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收歇,卡尔下意识地就想抱着锦再来一次,但她却用一根食指轻轻挡住了他火热的唇。
    “别……”锦眼神迷乱,还在微微喘息:“我……我不能留太久……更何况……”
    她的手指向下,抚摸他的喉结,直到胸肌:“还有更重个要的事……”
    卡尔捉住那只在他淡色乳头上打转的手指,性欲被一缸陈醋浇灭半分,冷声道:“是有b我更重要的人吧?”
    嘶……这么重的酸气。
    锦当然不想激怒他,眼珠一转,道:“对我来说,当然还是skyfall更有吸引力……”
    卡尔盯着她的双眼,从鼻孔中哼出一声,他知道第二次无望,板着脸穿好了衣服,欲求不满的男人此刻脸色格外阴沉。
    锦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偷偷吐舌头,讨好地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对于skyfall,你有什么新想法吗?”
    话题扯回机甲上,卡尔也收回心思,问道:“你带来的材料够做到什么程度?”
    锦轻轻咬了口他薄薄的耳垂,声音还有种刚刚高潮过的妩媚:“你想要什么程度,就能做到什么程度。”
    媚声入骨,卡尔一侧的脖子肉眼可见地起了层j皮。
    他侧过脸看她,气已经消了大半,扬眉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去了趟昆仑,还真是不一样了。”
    锦顺手用手指理了理他暗淡的金发,笑道:“自信来源于实力。”
    卡尔露出一个很短暂的笑容,握住她的手:“你本来就很强,现在……只是厚积薄发罢了。”
    两人又磨叽了一会儿,讨论skyfall的设计理念,在这方面他们一拍即合,卡尔老早就已经把旧版的skyfall往轻型去改了,但奈何skyfall在一开始建造时,使用的是重型机甲的核心,此刻skyfall彻底陨落,只留下智能中枢,其余的部分全部重建,这其实给机甲的重建提供了最重要的基础,因为如果连智能中枢都毁了,卡尔和机甲的配合就要重新适应,而此刻,就像是为有灵魂的人重塑身体,不用担心机甲的智能与机甲战士能否和谐了。
    新的skyfall的t型依旧是熟悉的人形机甲,全身将由生物仿生技术打造,完全与人体贴合,再加上锦从昆仑上带来的纳米材料,加入其中之后,机甲可以缩小到只有一颗宝石大小。如第二层皮肤一般,可以随时释放出的机甲,才配得上真正的战场杀器之称。
    这次锦回来,不仅要重建skyfall,更要将蜂巢的两台s级机甲——幽灵和天狐,加入纳米材料进行改制,其他aj、b级的机甲进行升级,可谓是全员换装,工作量不可谓不大。
    两人聊了一会儿,锦频频看光脑上的时间,她的小动作当然逃不过卡尔的眼睛,卡尔的声音顿住,脸色重新沉了下去:“这么着急?”
    眼看两个小时的时限快到了,锦只好赔笑:“菲儿在等我回去吃饭!”
    卡尔看了她一眼,到底是没戳穿,把skyfall的智能中枢拍到锦的手上,而后扭过了身子不看她。
    这……这是闹别扭了?
    锦忽然觉得,那高大伟岸的背影,此刻看上去有点可怜委屈,还有点……幼稚。
    当然了,她可不敢说出心里的想法,只是从背后匆匆亲了口他的金发,说了句“明天见”就飞奔着跑了。
    空旷冷硬的车间中只剩下了卡尔一人,和一声幽幽的叹息。
    锦回到了她自己在蜂巢的小窝,果然,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抬眼看她,一个眼神清澈带着孺慕与兴奋,一个冷漠幽寒还有莫名的傲娇。
    嗯,是她家的两个孩子没错。
    锦现在只要看到他们就觉得幸福,无视旬“幽怨”的目光自顾自地坐下来道:“泰山号上的食物这么快就运过来了?”
    旬和菲儿对视一眼,没好气地答道:“哪有那么快?而且,我们不会拿压缩罐头迎接你,这是……这是……是菲儿非要自己做的!”
    旬说道最后一句话,明显急促。
    菲儿大大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不解,显然幼小的心灵还无法理解大人之间的弯弯绕,戳穿道:“哥,你,做饭。”
    哥哥你别瞎说,明明是你自己非要亲手做饭。
    难得的,旬惯常没什么表情的脸颊上飘起一抹红。
    锦掩唇轻咳,遮盖自己上扬的嘴角,其实她在昆仑号的时候,被陆明赫一天天的山珍海味喂惯了,眼前的这桌菜显得非常寒酸,毕竟,地下城资源紧缺,这已经是顶配美食了。但她依旧心里暖暖的,有什么滋味b被人关爱着,更甜蜜呢?
    锦夸张地嗅了一下,亮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香!手艺……非常好。”
    旬的表情逐步恢复,眉眼间的怨气也消散了,拿筷子敲了敲:“好了,快吃吧。”
    三人一起动筷,大快朵颐。
    “菲儿,你使用异能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锦问道。
    因为这孩子有语言障碍,所以只有他们两个能理解的人来问,效果最好。
    菲儿回忆了一下,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说道:“想,姐姐。”
    锦思考着问道:“你想姐姐的时候,就可以联系上我?”
    菲儿点头。
    锦再次问道:“那你传递的时候,会感觉很疲劳,或者是身体难以承受吗?”
