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情事(NPH) 作者:花欲燃

    21、

    顾颜醒过来之後觉得自己的肚子还是涨的。

    倒不是因为穆秋还在做什麽什麽羞羞的事情,而是因为接连被人压着在窄小的空间里做了太多次,下体跟肚子都被男人恶劣的yuwng插得有点儿酸胀。

    她翻了个身,还想继续补充疲惫的体力,哪晓得从身後伸过来一双手,爬过她的腰半揽着她,将她整个人从被子里拽出来,用手指慢慢摩挲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

    “你醒了。”

    她伸手拍掉那只为所欲为的手,把脑袋整个埋在枕头里,像一只鸵鸟般喃喃道。

    “我没醒,我还在做梦让我睡会儿”

    穆秋在身後轻笑,低下头开始亲吻她chluo的肩膀,一下又一下。

    “你可以继续睡,我做我的”

    最近是春天吗,怎麽动物全部都进入了发情期。

    顾颜晃了晃脑袋,总算还是鼓足勇气爬起了身子。她并不介意自己的赤身被眼前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一个巧劲把原本还占据上风的男人压回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

    “穆学长,我说,现在我不想做了。”

    穆秋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她,长臂一伸,将她拉回自己怀里。顾颜无奈的叹一口气,死活比不过男人横在自己腰间的力道,最终也只得认命,乖乖在他怀里躺着。

    “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穆秋竖起耳朵,敏感的觉得顾颜嘀咕的不是什麽好话,他恨恨掐一把顾颜光洁的屁股,换来身上小女人愤愤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因为这个小动作,顾颜察觉到男人原本还耷拉着的yuwng又开始渐渐复苏,炙热滚烫又不容忽视的贴在了她的腿根。她索性乖乖松开穆秋,假装自己是个不会动弹的充气娃娃。

    毕竟已经在车库里发泄完了自己压抑的兽欲,穆秋瞧见顾颜这副听天由命的苦样就忍不住的想放过她。只不过甜头总是要索取一些,他把滚远了的顾颜又捉了回来,重新锁回自己怀里,亲昵的摩挲她的脸颊,感受她的呼吸痒痒的拂过他耳畔。

    “穆秋。”

    他听见怀里的人叫他的名字。

    “怎麽了。”

    “”顾颜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我跟任放在他家做过了,三次。”

    “”穆秋恨不得直接掐死眼前的这个人,真是知道他的痛脚在哪,一踩一个准,“怎麽,想夸奖一下我的床技更好”

    顾颜磨牙,最终还是没能下口,“你不觉得眼前这肉又老又柴,早就不新鲜了吗”

    穆秋装不懂,伸手捏捏她的腰,又流氓的去探她双腿间的幽谷,“我觉得挺嫩的,哪里都是。”

    跟想要耍流氓的人还真不能好好说话,顾颜把穆秋跃跃欲试的手拿开了,半侧起身子严肃看他,“可肉总能挑一挑吃她的牙口吧。”

    穆秋抬头,咬住她粉嫩诱人的rujn,觉得不过瘾似的还舔一口,声音含糊,“我觉得我口活不比任放差。”

    合着就不给她拒绝的权利了。

    她想把小孩儿一样赖在自己胸前的男人推开,哪晓得他死咬不放,两个人只得保持这种诡异的姿势。顾颜深吸一口气,语气真诚恳切道,“我承认,那一天是我喝酒误事,对你造成了一些很不好的误导,但是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觉得已经脱离了控制,需要重新回到正轨上去。”

    穆秋不爽挑眉。

    什麽叫正轨他看上的女人得去任放身下被他操的欲仙欲死才叫正轨怎麽不是她被自己打动决定抛弃任放呢。他跟任放认识这麽多年,认真说起开还真没在什麽事情上输过他一头。

    他终於是舍得松开顾颜已经被咬得出了牙印的rujn,耍赖似的将她又抱进怀里,“这麽说,你是不想对我负责咯”

    语气很轻佻,可其下掩藏的威胁太过明显。顾颜无奈道,“我都已经很认真的悔过了,而且还任劳任怨的陪您老人家这麽多次,难道还不能将功抵过”

    哪一次不是他主动她半推半就穆秋撇嘴,不满的坐起身来将得不到满足的小兄弟展现在顾颜面前。

    “让它舒服了,你说的话我才有心情好好考虑考虑。”

章节目录

顾家情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顾家情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