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是单纯同桌友谊为什么要抱在一起”林杏子是不相信的。
    明明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再回想起来依旧是梗在喉咙里的一根刺。
    “她过得不好,生活不顺心,你可以心疼,但你用写在林杏子配偶栏上的身份去心疼她,我不许。”
    “我知道你们父母是邻居,从小就认识,你没办法撇下她不管,而我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所以……江言,我给你选择的机会,你好好考虑,明天早上给我答复……”
    她脚尖刚落地,皮肤触碰到冰凉的地板,男人温热的身体就从后面靠近,手臂圈紧她的腰,“姜姜。”
    他声线低低的,有些沙哑,只有家人才会叫的名字绕在他齿间,朦胧几分缱绻,就足以令她方寸大乱。
    “别这么叫我……”
    “听我解释,我跟她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江言收紧双臂,“那天……发生了不好的事,她承受不了。”
    “……什么事”
    “我哥,江沂,在码头意外身亡,尸体被找到了,警方联系到我们班主任,我当时不在班上,秋池比我先从老师那里得知。”
    血脉相连的至亲在最好的年纪死于非命,他平静地讲述出来,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林杏子哑然失声,心里涌起一阵细细密密的疼。
    江言有个哥哥,早年出了意外,她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没关系,已经过去了,”江言收敛情绪,指腹擦过她的眼角,目光笑意温和,“你刚才那样看着我,我以为你要哭了,听我说起家里的不幸,好像比误会我背着你和别的女人藕断丝连都要更伤心。”
    林杏子把脸埋在他怀里,闷闷地道,“你如果骗我……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她有意避开了沉重的话题,江言也顺其自然,“饿不饿吃夜宵吗”
    “我减肥。”
    “运动才是最健康的减肥方式。”
    “可是最近太忙了,也没心情。”
    他点了点头,“那就换一种运动。”
    林杏子:
    两分钟后,她被抱进浴室,双脚踩到地面,男人的手扶在她腰上,吻也一起落下来,她被动仰着头,脚步凌乱地往后退。
    背部抵到墙壁,有些凉。
    男人身体紧跟着逼近,林杏子心里的情绪太满需要一个宣泄口,被男人越吻越深的情愫感染,情不自禁抬起双手攀上他的肩。
    唇舍纠缠厮磨,分不开,黏腻水渍声交织着渐热的喘息,如一团火焰催生出浓烈情欲。
    她肩颈线很漂亮,仰起头时锁骨处更往下凹显,江言手掌摸到她侧腰找到了裙子的拉链,顺着她脖颈往下吻,唇齿咬着一个细细的黑色吊带,另外一边被他轻轻挑起,整件裙子就松松垮垮地挂在她手肘。
    林杏子配合地垂下手臂,裙子堆在她脚背,男人手掌覆上左边的柔软丰盈,却突然停下来。
    江言稍稍退开一点距离,盯着她胸口,眼底欲望正浓。
    林杏子穿得不是他见过的内衣胸罩,而是薄薄的硅胶乳贴,穿着裙子看不出区别,但手摸上去触感不一样,视觉效果也完全不同。
    “为什么穿这种”
    “这样穿才好看,”林杏子怕热,夏天衣服多是吊带款式。
    江言好一会儿才弄明白那小小一片是怎么贴住的,手掌托住一边,明明做着色情的事,却又像是在调查取证那般认真专注。
    撕掉乳贴时他手指擦刮过乳头,介于痒和痛之间的舒爽刺激让林杏子挺胸往他脸上送,一声绵长柔软的呻吟从唇边溢出。
    衣摆被她细白的手指紧攥成一团,刚修剪过的指甲并不算圆滑,腰部被她抓了一下传来轻微的刺痛,江言凝着她绯红潋滟的面庞,又想起她在酒吧教训那个男人时嚣张冷艳的模样。
    周围看热闹的人目光全在她身上,她挡在他前面,下巴微微扬起,让对方给他道歉的时候,他就已经可耻的硬了。
    林杏子不甘自己脱得干干净净被他这样看着,红着脸拉低男人的头同时踮起脚尖亲上去,手也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被吻得七荤八素时,林杏子恍惚地想,床上只会一个姿势的男人怎么这么会接吻,又色又欲。
    江言轻咬着她的下巴吮吻,克制地抵着她的额头,亲了一下,随后捞起她被高跟鞋磨出水泡的那条腿,让她踩在椅子上。
    林杏子无力地靠着墙壁,湿漉漉的眼睛露出迷茫。
    “帮你洗头发,”江言喉结上下滚动,借着调花洒的动作挪开目光,“水泡没破,碰了热水会很痒。”
    “眼睛闭上。”
    温水从头顶洒下来,林杏子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江言挤出洗发乳抹到她头上,手指穿过黑色长发,揉出泡沫。
    林杏子一只脚踩着凳子,如此,双腿便朝着他敞开。
    耳边水声淅淅沥沥,沐浴露的香气代替了洗发乳的味道,那双手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后,取下花洒拿在手上帮她冲泡沫,她忘了睁开眼,直到……那股水流对着她腿间私处冲洗。
    “啊……”让大脑模糊的快意刺激得她叫出声,双腿发软,瘫坐在地板上。

章节目录

她见青山(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司匹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司匹林并收藏她见青山(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