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名很快进行完毕,强压之下,一点岔子都没有出。

    魏西西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再遇到彭枭。

    不,确切地说,在志愿没对调时,她还是想过的,高中三年,拼命读书,就为了考到深大,到彭枭所在的城市,与他上同一所大学,足够优秀地站到他面前,问一句,枭哥哥,为什么当初不声不响就走了?

    你说过会等西西长大的?所有人都不要西西,为什么连你也不要西西了?

    后来就再也不想这些问题了。

    被夺走入取通知书的那天,她双眼通红地跑到表姐家里,还没有开口,那个她一向最信任的表姐就嗤笑她。

    “魏西西,你想去深大找彭枭是吧,你觉得你配吗?”

    魏西西后知后觉地张大了眼睛,“表姐?你也喜欢枭哥哥是吗?”

    “啧,恶不恶心啊,还枭哥哥,人家彭枭三年前就不要你了!彭家钟意的儿媳妇是我!你上赶着倒贴个p啊!”

    “可你也不能怂恿我妈夺走我的入取通知书啊!”

    季姗姗像看一条臭虫一样看着魏西西,“要不是有我爸帮忙,你们家现在还在乡下种地呢,我告诉你,魏西西,你这辈子就只配去臭男人堆里卖sao,上名牌大学,嫁给有钱人,你就不要想了!”

    季姗姗是他们家早就认定的儿媳妇吗?

    门当户对,是很配呢?

    她以为被亲亲m0m0,看光了身子就会一辈子和那个人在一起呢,可好像不是这样呢?

    他离开的时候,连句招呼都没给她打。

    她觉得自己真是可笑,这个绝情的男人怎么会认出她来呢,更何况她扮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在怕点什么。

    魏西西抬头看着那个沐浴在晨光中的男人,思绪飘了很远很远。

    “你们是长跑班是吧。那么现在,全t都有,绕西校区十公里拉练,开始。”

    第一次见面,这个最年轻的特种战队队长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长跑班的男生们绷紧了皮,整齐划一地开始执行命令。

    魏西西被人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咬着牙努力跟上他们。

    那些男生们身高腿长,他们迈一步,魏西西要跑两步,t力很快就跟不上了,渐渐脱离了队伍。

    两公里,魏西西呼哧呼哧地迈动着b铅块还要重的双腿,她知道自己快要到极限了,距离她足足有两百多米的大部队已经拐了个弯离开了她的视线,她甚至有点开始自暴自弃。

    忽然,一只大手拽住了她的手臂,她的身t猛地向后栽去。

    然后她跌入了一个带着热度的,y实的怀抱。

    噗通噗通——

    魏西西只听得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男人粗犷的手伸进她宽大的迷彩服里,从腰侧一路往上m0去。

    魏西西虚张声势地威胁他,“你…你是谁,不要做这种恶作剧,我要叫老师了!”

    男人手掌粗砾的皮肤触到一大片熟悉的滑腻,再往上,原来微微垄起的地方,被麻布包得严严实实。

    彭枭用劲抓了两把,那地方仍是一马平川,眉头不禁深深皱起。

    “啧,都三年了,你还没发育呢?”

    为了藏住一对nengru,魏西西报道那天开始就用粗厚的麻布裹x,彭枭宽大有力的手掌隔着麻布反复r0un1e着,麻布擦过nengr0u,激起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可当他的手指压过顶端的两点,一gu说不上来的快感又让魏西西猛地打起了哆嗦。

    “唔……”

    “呃啊……”

    只一小会儿,魏西西的额头就沁出了冷汗,“彭……教官……你别这样!”

    “这双nzi小归小,还是跟以前一样敏感。”彭枭将她更紧地箍在怀里,他微垂着头,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间,“我说得对吗,西西?”

    魏西西如坠冰窖,僵立在那里。

    过了很久才找回声音,“教官你认错了,我是魏程程。”

    彭枭不置可否,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锐利的眸紧紧锁住她的双眼。

    “我不喜欢说谎的孩子,西西。”

    魏西西眼神躲闪,“报告教官,我是魏程程,我想归队!”

    “我可以让你归队,但是晚上九点,到学校西门来讲,拿着这个手机。”彭枭把自己的手机塞到她手里,不容置疑地下了命令,“超过一分钟没有见到你,我就通知学校彻查你的学籍。”

    “魏程程,归队!”

    “是……”

    “教官。”御书屋导航站:Π⒉QQ●℃/O/m

章节目录

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皇甫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浪并收藏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