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顺着肌肤纹理、经脉、血管,沿着身体线条寸寸攀升至大脑皮层,让林杏子来不及防备便丢盔弃甲。
    她跌坐下时指甲在江言手臂上挠出一道红痕,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手腕被他反握住,她抬起头,水珠顺着额头鼻尖滑落,脸颊脖颈被热气熏蒸出红晕,情潮绯色浅浅透出皮肤,白齿咬着鲜艳欲滴的红唇,恼羞嗔怒瞪着江言。
    潮湿的眸子里水雾迷蒙,毫无威慑力可言,反而更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江言长臂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起来,她依靠墙壁和他身体的力量站着,喘息声还有些急促。
    湿发凌乱地粘在她脖子、脸颊、胸口,宛如攀附在洁白瓷器上的藤蔓,丝丝缕缕缠绕,江言用手一缕一缕拨拢到她肩后,整个手掌覆上她颈骨,顺着肩颈线抚摸到不知羞赧紧贴在他胸口的柔软娇乳。
    拢起,轻揉慢捻成色情淫糜的形状。
    “摔疼了”
    林杏子平日里嚣张肆意,在男女情事上却还是藏不住小女生的娇气,敏感处被他掌控着,喘息声就更重了,“你故意的……”
    江言也不辩解,喉咙深处低低的笑声隐没在唇齿间。
    她皮肤太娇嫩,稍稍用力就会留下让她恼怒的痕迹,他总是舍不得让她生气,却又沉迷于这种水乳交融的亲密。
    如同破笼而出的困兽,追着她脆弱的唇舌撕咬,弄疼她后才将那股劲儿收敛起来,薄唇贴着她鼻翼唇角轻啄吮吻,探出舌尖轻轻舔过被他咬疼的那一处哄慰着。
    花洒落在距离地面一掌的距离,轻轻摇晃。
    没有束缚的温软滑腻刚好充满他手掌,厮磨间乳头已经有些硬了,指腹轻轻刮擦揉捻便能引起她身体一阵轻颤。
    江言顺着她肩骨一路吻到胸口,在浅粉色乳晕周围流连游弋许久才将颤巍巍的乳尖纳入温热口腔,吮吸舔吻。
    一边的酥麻感令她脚趾都绷紧,另外一边得不到抚慰的空虚就愈加难耐,她不肯开口,只伏在他怀里软绵绵地蹭着她健硕的胸肌疏解那股瘙痒,喘息间硬咛声断断续续。
    江言知晓她的渴望,手掌顺着玲珑腰线往上,覆裹住那柔软丰盈,指甲掐住乳尖扣弄,稍微用了点力压着抵进乳肉里。
    “嗯……”林杏子仰起脖颈,红唇微张溢出绵长呻吟。
    男人借机探入她腿间,这里早已泥泞滑腻,手指拨开两片闭合的肉唇,抵在那条细缝的入口处。
    她小腿酸麻,踮着的脚后跟再也无法多坚持一秒,她放下双脚时男人的手指就抵进阴穴,仿佛是她主动吸进去的。
    有些痛,男人低下头在她眼角轻啄吮吻,手指在里面搅弄,缠绵缱绻的气息笼罩着,让她生不出半点脾气,却又被折磨得难受极了。
    江言腾出手摸到一枚昨晚留在浴室储物柜里的套子,“床上,还是这里”
    林杏子攀附在他身上喘息,他的手指刚离开,私处就氲出一股燥热无依的情欲,潮湿温热,她快要融化了。
    “……进来。”
    可当男人勃发的性器贴近,在腿根蹭着,她又生出一股被撕裂的恐慌。
    江言没有给她后退的机会,长臂拢住她的腰,两人的身体便毫无缝隙的紧贴,阴茎抵在入口处,他耐心用手指扩张过,插入容易很多,顶开湿滑肉唇后,他低头吻住她的同时挺腰深深推了进去。
    未等她适应,就开始痛快地征伐。
    龟头狠狠擦过阴唇深处藏在肉缝间的那块凸起,感觉到她喘息急促,指甲紧紧扣着他后背挣扎颤抖后越是重重挺进。
    恍惚间,林杏子觉得今晚的江言好像哪里不一样,取悦她的同时又散发着一股躁动的占有欲,被征服,又渴望训服她,唇舍被他咬着缠着,脆弱敏感的阴穴也被他霸道占满,让她不安,也燃烧着她。
    “姜姜……”
    姜姜……
    小时候因一句玩笑话被家人偶尔念起的乳名,他却总是喜欢这样叫她。
    他在情事上老实又直白,不会花招,但会记住怎么做她是舒服的。
    她双腿发软几步站不住,顺着墙壁往下滑,他索性将她抱起来,埋在她身体里的阴茎因此顶进可怕的深度。
    仅靠交合处那一个支撑点,随时都可能掉下去的危险让林杏子发慌,甬道里一阵阵收缩痉挛,穴口吐出更多黏腻的汁水,埋在身体里的阳具插越发狠了,频繁擦过敏感处,抽出又重重的送进去,撞得她失声尖叫,“啊……”
    林杏子被情欲支配,再也没有思考的余力。
    后颈一小块皮肤被他咬在齿间凌虐,在痛的边缘迎来快意灭顶的高潮。

章节目录

她见青山(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司匹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司匹林并收藏她见青山(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