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关,缺钱的人会想尽办法弄钱。
    江言和同事蹲守三天在台球厅抓到两个正在交钱交货的马仔,那天下着大雨,抓人时惊动了台球厅里其他人,身上藏了毒的马仔显然是老手,逃跑时将毒品扔了出去,被冲进下水道后取证太困难。
    带回警局后审了很久,他们一直装糊涂绕圈子,咬死了什么都不交代。
    “别小瞧了这些小马仔,他们对我们队里有多少警员一清二楚,也很懂这一套,嘴硬,知道咱们没有证据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再审不出来,就得放人了。”
    “好不容易抓到了,却没拿到证据,真他妈气人!”
    “当时都怪我,是我太大意,没防着那小子会来这招。”
    “江队,”有人喊了一嗓子,“周队长让你去他办公室。”
    江言站起身,拍拍同事的肩,“你们去休息一会儿,吃口饭,人我来审。”
    那两个马仔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不用点心思根本敲不开他们的嘴。
    “江言,来,坐,”周峰也刚从外面回来,“我接到情报,七天后会有一批货从东码头走,大概两吨。”
    “这么大的量!”
    “是啊,赤裸裸打我们的脸,两吨啊,能害死多少人。”
    “各个码头一直有我们的人对进出货物开箱检查,两吨的量一批肯定走不完,分几批风险太大,”江言持怀疑态度,“师傅,消息可靠吗”
    周峰笑了笑,“你是怀疑警局有内鬼还是怀疑你师傅”
    言多必失,江言明白这个道理。
    各个码头都每天二十四小时有警员蹲守,毒贩依然冒险从码头出货,显然是有所准备,并且之前不止一个案子查出大量毒品的货源是海市,如果周峰的消息可靠,那么他们背后的人一定身处高位,周峰的手伸不到那么远。
    “那就试一试,狐狸藏了这么久,尾巴也该露出来了,”周峰了然于心,“把你们抓的那两个马仔放了,耐心等七天。”
    “是。”
    人放了,线索就断了。
    无数个案子堆在一起毫无头绪,上面暂时不允许私自查,几个年轻的同事十分挫败丧气,约着晚上一起喝酒。
    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江言自然不会拒绝,他其实不喝酒。
    “小江同志,也该让我们见见嫂子了吧,”和江言关系最铁的汤志没让他走,勾着他的脖子挤眉弄眼,“在二虎家里喝,不会有麻烦的,兄弟们就当是喝喜酒了。”
    林杏子没见过江言的朋友,他也有意让她远离是非。
    手机里不存她的号码,钱包里不放她的照片,结婚不办婚礼不办酒席,那半年也尽量少回来,为的都是保护她。
    “她忙……”
    “所以咱们晚上喝嘛,放心,林局的女儿谁敢冒犯!该怎么说话哥们儿心里有数,就这么定了啊,我们先去买酒,你们俩后来。”
    ……
    僵持一个多月,展焱终于松口,约林杏子签合同,他还是那句话,别人去他不认,只跟林杏子签。
    林杏子虽然骂他,但钱还是要赚的。
    去签约的路上,被季秋池拦住车。
    季秋池自己开车,林杏子司机是刚换的,事故双方都有责任,报警后等警方处理。
    豪车和美女在哪里都不会低调。
    落在围观的人眼里,她们大概是在赔偿的事。
    “不要和展氏扯上关系,能撇多远撇多远。”
    任何场合遇到季秋池都当做不认识林杏子,今晚的事故是她撞上来的,但她没有挑衅的意思,这句话也让林杏子开始审视她,“什么意思”
    季秋池看向被撞瘪的车头,低声道,“杏子,我不会害你。”
    俊男美女见过无数的林杏子也得承认,季秋池是个美人,所以那天在姜母家里看到季秋池的父亲时就在想她母亲是怎样的美貌,才能给季秋池那张脸。
    她妆化得浓,但消瘦。
    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瘦了很多。
    展焱不知道从哪儿听到林杏子车祸的消息,和交警同时赶过来,江言比他晚一步。
    展焱点了根烟,坐在车头看着江言从马路对面往这边走,“今天倒是热闹。”
    “是我的责任,”季秋池转过身,在展焱不注意时给林杏子递了个眼神,她又恢复了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像是醉得厉害。
    她眼神迷蒙,展焱以为她刚吸过正兴奋着所以才不要命地惹上林杏子,怕惹麻烦,暗咒这女的蠢货,表面却不动声色。
    “杏儿,给我个面子,闹大了不好看,车我给你修,修不好就换一辆,我车库里的随你挑,如果都不喜欢那就你看上哪辆我赔哪辆,餐厅那边菜都上了,我赶着过来接你,让他们重新准备,都是你爱吃的,吃完签合同。”

章节目录

她见青山(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司匹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司匹林并收藏她见青山(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