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江言和林杏子在家里待的最后一天,他们晚上的车,江母起得早,这会儿天还没亮,她走出房间就看到小两口已经洗漱完,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可能是不想吵醒她,所以没开灯,动作也轻。
    江母房门突然打开,林杏子愣了一下,婆媳两人面面相窥,林杏子先反应过来,手不太自然地从男人掌心挣脱。
    “起这么早。”
    林杏子低低地‘嗯’了一声,“……昨晚睡得好。”
    “到点儿就醒了,”江言开灯,“我看过天气预报,是晴天,想带姜姜去看日出。”
    “去吧,”江母点点头,“回来的时候带瓶醋。”
    林杏子先出门,江言出了院子又折回屋拿外套,江母往外看了看,林杏子走得远。
    “跟杏子吵架了”
    “……没有。”
    “还没有,你当你妈傻人家姑娘这几天都没怎么笑,”江母也是少言寡语的人,但看得明白,“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吵归吵,有没有理你多少都要让着点,杏子在家是她爸妈的心肝宝贝,嫁给你总不能受委屈。”
    她叹气,“儿子随妈,嘴笨,不会说好听的话。”
    所以大学四年都没谈个女朋友,毕业后也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去年突然打电话回来说要准备结婚,她都吓一跳,以为儿子在外面遇到事儿了,大城市里年纪大的富婆喜欢找年轻的帅小伙儿,尤其是儿子这种没权没势但长得端正身体素质也好的,很容易被看上。
    结果儿子确实是被富婆看上了。
    小富婆。
    “夫妻哪有隔夜仇,想办法哄哄。”
    江言笑了笑,温声应着。
    家门口这片海滩不太干净,江言准备带林杏子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她怕黑,也不熟悉这边的路,就拿着手机照明,江言把电动车骑到院子外面。
    林杏子骑自行车摔断过腿,对这种两个轮子的车有阴影,“你怎么骑不要了”
    “不远,十分钟就到,”江言给她戴上头盔,“我单手骑,骑慢点。”
    林杏子想起上次江言飙车追季秋池那车速,她宁愿走过去,“你才不慢,你很快。”
    江言:“……”
    虽然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但这话听着总不太对。
    “不骑快,听你的,你想多慢都行,”江言手指穿进她发间将她被偷窥压住的头发拿出来,“会冷,外套穿上。”
    天际泛白,破晓微光揉碎了散在他眼底,他在身边,林杏子就会很安心。
    江言骑着车带她穿过村子,时间早村民们都还没起,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海风里混着湿湿的咸味,林杏子坐在后座,靠在男人背上,想起了高中时期的少年,背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校园里的百步梯。
    无论过去多少年,还是会心动啊……
    “前面的广场以前是个小学,我读了六年,后来被拆了。”
    “你以前也骑车上学吗”
    “不骑,都是走着上学,那时候村里人还多,跟邻居家小孩儿一起走。”
    “……哦,你那个漂亮同桌。”
    “……”
    “马上下坡,抓紧了,”江言抓着她的手放到腰上,“秋池都是跟我哥一起走,我们小学也不是同桌。”
    秋池,秋池……
    都没好好叫过她。
    林杏子打了个喷嚏,没说话,但回头往那片广场多看了几眼。
    沙滩一眼望去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沙子细腻,林杏子脱了鞋踩上去,江言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脱了外套给她垫着。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海天相接的地方就透出浅浅的赤色柔光。
    “好美。”
    林杏子上一次早起看日出的经历已经久到想不起来,她静静看着太阳从海面升起,将海面装点得波光粼粼,完全臣服于大自然的美景。
    而江言在看她。
    今天是周末,小朋友们都起得早,大海就是上帝赐予的游乐场,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玩过家家,说要请客吃饭。
    林杏子坐在一旁看得兴趣盎然,小孩儿们都是认识江言的,热情地问他点什么菜,要不要葱,放不放蒜。
    江言从那一堆绿草里面找到半根已经干了的生姜,“不要葱,不要蒜,要这个。”
    “好的,江叔叔只要姜!姜!稍等,马上就好。”
    他背着光,回头看她时嘴角上扬的弧度却十分明显。
    林杏子装作若无其事,然而心里海浪翻涌,光线刺眼,她想戴帽子,可头盔还挂在电动车的车把手上。
    而那群小孩儿还在喊:“姜姜!江言叔叔最喜欢姜姜!”
    ǹρο壹捌.cοм
    今天废了,争取明天写600珠的加更~~

章节目录

她见青山(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司匹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司匹林并收藏她见青山(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