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的夜,始终都是淫乱又颓靡的。调低了照明亮度之后,所有人的颜值都自带滤镜,黑暗成了沉迷欲望的人们最好的保护色,蜂巢接客区躁动的音乐和鼓点,似乎能够透过层层隔音墙传到人心里。
    在这里,再清醒的人都会沉醉,再纯洁的人都会被沾染。
    就如同当下的四人,即使是在x开放的宇宙时代,四人同行也不常见,但在此刻,一切是如此荒唐又顺理成章。
    三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他们彼此之间绝对谈不上和睦,但此刻最要紧的事,是要狠狠地占有她。男人们至少两个月没有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又被如此香艳的一幕刺激,浑身都在叫嚣着如饥似渴。
    她清纯如白花,却又像罂粟般惹人上瘾,一旦沉迷其中,就会将所有的理智都抛之脑后。
    锦躺在浴缸里,她听到卡尔的话,当时就是一个震惊,一边用蹩脚的演技装着晕,一边在心里大喊:不会吧不会吧这不是真的!
    但她闭着眼,一切其他感官都被无限放大,安德里斯离得近,率先动手,略凉的指尖从她的侧脸轻抚向下,到脖子,到锁骨,到高耸的双乳中间,一直向下,滑过微酸的小腹,这么轻轻一撩,就让紧张的小白花皮肤上起了一层明显的j皮。
    她在害怕。
    安德里斯心中麻麻痒痒的发着热,即将将猎物拆吃入腹的刺激感让他无比兴奋,心理上的征服感像小电流一般流转全身,小丫头的敏感度出奇的好,她这样明显的反应,甚至冲淡了安德里斯性爱中被人搅扰的不耐。
    也许……这样试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安德里斯修炼千年早已成精,从不知羞耻为何物,他大次次地从浴缸中站起,雪白的男性裸体冲击力极强的显露出来。他瘦得要命,却性感得要死,身上没有大块的肌肉,但机甲战士们独有的控制力极强的线条形肌肉却无比紧实,他脱掉了惯有的华丽衣饰,湿透的红发紧紧地贴在头皮上往下滴水,流淌过肩颈的肌肉,紫罗兰色的眼珠扫了卡尔和旬一眼,算是暂时达成一致。
    安德里斯将锦的双手从水龙头上解开,低头轻松地将她公主抱起,两人的裸体贴在一起,水流哗啦啦地往下倾泻。
    旬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
    安德里斯抬脚跨出浴缸,旬和卡尔对视一样,跟着朝大床走去。
    锦被浴巾胡乱裹了,擦掉身上的水,头发还水淋淋的,就已经被丢上了大床。
    这么粗暴的动作,估计死人都能给震活,锦不好再继续装晕,只好试探着掀开眼皮:“那……那个……我……机甲还没做完!——”
    这三个男人随便哪个都可以将她搓扁肉圆,更何况三人在一起。锦的哀嚎并没有换来丝毫同情,反而是激起了他们的欲望,三个男人从大床的三条边同时b近,这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ae!ae!——救命啊!!!——”
    旬皱着眉头一扑而上,用热烈的吻堵住了她的嘴。
    “唔唔……”
    锦瞪眼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难以置信这是自己从小投喂大的孩子。
    很快她又将求救的眼神转向卡尔,用眼神是示意:他俩疯了,你怎么也跟着他们捣乱!
    卡尔回了一个标志x的微笑,将她双手手腕一掐,控制住她胡乱推拒的手,表面上是束缚,实际上是怕她伤了自个儿。那小拳头打在三个男人身上不痛不痒,按摩都嫌力道弱。
    卡尔一只手捏着她,另一只手不客气地握住一个饱满的大奶子,用力揉捏。时不时还捏着勃起的乳头,来回挑逗。
    “嗯……唔!”
    在锦看不见的角度,大腿根上也传来痒痒的感觉,这就是安德里斯的双手了。
    被吻得呼吸不畅,浑身的敏感点又被刺激,锦慌乱极了,小穴却不争气地冒出一股股淫水,可见她的身子已经被调教得很淫荡了,只是心理上还接受不了。
    安德里斯的动作极尽挑逗,双手用非常轻的力道在大腿根处绕圈,就是不碰最要命的地方,直到那y痒让锦自己忍受不了,开始下意识地顶着胯往上送小穴了。
    安德里斯唇角勾起一抹笑,舔舔嘴唇,y得发烫的性器贴在了外y上,光滑的龟头在敏感的阴唇上摩擦,两人的体液交融在一起,淫水泛滥的小穴口被磨得微微发红。
    锦浑身发软,知道自己这一遭算是逃不过了,她温顺的本质显露出来,不再挣扎,只是浑身紧绷,心跳得几乎从胸腔里蹦出来。
    旬逼她直视着自己,额头抵着额头,一下,又一下地轻啄着她的唇,帮她缓解羞耻和紧张。
    等锦终于呼出这口悬着的气,安德里斯一鼓作气,猛然插入了敏感的肉穴。
    “啊!”
