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b想象中要顺利,可从教务楼出来后,魏西西的心情反而更沉闷了。
    她刚刚,是把儿时留下的的那一点点美好,全都毁掉了吧。
    魏西西自嘲一笑,望了一眼终于放晴的天空,一碧如洗的蓝海里只远处浮着几朵绵绵的白云,yan光有些猛烈,她抬手挡了一下,暖yan便从她的指缝里钻进来,仿佛触手可及。可她的未来,却b这yan光还要虚无。
    有时候她想,自己为什么宁愿那么累地活着也不敢去si,就为了那一点点执念,值得吗?可没有走到最后,谁又说得清呢,说她不自量力也好,说她自甘堕落也罢,要是每个人都能活得那么理智,这世上哪会有这么多的悲欢离合呢。
    收拾好情绪,魏西西往击剑馆走去,她当然不是去找玄沧溟的,反正今天接下来的时间也是闲着,她是去找傅下惠“培养感情”的。
    盛京的击剑馆,和围棋班的花园棋社一样,都是几年前新建的,当时征用了教学楼边上的一大片区域。盛京击剑队原本也是名不见经传的,直至去年傅铮和玄沧溟在世界锦标赛上一战成名,这个冷门专业才名声大噪起来。
    t校学生早起是常态,八点一过,学校就热闹非凡,魏西西一路从教务处走向击剑馆,路过教学楼时,便碰上了不少学生,大多是刚从食堂吃完早饭来的。
    当然,不可避免的还有几个长跑班的同学。
    而且不太凑巧,还是之前在大c场上被许骢修理过的那几个,想起蒋小旭提醒她的话,魏西西闷头往前走。
    可那几个人认定了她的靠山走了,哪里会轻易放过她,上前几步就围在了她跟前,站在中间的平头男yyan怪气地说,
    “哟,我没看花眼吧,这不是我们许少夫人魏程程吗?”
    那声音油腻又刺耳。
    魏西西根本不想理会,往一侧避了一下,抬脚就想走。
    有人拽住了他的胳膊,轻佻地笑着,“别走啊许太太,瞧不起哥几个吗?”
    众人笑着起哄,附近经过的人也好奇地停下来围观,于是那几人说得越发大胆露骨:
    “被开发过就是不一样哈,细皮nengr0u的,这小模样给老子看y了都!”
    “怎么服侍许少的啊,也服侍服侍我,老子没他家有钱,可老子的ji8不b他小吧?”
    几人笑得十分猥琐,平头男甚至将她的手拉过去,想要让她见识下他不b许骢小的大东西。
    魏西西厌恶至极,眼疾手快地踹了他一脚。
    平头男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最脆弱的地方被她踢个正着,当场抱着裆部嗷嗷大叫,“魏程程!我caonima!揍他啊,给老子揍他!”
    眼看他们就要抡着拳头砸过来,魏西西并没有躲,而是看着他们冷声说,“我跟玄沧溟shangchuan了,敢动我,他会让你们si。”
    她拔高了音量,附近的人也听到了,一时间议论声四起,那可是玄沧溟啊,据说学校里第一个得罪他的人,第二天就不见了,官方给的原因是退学了,可却有知情人说,那人是被吓破胆了,进了jing神病院,还有人说,其实那人当晚就si了……从此,没人再敢得罪他,当然也不是没有头铁的,只是也毫不例外地消失了……
    久而久之,玄沧溟,在这所学校,就是一个禁忌。
    这几人也是听过几耳朵传说的,虽然害怕,还是梗着脖子反驳她,“玄师兄能看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也就我们几个愿意t0ng你的烂菊花!”
    看热闹的,也有人附议他,“是啊,没听说过玄少是gay啊,这人也可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平头男稍微缓过来了一点,但两腿还是疼得直哆嗦,他恶狠狠地说,“别听他的,这小子故意混淆视听。”
    面对此起彼伏的质疑声或者谩骂声,魏西西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怯意,“如果玄沧溟不是gay,为什么24小时都跟傅铮在一起?”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可玄沧溟和傅铮就算真的ga0基了,也算是势均力敌,有这矮子什么事儿?
    有围观群众好奇地朝她喊了一声,
    “喂,小基佬,玄沧溟跟傅铮既然是一对,那更不可能看上你了吧?”
    魏西西g唇,gg脆脆地扔下一个深水炸弹,“我们三个喜欢玩3p,解锁了不知道多少种姿势,他们两个ai我ai得要si,怎么,晚上要邀请你们到419寝室现场观看吗?”
    这下,围观群众都沸腾了!
    “擦……3p!”
    “卧槽,这么劲爆!”
    “这……男的咋ga0啊,就,你t0ng我?我再t0ng他?”
    “滚你丫的,老子拿你当兄弟,你却想t0ng老子菊花!”
    “……”
    长跑班找茬的几个也是将信将疑,他们总觉得这王八羔子在骗人,又不敢冒险。
    平头男半蹲在地上,还在抚慰着他差点碎掉的蛋蛋,他非常气不过,想要自己动手,可他刚艰难地想要站起来,面前忽然出现了两条大长腿,k子左侧绣着击剑队的标志,差点闪瞎他的眼。
    来人像看臭虫一样看着他,“管好你们的下半身,那二两r0u不想要了可以直说,我替你们安排切除手术。”
    “对,对不起,我们这就走!”
    几人夹紧了蛋蛋转过身去,然后拔腿就跑,可怜平头男这个伤残人士,为了逃命还在地上爬了几步。
    傅铮竟然亲自出现在八卦现场,看来那个魏程程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这419寝室,名不虚传,是个y窝啊……
    围观吃瓜的人倒x1一口凉气,也以最快的速度四散开来。
    魏西西真没想到傅铮居然出现了,而且还替她出头,他果然是有些在乎她了吧。
    她喜滋滋地抱着傅铮的一只胳膊,整个人都粘在他身上,小脸也贴着他的胳膊,“傅师兄是来帮我的吗?
    来帮她的吗?好像是吧。
    他今早听她说要去教务处,鬼使神差地就把监控转移到手机上了,结果,这nv人果然对那老师图谋不轨,只是没想到那老师跟智障一样,居然也对这种nv人用情至深。
    他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呢,这nv人就又整出事了,那几个猥琐男,竟然也想动她,啧,虽然她确实很不要脸,但好歹也是叶玺和玄小七喜欢的人,轮得上这些人染指?于是他就来了。
    没想到,一来就在现场听到她跟人说他和玄小七是gay,还高谈阔论他们的3p经历。
    她真bang,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傅铮收敛了戾气,有些嫌恶地推开她的脸,“放开。”
    “就不放。”不但不放,小脸还在他的胳膊上蹭啊蹭啊,“傅师兄生气了吗?生气的话,可以对我为所yu为哦。”
    说着,她踮起脚尖突然在他耳边吻了一下,重复了一遍,“为所yu为哦~”
    傅铮浑身一震。
    他猛地抬手拎住她的衣领,忍无可忍地把她从自己身上扒下来,“魏西西,你知不知道羞耻?!”
    —————
    目前欠2500猪,2600猪的加更。
    (ˉ﹃ˉ)
    傅铮铮可不可以做个自动码字的软件给我,球球了。_(:3」∠)_】んáIτáйɡSんūЩЦ(嗨棠圕楃拼音)奌てロ屋Μ【

章节目录

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皇甫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浪并收藏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