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轻碰了碰女生柔软的唇瓣,“乖……配合一点……”

    他轻语着,便挑开了女生白玉贝齿。

    余夏整个人都像发烧病了一场,之前还敢挣扎,现在她整个人崩住,自觉的连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

    “嗯,夏夏……”

    他闷哼着,叫着她的名字,就……

    “林佑东,你混蛋!”

    直到这时,他微微松了松力道,眼神里柔软成一片,舍不得的将她搂在怀里安抚的拍了拍,半天才沙哑着嗓子挤出一句:“对不起……”

    Ps:又是不算车的车~虽然迟了,还是要走个形式的,小可爱们,七夕快乐啊!

    第十四章 都是第一次

    林佑东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还道了歉,虽然诚意不怎么足,但也柔和的紧。

    余夏却皱着眉,连连抗议:“脏死了!”

    只要一想到他刚刚用手做了什么,整个人就像是被火烧到一样,不自在极了,“你,你不许碰我!”

    “不是这只手。”林佑东看着余夏,声音里有几分微不可见的叹息,像是无奈,又像带着些窘迫。

    “而且还有纸巾呢。”又给她看了边上揉成一团的白色。

    “那也不可以。”余夏小嘴高高撅起,探头看了看门外,发现学校里早没什么人了。

    她指了指边上的厕所,催促道:“快点,你自己去洗干净。”

    “那你等我。”林佑东妥协了,他拿她没办法的。

    “谁要等你。”话是这么说,可人还是乖乖倚在边上的栏杆处等着。

    余夏托着腮,不禁沉思到。

    说好的只是试试的,怎么就会发展到那一步了呢。

    金色的夕阳照在她头发上,还带着点点金光,很美。

    林佑东静静看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像是证明一样,故意道:“洗的很干净。”

    “走开。”余夏“啪”的拍开那只做了好事又递到她面前的手,一脸嫌弃。

    临出校门,两人才想起书包的事,又回了趟教室。

    余夏正想把自己的书包拿起来,就被林佑东一把夺过,背到了肩上。

    她看着林佑东肩上背着两个同样装得满满的书包,还是受过伤的那边,眯了眯眼:“你背得动?”

    “嗯。”林佑东没多想,点了头应声道。

    “受伤了还背得动?”余夏打量着他的眼神不太对劲儿。

    她就觉得哪儿不对,这人原来是一直在装受伤呢!

    林佑东轻咳一声,掂了掂余夏的书包,侧过头瞄了她一眼,心虚道:“就,不是很重。”

    “哼。”余夏没搭理他,一个人走在了前头。

    反正她没什么负担,一身轻松,走得快!

    林佑东的表情有些讪讪,也不敢多说,怕更加惹人嫌,只紧紧跟在她身后。

    他想了想,回忆起别人是怎么哄女生开心的,开口道:“等会请你喝奶茶。”

    “不要,不喜欢,不稀罕。”余夏嗤了声,拒绝三连击。

    “……”

    余夏走在前头,偷偷往后瞄了眼男生那怏怏的表情,有些乐了。

    他不高兴了,她就高兴呀!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走在路上,静静的。

    教学楼早已空空荡荡的了,平日热闹的操场上,打篮球踢足球的也没了人影。

    临近黄昏,夕阳像拔丝糖浆一般,在天边映成深深浅浅的一片。

    偶尔才有几只飞鸟穿过。

    天边晚霞热烈,两人的心情也像火烧云一样美丽。

    因为一路没什么熟人,两人也就没避嫌的分开,林佑东推着车,就走在余夏身边。

    忽的,他若无其事牵起她的手。

    余夏不自觉动了动手指,感受着手心不同于她的粗粝,还有那远高于她的温度,心口轻轻颤了颤。

    她没有转头,但耳根有些热,“你干嘛?”

    “危险。”男生看着边上往来的车辆,老神在在。

    “哦。”余夏淡淡应了一声,微微扬起嘴角,却也没有拒绝。

    鬼哦,她走在里侧,能有什么危险。

    都不知道找个像样的理由!

    余夏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还是甜滋滋的,像蜜一样甜。

    可想到男生不是一般会撩,那动

章节目录

叫声哥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照虎画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照虎画个喵并收藏叫声哥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