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林杏子睡得深,她手机还在书房,所以李青的电话打给了江言。
    李青是江言高三的化学老师,当老师的说话声音底气十足,江言猛地惊醒,边接电话边穿衣服。
    昨晚闹得晚,客厅和书房垃圾桶里几只用过的避孕套,江言快速收拾完去开门。
    李青做了早饭专门送过来,天气冷了,用好几个保温饭盒装着。
    客厅整整齐齐,她进屋看了一圈,觉得欣慰。
    林杏子迷迷糊糊就听到亲妈吐槽她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家里像猪窝,“衣服鞋子乱扔”,“昨天吃完的外卖今天还堆在桌上”,“碗也不洗”,“厨房乱得像遭了贼”……
    不,我没有,我不是,我不承认这是我亲妈!
    她抓过枕头捂着耳朵往被子里躲,江言关上卧室的门,坐到床边轻声叫她,“姜姜,妈过来了,给你带了早饭。”
    “是给你带的吧,”林杏子闷声哼哼。
    江言把被子往下拉了点,林杏子露出半张脸,头发铺满了枕头,她刚醒,眼里睡意朦胧,看他的眼神柔柔的,人也软,“你岳母诋毁我。”
    江言表示赞同。
    林杏子一下子来了劲儿,问他为什么。
    “因为你不做饭,厨房还是新的。”
    林杏子:“……”
    终究是错付了。
    李青把早饭都弄好了,林杏子磨磨蹭蹭十几分钟都没从卧室出来,李青是个急性子,以为江言在阳台,就随便敲了两下推门进去。
    “呵呵,”林杏子僵住,干巴巴地笑,“妈……早上好。”
    卧室里的画面让李青愣了一下,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大早上就饿狼一样往江言身上扑,老脸一红。
    这顿早餐林杏子坐如针毡,她一向是有些怕李青的,从小就和林旭东更亲近,李青一直用种一言难尽地眼神盯着她,还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气,但不说话,林杏子被盯得浑身发毛,李青走了她都还觉得莫名其妙。
    “妈是不是更年期了”
    江言看破不说破,只是笑着转移了话题,“穿什么”
    “今天要穿正式一点,”林杏子坐着化妆,她要和一群四五十岁的老古董开会,被挑剔责难是必然,但气势上不能输,“那件酒红色衬衣,还有旁边的半身裙。”
    江言帮她把衣服拿出来,她弄好头发后开始换,睡衣脱掉丢进脏衣框,两条胳膊穿进吊带,手掌托着雪白的柔软拢进深色内衣里。
    她不让在江言锁骨肩膀留下痕迹,但在那些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浅浅红印蔓延,深色内衣周围那些红印像是开出的桃花。
    江言喉结动了动,走过去帮她把内衣搭扣扣好。
    林杏子对着镜子将衬衣下摆扎进半身裙里,拿过桌上的婚戒戴在无名指是习惯性动作,戴着婚戒和江言在她身边一样,她会觉得自己特别厉害,也更有底气。
    半身裙将她完美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该细的细,该翘得地方也没有一丝多余赘肉,衬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锁骨,往下,被撑得隆起。
    江言第一次看她穿职业装,高跟鞋衬得脚踝纤细,左腿膝盖有点肿,引人无限遐想。
    “穿太少,会冷。”
    “在外面会穿大衣,办公楼里有暖气,不冷,来不及了,我先走。”
    林杏子现在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她进公司两年,李尧大事小事都亲自教,但有些场合她不能全依靠舅舅,公司这半年风评不是特别好,有个当红的男演员被传吸毒,还有酒驾肇事的,都在网上引起不小了风波,股东大上林杏子会免不了被追责,李尧对林杏子的表现是满意的。
    会议结束后,会议室里就只剩舅甥两个人,李尧有意无意往林杏子膝盖处瞟,跟她妈早上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林杏子真诚解释,“昨晚加班,不小心磕到桌子……”
    李尧笑了笑,“你们都年轻,又是新婚,舅舅懂。”
    林杏子,“……”
    连续半个月,林杏子和江言天天被李青叫回家吃饭,饭桌上的菜就很有水平:枸杞牛鞭汤,爆炒羊腰子,清蒸生蚝,大骨汤……
    这些菜李女士没让林杏子动一口,对江言则是多吃点再多吃点,林杏子不乐意,她上班也辛苦,也需要补。
    李青:“你营养够好了,再补容易超标。”
    碗里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江言抬头朝林杏子看了一眼,忍笑忍得耳朵都红了。
    林杏子:无语!
    ǹρο壹捌.cοм
    加更晚点来~

章节目录

她见青山(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司匹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司匹林并收藏她见青山(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