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夏脸瞬间沉了下来:“那你放我下来!”

    “不放。”

    余夏气结,“不喜欢还抱着干什么?!”死鸭子嘴硬吗,她不吃这套!

    “很介意?”林佑东低头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

    “没有!”余夏撇嘴,吵着要下去。

    林佑东拍了不安分的人一下,沉声道:“闹什么,不疼了?”

    “不疼了!”她哪还管疼不疼,在他怀里多待一秒,都怕把自己给欺诈气炸。

    林佑东:“……”完了,把人给惹毛了。

    他舔了舔唇,直直对上她的视线,郑重道:“不是特喜欢,压根儿就是爱惨了。”

    那认真的神情,叫余夏莫名有点脸热,她拼命压抑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林佑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骚?”

    “嗯,好像是有点儿。”林佑东抵着她的额,轻笑出声。

    余夏也跟着笑出了声,眼睛弯的像个月牙儿,“可我只有一点点喜欢你,怎么办?”

    “只有一点点。”强调完,却忍不住凑上去给了他一个亲亲。

    摸着脸颊的濡湿,林佑东表情有刹那空白,乐得简直有些找不着边儿。

    这还是她第一次有所回应。

    他难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放烟花。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他想。

    虽然她受伤了……

    Ps:有些短小,捂脸逃

    第二十七章 哼出来?

    好在诊所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

    不想被围观,这次余夏说什么也不让抱,坚持自己进去。

    因为脚上的伤口,她走的不太稳,只能单手抓住男生的手腕,借着他的力,一步步挪了过去。

    诊所就是个私人小诊所,不需要挂号,也不用排队。

    余夏径直走了过去,坐到医生面前的空位上。

    “什么情况啊?”头发半白的老医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问道。

    “摔伤了。”余夏说完,还给看了伤口。

    “问题不大,普通擦伤。”他蹲下身捏着余夏的腿,大致检查了一下,“小姑娘皮薄肉嫩的,只是看着严重。”

    “不过,这个指甲还是要去处理一下的。”老医生看了一眼因为断裂有些翘起的脚趾甲。

    处理?!那指甲还连着肉呢,怎么处理!

    余夏连忙抓住林佑东的手腕,疯狂摇头,光是听着就很疼了。

    再一想那个画面,更是怕到心慌,说什么也不同意。

    她抬起头和他对视,左眼写着不行,右眼写着不可以。

    总之,态度就是“不配合,就是死也不可能配合。”

    “必须处理不可吗?”林佑东转头看向医生,打着商量。

    余夏也咽了咽口水,小声附和道:“对,这点小伤可以自己长好的。”

    “这脚指甲断了一小截,还连着肉,放着不处理,可能会发炎。”老医生看着两个,有些好笑,“小伙子,她怕疼也不能这么惯着人啊。”

    说完,又轻拍余夏的肩,淡定的宽慰道,“小姑娘,就连着一点点肉,不疼的,忍过那一阵就好了。”

    因着后果可能有些严重,林佑东瞬间倒戈。

    余夏一脸不情愿,可没她什么事儿,另外两个显然已经决定好了!

    “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林佑东揉了揉满是不高兴的脑袋,问老医生。

    “尽量不要沾水,还有回去记得每天用碘伏消毒。”老医生开了单子,边写边嘱咐。

    该记的注意事项,林佑东都一一应下,然后带着余夏去取药。

    处理伤口的地方是个简陋的小隔间,护士还在那配药。

    余夏在边上等着,时不时抬头瞧一眼林佑东,有些紧张。

    很快就要到她了!

    林佑东弯下腰,和余夏平视:“我先去拿药,很快就回来。”

    “你去吧。”余夏一脸的无所谓,可抓着男生的手越发紧了。

    黝黑深邃的双眸微微垂下,打趣道:“这么离不开我啊?”

    “谁离不开啦。”可抓住他衣角的手半点没松,眼微微发红,显然是怕的,言行完全不一致。

    “等我,很快。”趁着没人注意,林佑东亲了亲额头,低润的嗓音带了点安抚。

    护士动作很快,余夏来不及痛呼,断裂的指甲

章节目录

叫声哥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照虎画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照虎画个喵并收藏叫声哥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