    菲儿眨了眨眼,摇头。
    锦转向旬:“至少是aj,但还得找医生再测试,不知道能否传递给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
    “也可以传递给我。”旬撂下筷子:“上次在新行星,你昏迷醒来之前。”
    锦讶然:“你也看到了?”
    “嗯。”旬点头:“那个叫澄的小姑娘能够通过歌声传递,但歌声的传递范围有限,而且使用中覆盖人数越多,持续时间越长,她的负担就越重。菲儿这个……目前看来是传递的人数b澄少,但负担并不大。”
    三人又探讨了一下菲儿的情况,决定明天带她去找林泓做检查和测试。
    “说到这里,最近你的异能是什么情况?”锦问道:“有没有继续进化的迹象?”
    旬看了锦一眼,讶然:“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异能会发生变化。”
    地下城毕竟没有科研所,信息闭塞,样本数量少,众人对于异能的理解依旧是主要靠猜。旬从未听说过创世纪号上其他新人类,有异能觉醒之后继续进化的能力,所以他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这个秘密,没想到被锦点了出来。
    “快,说来听听。”锦有些惊喜,一般来说,只有aj以上的异能才具有成长x,而且旬的异能属于未知能力,说不定以后会更加强大。
    旬斟酌着答道:“一开始觉醒时,只是能感受到对我有威胁的,强烈的恶意,但后来……慢慢的,我能够感知到他人更加轻微的负面情绪,嫉妒、狡诈、嗜血、愤怒、恐惧,就像是,我能读出所有人内心的阴暗面。”
    锦愕然道:“所以……你的能力……是与精神和心理有关吗?这倒是和卡尔有类似之处,只不过他是能激发战友的正面情绪,你却是感知负面情绪。”
    旬一听到卡尔两字就想冒火,更不想和卡尔·罗杰斯有半分相似之处,闻言隐晦地撇了撇嘴角:“有些牵强。”
    锦却没在意他的抵触,直言道:“卡尔的异能非常、非常强大,他和我都是……,呃,没什么,如果你能像他一样,未来一定是我们之中最强大的人之一。”
    虽然是夸奖,但旬更气闷了,只恨自己已经把饭吃完了,不然肯定要闷头再g几口米饭。
    吃完了饭,旬忽然对开始打哈欠的菲儿道:“菲儿,去找你罗伯伯睡,家里有点挤。”
    菲儿顿住,大眼睛狐疑地打量着一脸义正言辞的旬,忽然语出惊人:“你们,洞房?”
    “噗!——”
    锦刚好在喝水,未能幸免,又喷了。
    菲儿对两个无耻的大人的无耻行为表示了鄙视,大眼睛上上下下像刀子一样将两人刮了个遍,直到旬恼羞成怒,将小娃娃打包丢到罗培文家才算消停。
    旬一路猴急地跑回来,一边喘气一边推开门:“可算是消停了。”
    说完以机甲战士的速度飞扑上来,将锦压到了床上。
    锦自知无法幸免,干脆放弃治疗,轻柔地回应着他的吻,惹得旬更加激动,双手开始没有章法地扒她衣服。
    锦心中欲哭无泪,她这次回来之后,感觉自己宛如一袋狗粮,喂完这个喂那个,哦不对,还有一条千年老狐狸在虎视眈眈。
    两人在床上打着滚儿接吻,一会这个在上,一会儿那个翻上来,捧着对方的脸激烈地吻着,衣服也在这天翻地覆的动作中不断减少,眼看着香软在怀,微醺的茉莉花香熏得他心醉。
    旬下身坚硬如铁,他已经忍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
    “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吓得旬一哆嗦,肉棒差点萎了。
    那瞬间他简直怒发冲冠,暴跳如雷,恨不得提刀杀人。
    旬怒气冲冲地掀起被子盖住锦,又暴躁地随意拢了自己的衣服,发誓如果安德里斯那老色魔此刻出现在门口,他一定喂他吃枪子儿。
    结果打开门,就看见了林泓那张x冷淡的脸。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旬先是愣了一下,他的仇恨值大部分都在卡尔身上,另一部分出于未知的本能,放在安德里斯身上,但是对林泓还没有防备心,只是脸色阴沉道:“有事?”
    林泓扫描仪般的双眼一瞥,就知道自己撞破了好事,但他丝毫没有打扰他人的自觉,直言道:“看来我来得正好,找锦小姐有事。”
    旬于是更加不爽,你听这话说的,什么叫做“来得正好”?
    他刚要拒绝,锦已经在被子里窸窸窣窣地套好了衣服,出声道:“是林博士?我马上来。”
    旬简直七窍生烟。
    作者:
    一个小小的彩蛋,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
    锦宝在卡尔心中的象形是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与坚定。
    在旬心中是茉莉,花语:你是我的。
    在安德里斯心中是白玫瑰,花语:纯洁美好。
    在明赫心中是纯白满天星,花语:浪漫纯洁。
    在林泓心中是百合,花语:纯洁与神圣。
    一般来说有体香的人,不同的人能闻到的味道不同,以几种小白花来代表锦宝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算是我隐藏在文中的一点点玛丽苏小浪漫,嘿嘿。

章节目录

夏娃(N)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蜜桃成熟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桃成熟时并收藏夏娃(N)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