    锦惊呼一声睁大了眼睛,她许久没做,安德里斯的家伙又是出名的大,这一下凶猛的顶入,让她几乎从床上跃起,旬和卡尔贴心地没有碰她,等几秒钟之后锦适应了,紧的要命的小穴终于放松,安德里斯忍得额头上冒青筋,终于爽快地动了起来。
    “唔……啊……啊……啊!……嗯……”
    锦有节奏地叫着,猫儿般的呻吟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卡尔和旬对视一眼,引诱道:“好宝贝儿,也帮帮我。”
    锦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膻味道,她迷蒙的双眼微微张开,面前是两个肉棒,原来是卡尔和旬一左一右地跪在了她旁边,勃起的性器放在她嘴上。
    锦没什么气势地一人瞪了一眼,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见过的不要太多,温滑的小手带着常年制作机甲留下的老茧,一手一个,握住了肉棒根部,向上撸动,同时伸出小舌,轮番舔两个龟头。
    “嗯……”
    这极端淫荡的场面让两个男人同时低吟出声,性器同时涨大了一圈。
    她将两个肉棒的顶端同时含进嘴里,正刚要吸,安德里斯在身下猛地一顶——
    “啊!——”
    锦尖叫一声,注意力重新被拉回下身,紧窄的肉穴被大肉棒开拓地柔软下来,乖巧地吸绞,淫靡的汁液从两人交合e处不断挤出,微红的外y含着一根尺寸惊人的肉棒,啪啪的插穴声不绝于耳。
    这还不算,卡尔和旬两个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轮流将性器从侧面插入她的小嘴,将腮帮子顶出弧度。
    “嗯……唔唔……哈啊……”
    锦的唇舌边全是口水,男性的味道充斥着鼻腔,她被操得不断流出生理性的泪,神情委屈又淫乱地服侍着两根大肉棒,一旦她吸的太欢,就会被安德里斯报复般地猛操,一旦她忘了吸,就会被卡尔和旬联手欺负。
    “嗯……哈……嗯嗯……啊……不……安叔……唔唔……”
    就这样大g了几百下,安德里斯摸了把额头上的汗,他早就清楚了小东西的g点在哪,放肆地挺动腰身,狠狠地朝着那一点进攻起来。
    锦被这阵激爽支配,只能双手握着两根肉棒,仰头大声淫叫。
    “啊啊啊!——”
    高潮终于来临,敏感的骚穴如失禁了一般猛喷出大量淫水,安德里斯被浇得爽极,埋在她子宫口激烈地射了。
    “啊……呃……”
    肉棒在体内一跳一跳,被内射的感觉是如此明显,锦的眼泪从眼眶中滑落,爽了个彻底。
    安德里斯微微喘息,拔出肉棒,往后退了半步。
    卡尔急不可耐地将她扶起,让锦以骑在自己身上的姿势,将肉棒挤了进去。
    “啊——”
    刚刚高潮过的x完全经受不了这种刺激,肉b还在抽搐中就被插入,卡尔当时就被夹得青筋直跳,还没等她高潮过去,挺腰送胯,用女上的姿势g了起来。
    这个姿势能进的极深,锦腰酸无力,只能坐在肉棒上,想被性器贯穿了一样上下颠动,被干得灵魂出窍,眼神都空洞迷茫了。
    但她这幅表情显然更能激起男人的兽欲,旬晚了一步,心里可惜,他绕到锦的身后,将她上半身按下,趴在卡尔的身上,伸出手指沾满淫水润滑,一根手指刺进了可怜的菊穴之中。
    锦浑身一个激灵,抗拒地差点从肉棒上跳下来。
    “不!……不要!”
    旬按住了她的肩,向下的重力一下子让肉棒插得极深,他在她耳边呼着热气,小声道:“姐……我想要……”声音带着一点点委屈。
    体内的肉棒磨在了宫口上,手指插入菊穴的感觉也如此明显,恐怖的快感让锦眼泪再次流了出来,一句话都说不出。
    旬知道她这是妥协了,他惊喜又兴奋,开拓菊穴的手指从一根增长到两根。
    从未被侵入过的地方,被异样的感觉充满,锦不断地挤着泪,被安德里斯温柔地一一吻掉了。
    “乖,忍过去就舒服了。”
    锦抽噎道:“你骗人……”
    安德里斯亲了她一口:“不骗你。”
    菊穴里的手指终于增加到三根,锦因为紧张,小逼不断收紧,夹得身下的卡尔几乎守不住精关,卡尔向上顶撞的速度慢了下来,锦抱着安德里斯,用男人的手臂支撑着自己不会歪倒下去。
    作者:
    看来下章还得继续,好久没写肉了我都不熟练了。
    我终于回来了,累得不行,高校教资的报考还忘了缴费,这个重大失误导致我必须晚半年才能考试,今天挺沮丧的,唉!
    好想好想做一条没有烦恼的咸鱼啊!ρδ①8ù.てδм(po18u.com)

章节目录

夏娃(N)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蜜桃成熟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桃成熟时并收藏夏娃(N)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