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情事(NPH) 作者:花欲燃

    3、

    其实顾颜知道,顾朝夕口中的野男人是意有所指的。

    来到实验室,那个“野男人”早就已经到了。

    任放早早就穿好了一身实验室专用的白大褂,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她。

    她走过去试图将手里的包搁在任放身後唯一干净的书桌上,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松手,整个人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捞,直接坐在了他身上。

    双腿被分开在他腰的两侧,很好,是跨坐。

    “昨晚过的怎麽样。”任放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却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神秘,顾颜想起身从他身上挪开,任放的手指已经拨开了她的内搭衬衣,开始检查她身上是否有不应该出现的痕迹。

    ──好在今早没让顾朝夕在身上实践他那墨迹的前戏。

    衬衣衣扣从上而下被解开了两个,白色的胸衣隐约可见。任放的眼底闪过一丝qngyu,不过还是很克制的又将她的衬衣扣起。明白自己已经获得认可的顾颜从任放身上站了起来,不怕死的撩起制服的下裙摆开始往下褪neku,“需要再检查下面吗”

    任放笑了一笑,认真的看着她,“如果你愿意。”

    说起来,任放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勾人。

    实验的间隙,负责记录结果的顾颜一边捧着本子一边理直气壮的神游天外。

    可惜他笑得实在太少了,整天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甚至就连动情,也是微抿着嘴角一副极度隐忍的样子。

    将第一步骤的实验数据记录到了本子上,任放已经绕到她身後。没有什麽亲昵的动作,只是扫了眼她记录的数据,而後转身继续下个步骤。

    这家夥在工作时一丝不苟的态度简直连顾朝夕都是叹服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顾颜将实验结果整理好,半咬着笔头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已经脱出状态的任放却是突然从後边将她一把抱住,用下巴微微摩挲起了她的後颈。

    “痒”她扭动了一下身子,後面的肩胛骨一块一直是她的敏感点,任放的嘴唇顺着她的肩线挑开了她的衬衣,“做一次再去吃午饭,我请你。”

    她又不是穷的连饭都吃不起

    将本子跟笔收好,顾颜转身想要把身後得寸进尺的人推开。没想到任放好像预料到了她的动作一般,竟然径自将她打横抱起。

    “啊”惊诧间任放已经抱着她用膝盖顶开了一旁休息室的大门,里面有早就备好的柔软大床。顾颜被轻轻的扔到了床上,还没来得及起身,那个衣冠禽兽已经欺身上来,一手摁住她的肩膀,将她重新压回了床上。

    衬衣被熟练的拨开,百褶裙被撩了上去,任放的前戏比起顾朝夕而言简直是太过简单粗暴了──他将她的大腿分的最开,舌尖已经围着yngd开始打转,第一次将舌头插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湿了。

    “唔啊”手指死死的揪着身下的床单,任放已经开始改用牙齿折磨她下面的嫩肉,一根手指插入,紧接着两根,三根,指节曲起,在她的甬道里开始拓展、探索着。

    “别”大腿哆嗦了一下,任放已经开始快速的用手指chouch起她的下体,潮湿的ye仿佛岩浆一般从体内汹涌而出而出,顺着任放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滴滴落到了床单之上。

    “啊”顾颜的腰部高高的挺起,脑子里已经完全空白。任放从她的体内抽出作祟的手指,放在嘴边慢慢的舔着指尖的ye,“味道还不错”他轻声低喃着,单手撑在神智还未恢复的顾颜身边,循着她的嘴唇吻了上去。

    舌尖纠缠。顾颜脑子刚刚回氧便被这个男人吻的又几乎昏过头去。她扭脸想要避开这个简直要了她命的深吻,任放却是固执的缠了上来。

    胸衣已经耷拉在腰间,一只rufng被任放握着,另一只则蹭着他的衬衣面料。大腿打开在他身侧,他的西装裤未退,甚至身上的衣服都是刚进门时的模样,任放只连续不断的吻着顾颜,好像不愿给她一丝一毫的机会。

    “呼啊”终於寻到了一个机会,顾颜睁开了任放的纠缠近乎贪恋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还没缓过劲,任放竟然又吻了过来,“唔”这一声顾颜已经带着哭腔,被他的舌头侵入的时候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咳咳”任放总算是舍得放过她,依旧半跪在她腿间,将她的一只腿抬高了,握住她的小腿肚子。

    “你是接吻狂魔吗”顾颜哭笑不得的理顺了自己的呼吸,任放将她的腿又分开了些,似笑非笑的居高临下望着她,笑,“吻着吻着就控制不住自己。”

    “痛痛痛痛痛”双腿被分开折着压得很低,低的快要跟床单贴在一起。这个姿势的难度比起劈叉还要高上几分,顾颜想要将双腿合拢却被任放的手劲压的毫无反抗之力。

    “要断了要断了救命”顾颜的眼泪都快痛出来了,如果说跟顾朝夕做是享受的话,那麽跟任放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充满快意的酷刑。

章节目录

顾家情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顾家情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