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情事(NPH) 作者:花欲燃

    16、

    她活腻歪了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下neku,让穆秋看见休息日里顾朝夕动情时在她腿根处烙下的一连串吻痕。

    顾颜的脸色变了变,但好在,对於这种无厘头的请求她还是有拒绝的权利的。

    她端正了坐姿,尽量情真意切的开口,“已经八点四十五了。”

    穆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遗憾,不过他也的确不太想这麽早就在顾颜家门前上演车震。

    一脚油门,重新上路。

    终归是个相安无事的清晨。

    ──大概。

    从专用车库里出来,搭乘专属电梯进入教学楼。顾颜第一次觉得权利真是一个好东西,至少避免了她绞尽脑汁的跟人解释她为何会跟穆秋同时搭乘一辆车来上学这件事。

    然而,比较出乎她意料的是,在她去教室报完到独自一人来到研究室时,听到的却是任放生病休息的消息。

    任放居然也会生病

    顾颜穷极想象也脑补不出来任放虚弱的躺在床上叼着体温计声如蚊讷的画面,也大约是为了实现她这个愿望,她刚心情愉快的哼完一首歌将实验室收拾干净的时候,被随意扔在一旁的手机响了,来电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病假在家的──任放。

    生病了还不好好休息,监工也未免太尽职尽责。

    虽然内心如此腹诽,但她还是乖乖的擦干了手,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

    “是我。”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好像第一个音节起,就已经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嗯,我知道。你的身体还好吗”

    “”

    男人的呼吸像是忽然隐隐带了些笑意,也不过是刹那,那声音又道,“还算不错,你今天有什麽打算”

    还真的生病了也不忘奴役苦力吗

    顾颜苦兮兮的皱眉,不过语气却不敢有丝毫不悦。

    “嗯,我现在在收拾实验室你休息室里的床单需要再晒晒吗”

    话刚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上礼拜两个人还在休息室里被浪翻滚,着实哪壶不开提哪壶。

    “呵。”

    那边果然轻笑了一下,不过听起来情绪还算稳定。

    “一会儿来看我。”

    不是疑问句。

    是一个陈述。

    所以,借着任放的助理这个名头,顾颜还是能明目张胆的做许多事情的。

    比如说,翘课。

    她转去了水果店,虚伪的买了一个果篮作为探病的礼物,又专门叫了辆计程车,跋涉千山万水,总算来到了任放居住的富人区。

    地址是早早就发送到她手机上的,一路上所有门禁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畅通无阻。顾颜下车,早已经有恭候多时的人在一旁等候,甚至都不用她再理会身後的计程车,她已经被簇拥着一路送到了任放的卧室门前。

    然後,独留下她一人。

    就好像是送到大灰狼口边的小红帽。

    她深吸一口气,敲门。

    “进来。”

    哢哒。

    是门锁被拧开的声音。

    顾颜推开门进去,落地窗刚好充盈着午日的阳光,背靠着坐在大床上的少年正凝视着她所在的方向,有那麽一瞬间,他坐在床上,像个君王。

    “顾颜。”

    他叫她。

    “zwe给我看。”

    “”

    她错了,他简直是个bn。

    可最终,顾颜还是妥协了。

    因为她落荒而逃的回到家囫囵的补了个午觉,便接到来自任放私人医生的求助电话。

    ──任少爷拒绝配合任何治疗。

    他是不是觉得卖可怜就吃定她了啊

    有病不吃药死了才好

    只可惜,就算给了她雄心豹子胆,未来的一年里她还是得在任放眼皮子底下讨生活。

    她顾影自怜了半分锺时间,又顺从的接受了命运安排,重新被系好丝带打包送到了任放跟前。

    哢哒。

    这一次是门被人从外头锁上的声响。

    顾颜倒不觉得任放会对她做出什麽过分的事情。

    毕竟一个病号,也难为他家的人放心让她同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爷独处一室。

    任放头也不抬的坐在床上翻书,落地窗已经被打开了最上面一层的窗户,偶尔经过的风会带起月白色的窗帘,顾颜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任放已经把手边的书合上、放下,指了指他床头的位置。

    那里不知道什麽时候摆放着一个礼盒。

    “穿上。”

    顾颜依言将盒子打开,将里头薄如蝉翼的衣服拎在指尖,看着任放冷笑,“我帮你穿上怎麽样”

    任放耸肩,“如果你愿意。”

    这个男人的脸皮真是──

    顾颜气鼓鼓的转身检查了一遍门锁,又将窗帘拉上,并不在意的开始在任放面前脱衣服。

    上衣被撩起来脱掉扔在一边,校服裙被随意的褪下,她惬意的伸直了双手舒展着身体,被胸衣包裹着的姣好shungru堆成了一个美好的弧度。任放原本毫无波澜望着她的眼睛里开始跃动起了一些她熟悉的情愫。

    “继续。”

    她又没准备到此为止。

    长发被撩到了身後,她跪坐在任放不远处,躬身下来的时候shungru间的弧度刚巧对上任放的视线。她解开胸衣的後扣,被包裹着的shunru宛如动兔一般跳脱了出来。任放依旧不动,只静静看着她。顾颜也不急不缓,将头发又撩了回来,发梢刚刚好遮挡住她的rujn,沙沙的,撩拨着她的ru峰,也遮挡住男人chluo裸的视线。

    她重新站起身来,白皙的身体完全沐浴在了阳光之中。顾颜背过身去,修长的背脊像是舒展开来的花儿一般绽放在了任放眼中。

    不盈一握的细腰,漂亮的背脊曲线。浑圆的屁股尚且被包在neku当中,顾颜挑起了一角,缓慢的往下拉。臀沟若隐若现,另一角也被她纤纤细手握住,往下褪。任放不自觉吞咽了喉咙,而隐藏在被子中的yuwng早已经悄无声息的抬了头。

    终於,柔软的牛奶丝neku被彻底的褪下,顾颜抬高了一条腿,将neku扔到了一边。堆积在那里的还有她的外套、胸衣、干净的过膝袜。

    她chluo着身体,由背面慢慢转身,挺拔的胸脯,平坦光洁的三角区,纤细的锁骨任放很想狠狠的把她压在身下,用力贯穿她。听她哭喊,听她shenyn,听她啜泣着求饶,听她被操弄的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

    “唔。”

    顾颜认真套上了任放专门准备的情趣内衣。挺拔的胸部被勒住堆高了,嫣红的rujn却被暴露在空气之中接受阳光的爱抚。neku仅仅为细细的丝线,坠在股间像是灵动的线条描绘着少女的美好曲线。嵌入在腿间的则是一串成色完美的珍珠,指甲盖大小的珍珠闪耀着朦胧的光将她的下体映衬得娇艳欲滴,她有些别扭的晃动了一下身子,rujn因为接触到了空气而变得越发坚硬笔挺,而下身也因为珍珠冰凉的触感而微微张开原本紧闭的小嘴,露出里面湿润的粉色阴花,缓慢的吮吸拨弄起浑圆的珍珠来。

    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以不变制万变。

    顾颜认真的托着下巴开始思考下一步应该如何进行,任放微微动了动喉结,又指了指那个礼盒。顾颜再次打开,在礼盒的第二层,除了这套近乎於零的情趣内衣外,还有尚未开封的润滑剂及由三指细到拳头粗的各式按摩棒。

章节目录

顾家情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顾家情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