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情事(NPH) 作者:花欲燃

    1、

    顾颜是一件商品。

    这个认知在她两岁那年第一眼看到顾朝夕时便彻底打破了她原本那点儿不切实际的幻想。

    颜,巧言令色者以色侍君。

    虽然被人收养,还冠以“顾”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姓氏,但是在面对那个刚刚被送往庄园的小婴儿时,她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一个玩伴。

    顾卫国与夫人伉俪情深,只可惜夫人在诞下顾朝夕後不幸离世。

    庄园里最无可撼动的主人只看了一眼被人小心推到眼前的豪华婴儿车里躺着的婴儿,便疲惫的挥了挥手,示意下人把他带走。

    眼不见心不痛。

    跟着顾朝夕一块儿离开的还有顾颜。

    下人们纷纷从庄园里夫人布置好的婴儿房里退了出来,触景伤情,老爷恐怕很多天都不见得能从丧偶之痛中解脱。

    刚满六个月的顾朝夕是个漂亮到几乎没有瑕疵的小天使,不哭、不闹,只乖乖躺在婴儿床里睡觉。

    顾颜没有看他,只是靠在婴儿床旁边晒着太阳看着天。

    作为一件商品,或者说作为一件玩具,她能做的事情包括哪些

    跟主人争宠让顾卫国因为夫人的离世而彻底厌恶顾朝夕

    不,她很理智的否认掉了心里这些邪恶的想法。

    就算顾卫国此时并不看重身後睡着的这个婴儿,但他却是当之无愧的纯正血统,是顾家未来执掌大权的下一任家主。

    所以,她要凭借自己“长辈”的身份对他更好,好到,未来才可能说服他,放自己自由。

    顾颜的做法与想法明显收到了自己想要的成效。

    年满十岁的顾朝夕是远近闻名的小魔王,下人们纷纷拿他手足无措,其他庄园的少主也唯他马首是瞻。

    唯一能说动顾朝夕让他乖乖听话的,只有顾颜。

    此刻她正安静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坐在阳光花房,赏赏花、看看书。

    顾朝夕打开花房的窗户就这麽跳了进来,动作小心翼翼,没有再碰倒她任何一盆并不名贵却开得明媚的花朵。

    顾颜皱眉看他,完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红肿的擦痕,袖子跟裤腿稍稍卷起,上头还有残留的沙石他跟谁打架了

    “过来。”

    毕竟是捧在手心里怕化了的小少爷,顾颜耐心的替他吹吹脸上的伤口,又帮他把身上的泥沙都拍掉,“怎麽了”

    顾朝夕笑得天真无邪,把身後背着的手摊开来在她面前,“给你的。”

    庄园荒无人烟锺楼上翠绿的藤蔓剥皮之後,用月牙白的树茎编织而成的小巧戒指。

    锺楼年久失修,下头的铁栅栏很多年都没有再打开过。他一定是想办法借着外围的树木跟锺楼错落的外墙一路爬到了最顶端。

    顾颜眉毛都揪在一起,万一摔伤了怎麽办

    顾朝夕见她不收,眼底一暗,撒娇般的钻进她怀里,八爪鱼一样的抱着她,“姐、姐我下次不敢了,我们进去吃饭。”

    “嗯。”

    顾朝夕简直就像是她的小冤家,打不得、骂不得,更说不得。

    只有顾朝夕心里头明白,但凡哪一天他停止了自己幼稚的行为,让顾颜发现他已经长大,完全能够脱离她羽翼的保护独自一人走完剩下的人生,那麽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就像她曾无数次诱骗他给予放她自由的承诺一样。

    可最终,顾朝夕这个连体婴一般的小尾巴还是被迫跟顾颜隔开了一段距离。

    顾颜十三岁那年终於来了初潮,管事的嬷嬷耐心的教导小少爷,顾小姐已经是大人了,日後不能再深夜陪着他一块儿在同一张床上睡觉。

    顾朝夕的表情冷淡的让人心里头发猝,管事嬷嬷也不知道平日里混世魔王一般的小少爷竟然也会有这样让人微风丧胆的威严。

    “我知道了,照顾好她。”

    天生高人一等的发号施令,顾朝夕没什麽异议的接受了这个事实。顾颜已经开始变成女人了,那麽她什麽时候身体才能成熟到足够接纳他

    太年幼了,他怕自己的yuwng会伤害到她。太年长了,她又会有其他借口远离他,让其他人趁虚而入。

    顾朝夕认真的拖着下巴开始思考,完全没有一个身为比顾颜小两岁的小鬼应该有的自觉。

    “姐”

    顾颜正捂着肚子躺在第一次有人入住的卧室里头感受由小女孩转变成少女的陌生阵痛,顾朝夕拖着枕头,可怜兮兮的拧开她的房门,在门口缩着身子看着她。

    枕边没有人陪着他就睡不着觉

    顾颜好笑的动了动嘴角,她是不是应该借机教育他什麽叫男女有别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太过亲密,或许会对他的未来造成不好的影响。

    见顾颜没有出声呵斥让他重新回去自己的房间,顾朝夕立刻铺好了枕头钻进被顾颜睡得暖暖和和的被窝里,蹭蹭她的肩窝。

    顾颜被迫转身正面面向他,摸摸少年柔软的发端,“顾朝夕,你今年已经十一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以後需要一个人自己睡,知道吗”

    他疯了才会理会她的说教,一个人自己睡那未来结婚了怎麽办,做完之後难道还要两个人分房

    下身的yuwng因为顾颜的触碰而有了感觉,顾朝夕也蜷缩起身子怕吓着她。声音放缓了,带着些许魅惑众生的味道,“可是我害怕。”

    顾朝夕不怕鬼,他怕的是人。

    八岁那年有觊觎顾家家财的亡命徒,买通了招人的管事混进庄子里假装下人。踩完点准备完所有工具之後,半夜爬上了顾朝夕所住的阁楼,用利刃挟持了“年少无知”的顾朝夕。

    当时顾颜就在他身边,她巧妙的跟歹徒斡旋,甚至说动了他以她为诱饵交换人质,但突然赶来的护卫队惊扰了精神濒临崩溃的歹徒,而在歹徒手中的刀将要刺入顾朝夕体内的时候,她伸手握住了刀刃,鲜血淋漓的不让歹徒伤他分毫。

    顾朝夕把顾颜的手握住了,他不知道这麽柔软的一双小手当初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能跟一个成年的健硕男子抗衡。

    顾颜窝在他怀里,熟悉的味道,高过自己的体温让她胀痛的小腹得以缓解,不知不觉竟然在顾朝夕平稳的呼吸声中睡着了。

    顾朝夕动了动身子,尽可能的不惊醒了她。

    伸手拂开她脸上散落的发丝,小心翼翼的在他朝思暮想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再等等我,不用太久。

    你会是我的。

章节目录

顾家情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顾家情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