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始终不是她。

    其实她完全可以纠缠不休,就像恶毒女配那样。

    但江愉做不到,她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将来回忆时,想起她,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自己歇斯底里、胡搅蛮缠的丑陋样子。

    喜欢一个人,很美好,但喜欢的那人不喜欢你,却也很糟糕。

    江愉揉揉酸涩的鼻子,准备收拾书包。

    可是一颗一颗豆大的眼泪忍不住扑簌而下,滴在了桌面上,氤氲开来。

    到底还是哭了。

    聂悦自从见过余夏之后就念念不忘,这回好不容易打听到她的行踪,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看到她和林佑东结伴走了。

    而和他们一起的另一个女生则低着头,好像在哭,呜呜咽咽的,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也没发出任何声响,估计是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聂悦本打算离开,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算了,就当他是做好事吧,日行一善。

    江愉正抹着眼泪,忽然一只手伸过来,在她面前扔了包纸巾。

    她略诧异的抬头,看到一张冷冰冰的脸,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谢、谢谢。”江愉带着浓浓的鼻音道谢,擦了擦颊边的泪痕,暗恼自己还是失态了。

    “真是蠢透了。”他一开口就是满满的恶意。

    聂悦在她身旁坐下:“自己喜欢的,就应该争取,背地里躲着哭算什么。”

    江愉呆呆地“啊”了一声,愣道:“什么意思?”

    “喜欢就去争取啊。”他接过了她的话,无奈地说:“你不是喜欢林佑东吗?”

    江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见他态度认真,就委婉提醒:“可人家已经是一对了。”

    聂悦的桃花眼勾起一抹笑意,笑嘻嘻道:“那也还有机会,不是吗?”

    “话说,我喜欢余夏,你也喜欢林佑东,正好我们一起结个盟。”

    “对不起,这样没道德的事我不会参加。”江愉将剩下的纸巾,拍到他胸口。

    啧,聂悦看着她突然冷下的脸,忍不住用舌头顶了顶腮帮,“行啊,道德楷模。”

    “那我就自己来。”语气里全是志在必得。

    Ps:嗯,仍旧是个打酱油的男配,作用嘛,嘿嘿~

    第四十章 销魂蚀骨,楼道口的激情(h)

    那头,聂悦毫不知耻的谋划着准备撬墙角的事,这厢林佑东拉着人,火急火燎的进入最近的楼道口,因为是自习室附近,鲜有人来。

    “这么急?”余夏明知故问,打趣的看着他。

    仅存的理智早被身下的欲火烧了个精光,已容不得他多想,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还不是你先前招惹的。”林佑东止不住地喘息,略显仓促地将人推到楼道口的墙上,大手一把将裤子褪下,连带着小内裤都扒拉了下来。

    小穴早已渗出汁液,顺着甬道缓缓滑落,花唇被浸润,缠连在一起,粉瓣上带着晶莹的露珠,诱人至极。

    手指顺着穴口直接插入,左右抠挖,大拇指压着肉珠儿放肆搓碾……

    “我要操你。”林佑东啃噬着白嫩的耳垂,强势霸道的宣告。

    这要求赤裸直白的过分,直听得余夏面红耳赤,小脸发烫。

    她斜了他一眼,娇滴滴道:“那就来呀。”

    挺直翘首的肉棍,被媚眼扫的狠狠跳动几下,更加胀大几分。

    林佑东双手抱住雪白的肉臀,把人稍稍抬起,抵在墙上,性器直直杵着穴口,就着蜜液的润滑,一个凶猛的贯穿。

    娇嫩的身躯被大力冲撞得摇摇摆摆,似乎是难以支撑这样凶狠的力道,只好搂紧男生的脖颈,更好的承受着他的凶猛。

    大肉棒在体内横冲直撞,大开大合,身体也似乎被开发到了极致。

    胸前的那对饱满也随着他的动作,止不住地晃动,荡起小小的浪波,激得人性欲更盛,热血澎湃。

    在这个随时都有人会走动的楼道口,周身的敏感也被无限放大,年轻的男女更是因熊熊燃烧的欲火,半裸着下身,就那么不管不顾的肆意交缠。

    像是被惹急了,男生的动作略有些粗暴,配着他冷硬的五官,隐隐有种强制爱的错觉。

    粗大的龟头恶狠狠嵌入,直直捅到花穴深处。

    没有半点缓冲,对着敏感的内壁,就是一顿疯狂密集的操干。

    “唔……好深……”别样

章节目录

叫声哥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照虎画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照虎画个喵并收藏叫声哥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