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没怎么睡好,余夏就连早读都连连打着哈欠,提不起神的半趴了一节课。

    “难受?”林佑东看她趴了一节课,还以为是哪里不舒服,趁着课间,摸着她的前额探了探温度。

    余夏被男生的动作弄醒了,迷迷糊糊仰头,正好和他对视。

    林佑东用手指虚虚的蹭了蹭她发青的眼底,眼里满满的关心,“这么黑,没睡好?”

    余夏正心虚着呢,听他这么一问,心里一抖,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差点就从凳子上摔下去,好在及时稳住了表情:“有,有吗?”

    “有,很黑。”林佑东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还不是要怪你!

    余夏瞪向眼前这个罪魁祸首,真是有苦没地方说。

    想责怪吧,可人家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关人家什么事。

    说到底也不过是人对着她那啥了一次,然后她荡漾着春心,做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梦而已。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意志不坚定,可余夏不会怪自己的,没他的勾引,她又怎么会……

    这么想着,她忿忿开口,“那也不要你管。”

    “嗯,不要我管。”看着她气呼呼的小模样,林佑东低声应和着,伸手帮她把散落的碎发归拢到耳后。

    男生的手指本就粗糙一些,不经意擦到耳后,又是激起一阵酥麻。

    余夏把他的手拍开,轻轻皱眉,认真警告道:“你,不许碰我。”

    在林佑东看来,却像只耀武扬威的小猫,只奶一点儿也不凶的。

    他唇角微挑,顺势还拨了拨女生的耳垂,“好,都听你的。”

    “哎呀,离我远点。”余夏不耐烦的把人推开。

    “哦。”林佑东乖乖退开,语气听上去却像是可惜极了。

    哼,还哦,余夏不高兴的撇撇嘴,她现在真的是懒得理他。

    “你们……”林柔柔就是再迟钝,也看出他俩的不对劲了。

    那么黏糊!

    不过她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不还是气的砸人,怎么就……

    “没有。”余夏摇头,她连名分都还没给他定下呢!

    “哦~没有。”林柔柔意味深长的瞅了眼她嘴角细小的伤口。

    那么小的伤口,别人看看不出来,可她是什么人,余夏颜值的忠实舔狗。

    她外貌上任何的一点点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这俩,绝对是发生了什么,而且看样子还很激烈!

    “看,看什么?”余夏色厉内荏的挡住嘴角。

    她回想了一下,好像,应该,也许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吧……

    “嗯哼。”林柔柔忍不住调侃,两个大拇指对在一起又分开,眼神滴溜溜的转来转去,明显就是打趣。

    余夏不瞎,知道她看出来了,又羞又恼:“你再这样,就不理你了。”

    “哈哈,别呀。”林柔柔见好就收,知道再逗弄下去人家就要炸毛了,神神秘秘道:“给你看个好东西。”

    既然发现了小伙伴的小秘密,作为交换,她当然也要告诉她自己的小秘密。

    “来~”林柔柔看余夏一点儿也不为所动,又对着她招了招手。

    别说,那狗狗祟祟的模样还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什么?”余夏探着脑袋,往林柔柔那钻去。

    “噔噔噔当!”林柔柔卖足了关子后,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漫画,还自己配了音。

    !!!!

    光封面那露骨缠绵的画面,就知道是小黄漫了!

    余夏的心跳骤然加快,脑中突然有些混乱,各种遐想纠缠不清,突然想起不久前那场无痕的春梦,双颊与耳廓微微泛红。

    “是不是很赞?”林柔柔挤眉弄眼的,很是滑稽。

    “你哪来的?”余夏咽了咽口水,悄悄把漫画合上,又悄悄打开。

    “嘿嘿,当然有我的渠道啦。”林柔柔笑得一脸自得。

    “……”这么自豪好么。

    不过好像是可以自豪那么一下下。

    说着,林柔柔想起自己寻找资源所遇到的各种困难,一脸的悲愤:“这年头看点儿肉,容易么?!”

    余夏点点头附和,确实不太容易。

    “真人版的,说真的,会有一些些恶心,令人不适。”林柔柔用手指掐出那么一点点,比划着。

    余夏蓦地想起医务室那对小情侣,觉得还好,这事

章节目录

叫声哥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照虎画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照虎画个喵并收藏叫声哥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