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利用?她听不懂。

    魏西西心安理得地继续装傻,大眼睛眨巴眨巴,一派天真无邪,“可是n头好痒哦,亲一下吧。”

    叶玺真恨不得把这小妖jing给生吞了。

    他粗喘着,一手箍紧她的小pgu,一手握着涨得发疼的roubang在x缝里来回划拉,慢慢地,动作开始有点儿粗鲁,总是狠狠地擦过她的x口,在她的r0u缝里重重碾过,最后又猛地挤压在她的y1nhe上。

    “唔~啊~嗯啊……”

    腿心被弄得又su又麻,一开始她只是拿捏着嗓子矫r0u地叫,后面就有些不由自主了。

    她有点无奈,这副身子好像越来越敏感了,她的xia0x根本是记吃不记打,叶玺这种变态磨它几下,它也能yshui啾啾啾啾流个不停。

    反正这时候喊停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魏西西索x放松自己,努力投入到这场xa中去。

    季姗姗在磨蹭点什么呢?怎么还不上来?等她知道了她喜欢的人和她最讨厌的乡下表妹在这里乱ga0,以后在这里刷牙都会觉得膈应吧?

    只要这么一想,huaxin就会兴奋地分泌出更多的yshui,咕咚咕咚从x口淌出来,她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挂在叶玺身上,sh漉漉的眼睛时不时好奇地看一眼夹在r0u缝里的粗bang子,这样的画面,就像一根粗大的热狗在面包中间来回ch0uchaa一样。

    “下面痒不痒?”叶玺问她。

    魏西西老实地点点头,“也痒的。”

    “那哥哥给你挠一下。”他说挠,其实是突然将硕大的guit0u抵进了yshui直流的x口,然后又猛地拔了出来,分开的瞬间,连接处像拔红酒瓶塞一样发出啵得一声响。

    还带出来一缕yye,要断不断地连接着xia0x和他被蹭得sh答答的guit0u,她不知道怎么得就想到一个词——芝士拉丝……

    以后再也不能直视学校小卖铺的热狗面包了,她本来还挺喜欢吃的呢……

    叶玺在她pgu上拍了一下,喝道:“腿夹紧。”

    魏西西立刻回神,两条腿乖乖地用力夹紧他的腰,大张的腿心抵着他的小腹往上挪了几寸,离他腿间的巨兽远远的。

    “躲什么?”

    魏西西懵懂地问他,“你还不下去,会不会有人上来找啊~”

    这会儿想起来这茬了?

    叶玺觉得好笑,拖住她的pgu往下一撴,roubang直接怼进去一小截。

    “啊……”

    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roubang却跟他的本x一样,就是个禽兽,粗得要命,还带着b常人弯曲的弧度,特么的一点儿都不正直!这样从下往上直接戳入,只进来一小截,x口媚r0u就都被推挤到了一边,要是全部cha进来,他这把弯刀,还不得把她给劈开?

    roubang卡着x口,叶玺抱着她小幅打着璇儿,一边研磨一边目光灼灼地问她,“还痒不痒?”

    痒你个头啦!魏西西眼泪都要被他磨出来了,cx就cx,转来转去的他以为在磨豆浆吗?

    忽然,她听到了门外的动静,似乎有人正在朝这里走来……

    魏西西心念一动,直gg地看着叶玺,扭了下小pgu,“里面也痒~”

    有人过来了,叶玺当然也发现了,他看着小家伙亮晶晶的眼睛,偏不如她愿,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住了她的唇。

    同时,下身凶猛地往上顶送,挤着层叠的媚r0u一入到底完全破开了她的甬道。

    “啊!——”

    魏西西猛然睁大了眼睛,痛苦又欢愉地惊叫出声,可那叫声全都被他吞进了嘴里。

    不但如此,他还抱着她边走边c,伸手将淋浴间里的花洒开到最大,行走间,硕大的柱头抵住了她的g0ng口,一下一下沉沉地撞击着huaxin。

    “唔——唔——呃啊——”

    浴室里水流声响彻,魏西西又被他凶狠地吻着,稀碎的sheny1n变得几不可闻。

    而不要脸的叶玺,一边用力吻她还一边得意地看着她,魏西西简直要被他气si,她费那么大劲就是要让季姗姗发现啊!

    ——————

    啊哈哈,百章内章节序号就标错了,诚挚地向我的小学数学老师表示歉意_(:3」∠)_御书屋导航站:Π⒉QQ●℃/O/m

章节目录

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皇甫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浪并收藏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