不过现在确实是视频当道,她也没办法。
    “老婆,你相信我,我给你做策划,不用做这些,照样能让你在珠宝街风生水起。”
    杨尔日撇他一眼,“怎么蒋总要给我投资啊?”
    他哈哈大笑,手掌罩在脑袋上,用力搓着她的头发,“咱家的钱都是你的,我为你打工,绝对比现在好。”
    “可是我还是想靠自己。”杨尔日有自己的坚持,通过他的这件事,她更明白人无论如何都要靠自己。
    这一坚持让曹将有些心酸,自己还是没能让她倚靠。
    他却适时转移话题。
    “老婆,那我们先研究研究生理课程吧。”说完一翻身将杨尔日压在身下,一把扯掉她的肩带,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开始啃咬。
    “嘶。”杨尔日轻哼一声,“你属狗的?轻点。”
    男人的牙齿锋利,听见她这么说,减轻了力度,改成用嘴巴亲吻。
    一路向下,直到女人的小腹。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了女人敏感的笑奶头,轻轻揉捏着。
    女人身体轻轻颤抖,挺着腰以期跟他靠的更近。脸色变得更加妩媚,尤其那双眸子,波光水润。
    曹将有时候是温柔的绅士,却可以化身痞子流氓,凶悍无比。
    男人哼笑一声,“老婆,你想要吗?”杨尔日脸一红,她下边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早都想要了。
    “看样子你已经迫不及待了。”曹将直接扯下裤子,挺了挺腰,一手扶着肉棒触到小穴口,一鼓作气肏了进去。
    小穴又湿又滑,肉棒不受阻碍一肏到底。
    “好胀!”杨尔日下意识喊了一句,对曹将来说却是赤裸裸的鼓励。
    更加卖力在小穴里抽插。
    小穴的肉壁好像是有吸力似的,吸得缠着肉棒死死不放。
    “喜不喜欢老公的肉棒?”男人一边抽插,嘴里却不望着说这骚话调情。
    “太深了…….哦……老公慢点。”话虽然这么说,却撅着屁股靠的更近,想要肉棒肏的更深些。
    肉棒在小穴里穿梭,湿溜溜的好像如鱼得水的锦鲤。
    曹将低头一口含住奶头,颗粒大的花生米早都大的好像背水泡发了似的。
    他像孩童一样一口一口吸吮着,麻麻酥酥的感觉立马从奶子传到小逼和大脑神经里。
    杨尔日满脸泛着潮红,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却一声叫的比一声大。
    “老公……啊……”她的大腿不自觉换上了曹将的腰,让这场性爱更深的结合。
    曹将胡乱地摸着臀部上的白肉,软绵绵的跟棉花一样,让他爱不释手。
    他的手指时而粗暴时而温柔,随着肉棒不断变化抽插。
    脑袋突然从奶子移到她的锁骨,声音沉沉:“老婆,今天的水都要淹死我了。”
    杨尔日娇嗔等他一眼,噘着嘴:“还不是你坏。”
    话音刚落,曹将抽出肉棒,看了一眼杨尔日,正对上她疑惑地眼神,笑得春光灿烂,“老婆,换个姿势。”
    杨尔日光溜溜跟个泥鳅,很快就翻身趴在那,浑圆的臀部好像一个大苹果。
    两个人做爱这么久,有些话也不用说的太明了,曹将就喜欢这样肏她。
    果不其然,曹将的眸子深了一下,趴下用牙齿轻轻啃着臀尖。
    像被针扎了却不疼,杨尔日还是下意识动了一下,“变态。”
    他的闷热呼吸洒正好洒在臀肉上,亲的差不多了,脑袋才从臀部抬起,手掌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
    “现在满足你,小骚货。”扶着肉棒继续驰骋。
    杨尔日及其享受这个姿势,而且这样她的小逼紧的如处子,有时候曹将不到十几分钟就能立马交代。
    曹将一边刺激的肏着,嘴里也发出嗯哼,“老婆,怎么这么紧?……不行了……”
    两只大手分别捏着细腰的两端,冲刺的速度明显加快,杨尔日的腰也摇的很风情。
    “啊……不行了……老公给我……”
    “老婆……等我一起…….”
    “啊…….”两个人同时付出尖叫,很快房间里弥漫着粗喘的呼吸声。
    白色液体从杨尔日的下体一点一点滴下来。

章节目录

总裁出轨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卧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槽并收藏总裁出轨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