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西西几乎不用想也知道就是刚刚在院子里拍的那些,她挂了电话,顺道把这个号码关进了小黑屋。

    正准备删掉那几条彩信,叶玺就问她,

    “不点开让我欣赏下吗?”

    于是魏西西就把照片点开放到他面前晃了下,总共三张照片,他发现男主都是他,感到特别满意。

    嘴里还调侃着,“你这个表姐是真的惨,但凡她能混上个微信好友,也不至于撬墙角都撬反了。”

    车里音乐复而响起,魏西西一路无话,看着窗外的景致想起了那个人。

    那人是她一切美好的开始,是si水微澜的少nv时代里唯一的惊yan。

    无论时光如何推移,想起那个早晨,想起青涩的少年站在主席台上讲话的样子,当时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也依然清晰如昨。

    有时候她想,如果没有遇见过他,会不会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事情?

    车子忽然停在了路边,下车前叶玺r0u了r0u她的头发,对她说,“我下去买点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你还在想别人,我就用我的办法让你忘记他。”

    魏西西与他对视,发现他眼睛里都是危险的光芒,他微冷的指腹在她脸颊划过,笑着说,“你知道的,就是cha进你的身t里,把他一点点地撞出去。”

    说完,还没等魏西西回答,他已经下车走了。

    被叶玺这么一打岔,魏西西也伤感不下去了,坐在车里百无聊赖地发着呆,叶玺速度很快,没到十分钟就回来了,拎了一大袋东西放到后备箱里。

    魏西西脸有点儿红,其实她本来以为叶玺是去买套什么的,咳。

    车子重新启动,一路风平浪静地到了叶玺住的地方,房子坐落在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小区,半旧不新,七层高的楼,叶玺家在次顶楼,原本中规中矩的三居室重装成了冷se调的单身公寓,只有一间卧房,另外的房间被打通隔成了全明的书房和活动室。

    叶玺从房间里拿了一件他的衬衣出来递给她,“去洗澡。”

    魏西西踌躇着。

    她的行李包全在家里,之前那条内k,他们za的时候早就被他弄得不成样子,她故意丢在了季姗姗的垃圾桶里,现在k子里还是真空的,一会儿洗完澡她穿什么呀。

    叶玺g唇一笑,“想不想穿哥哥的内k?”

    靠!鬼才要穿!

    她抓过衬衣就跑进了浴室,把门锁得sisi的。

    叶玺看着紧闭的浴室门,笑着摇了摇头,拎着那袋东西转身进了厨房。

    等魏西西洗完澡穿着宽大的衬衣出来,便闻到一gu浓郁的香味,g得她肚子里都唱起了空城计。

    她踩着大大的拖鞋慢慢走过去,好奇地扒在厨房门边一看,便看到案台上一大一小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面条根根分明,青菜翠绿,点缀其上,上面还卧着肥嘟嘟的荷包蛋。

    边上,叶玺正用工具拆卸着已经蒸熟的大闸蟹,他侧身看了她一眼,手上动作不停,“刚才路过生鲜超市临时买的,不b晚饭的那些个儿大,你晚饭都没怎么吃,给你做个蟹h盖浇面,凑合填填肚子。”

    魏西西扒着门乖巧地点点头。

    他纤长的手指灵巧地拆卸着蟹h蟹r0u,那画面本来就是一种享受,而且蟹r0u看起来就鲜香肥美,蟹h更是饱满到爆浆,魏西西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等几只螃蟹的蟹r0u蟹h都拆解出来,他又开火将蟹r0u蟹h与调料一起翻炒,魏西西眼巴巴地等着他收汁出锅然后将蟹r0u蟹h浇在面上。

    她甚至觉得,叶玺居然也挺顺眼的?

    却见他只在她那碗面里搁了一小半的就停手了,剩下的全放到了他自己碗里。

    好小气哦。魏西西皱了皱鼻子。

    叶玺像会读心术,“蟹h大寒,你过几天就要来大姨妈了,不能多吃。”

    魏西西囧。

    医生都的眼睛都是x光吗,看一看还能看出人的生理周期。

    叶玺解了一次x手套,r0u了r0u她的头发,“想什么呢,刚才握你手腕的时候顺便把了脉。”

    “去餐桌边上坐好,我给你端过去。”

    魏西西马上踩着拖鞋慢吞吞地挪过去了,衬衫下两条细白的腿特别的惹眼,况且他还知道,她衬衫底下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

    c,吃什么面啊还?

    ——————

    傅铮:叶saosao你有人x吗?从小到大你给我做过一顿饭吗?

    叶玺:不知道是谁,说不在乎,又偷偷追踪定位。

    傅铮:我……我给玄小七查的。

    傅钰:叶saosao,滚回来接手公司!

    叶玺:不,我老婆以为我是普通家庭,暴露太多会吓到她。通知:本站即将停止更新请前往гōυsんυщυ.χγz寻最新网址(Roushu;quot;XYz)

章节目录

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皇甫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浪并收藏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