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养母说服,对养父心生爱慕,发情自摸被养父看到,含屌求肏,求内射灌精生弟弟
    次日醒来,安祭酒逃也似的去了国子监当差,安月绵在弥漫着男女欢好气息的床上醒来,身上酸软得很,昨日还是娇嫩的乳尖被养父的大舌头嘬弄破了皮,腰侧和腿根被掐出了青紫痕迹,尤其是小屄,动一动便有被大棍子插入捅干的错觉,抬头见到母亲守在身边,顿时呜呜哭了起来。
    安夫人心里也不好受,丈夫和养女都是她倾注了多年感情的人,但是为了这个家,她不得不这样做。
    安夫人用帕子擦了擦女儿脸上的泪水,将女儿搂在怀里,声音一如既往的慈爱,和些许的愧疚,“是母亲算计了你,绵绵怪母亲也是应该的。”
    “母亲为何,为何这样对女儿?”安月绵抬起泪水涟涟的小脸,肩上的锦被滑落,雪白肥硕的奶子上满是齿印和手掌印,奶头还红肿着,显见昨晚上这一对柔软香嫩的娇乳被男人彻底的疼爱过。
    安夫人想到昨夜丈夫在他们的婚床上和养女颠鸾倒凤,只属于她的大鸡巴钻进了养女的鲜嫩处穴,猛凿猛插,眼里闪过一抹挣扎,但想起婆母说过的,若不能怀胎生子,明年十月就是贵妾进门之时,于是忍着心酸,将婆母的警告一一道出,“安家家训,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明年就是你父亲的四十寿辰了,寿辰过后,便是贵妾过门。你祖母看上的人选正是她娘家的小侄女儿,年方十八,若是她进了安家门生下嗣孙,安家就没有我们母女的容身之处了。到那时,你父亲和新人,还有新人的孩子,才在真正的一家人。但是你不一样,好绵绵,你生下你父亲的孩子,我们还是一家人。”
    安月绵听的一愣一愣的,她从未想过这些烦恼。
    安夫人拿开了半盖在绵绵身上的锦被,保养得宜的柔软手心托着女儿莹白肥软的乳儿,努力忽略雪白乳肉上的欢好痕迹,看着女儿水润的美眸道:“何况,母亲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自幼被娇养长大,不知世道艰险,许多人认为女子生得肥臀便是利于生养,生得巨乳便是淫荡骚浪,高门大户更是蓄养了许多奶姬供人淫辱。”
    “奶姬?”安月绵懵懵懂懂,这对她而言是一个新奇的词汇。
    安夫人刻意详细解释道:“那些个奶姬是未婚的、长了一对儿肥硕奶子的少女,或是自小卖身在富贵人家家里长大的,或是家里贫困长到了年纪因为一对儿异于常人的奶儿不好说亲事的,被迫卖身到官宦人家,吃了产乳的药汁,便有源源不断的乳汁泌出,喂养家里的老爷少爷。母亲也担心你,高嫁了和未来夫君争执,对方因着你的乳儿丰满羞辱你,把你和奶姬相提并论,低嫁呢,又委屈了你,思来想去,竟是只有你和你父亲行敦伦之礼,才能长长久久的留在安家,让父母护着。”
    安夫人说的三分真七分假,抛去养父女的身份,安月绵嫁予安祭酒为贵妾不算辱没了她,这一点确实是为养女考虑,但更多的是想要解决眼下丈夫要纳贵妾的困境。
    安夫人语调柔缓,道:“你父亲虽然年近不惑,但是容貌体格不输年轻男儿,体贴疼人,胯间一杆肉根粗长持久,硬如铁柱,小屄都喷阴精了还要被干,绵绵昨晚是不是被你父亲的肉棒肏到喷水了?”
    安月绵一开始懵懂羞臊,后来被父亲的肉棒连连捣弄小穴,爽得喷了好多水,弄的现在被窝里还是淫骚的气味,她羞的把脸藏在安夫人怀里,忸怩道:“母亲莫要说这个。”
    安夫人笑了,道:“怎的不能说这个,男子除了容貌才华,房事能力也很重要。难道你愿意你父亲去疼爱别的女子,用肉棒肏弄别的女子的小穴?”
    安月绵想了一下,默默摇头。
    安夫人知道事成了一半,欣慰道:“母亲的绵绵长大了,待你怀孕,母亲便和你祖母说,将你扶为贵妾,只是要委屈你未来几年少出门,过个三年五载的没人能认出你,也就好了。”
    安月绵昨晚之前一直把安祭酒当成尊敬威严的父亲看待,但男女交媾一事实在神奇,她被爹爹的大肉棒插进了小嫩穴里,窄嫩的穴道被一次次撑开填满,被灌满了腥浓的阳精,爹爹的湿热舌头一寸寸地舔过她的大奶儿,将她抱在怀里含住她的奶头嘬弄,她难以再用看待长辈的眼神看待爹爹,她不想、不想爹爹的肉棒去插别的女子的穴,不想爹爹嘬别的女子的奶头,明明,明明我就有一对肥软胀大的骚奶儿,奶头这么粉这么嫩,爹爹嘬我的奶头就够了。
    在
    “嗯哦……好热,奶子好想要,要摸摸嗯……奶子好痒嗯啊……想要爹爹的大舌头呜呜……爹爹大舌头快来舔骚女儿的奶子……”香炉点燃已经有一炷香了,药效在不知不觉中发作,单纯又淫荡的少女半靠在床头,躲藏在蓝色缎面锦被下的鲜嫩胴体一丝不挂,不知所措地扭动,丝滑的绸缎和柔腻肌肤的细微摩擦激起一阵阵令人战栗的感觉,雪白丰硕的奶子鼓鼓胀胀,乳头突起发硬后,绵绵柔嫩无骨般的小手在身上到处摸揉,手指抓着饱满肥嫩的乳肉揉搓,硬胀的奶头在柔软的手心顶来顶去,越来越痒,绵绵压抑着呻吟,拇指和食指揪住瘙痒的奶尖又是捻捏又是往外拉长,轻微的痛感反倒带来了巨大的愉悦。
    安夫人对丈夫身份了解,提前给女儿支了一招。晚上,安祭酒点着烛火钻研《孟子》一书,安府里只有三五个值夜的下人,府里黑而寂静,一个眼生的丫鬟急匆匆跑进书房,焦急道:“老爷求您去看看小姐吧,小姐浑身发热,不知是不是生病了,脸上身上都烫得很。”
    安夫人僵了一瞬,随即若无其事的道:“绵绵生的这样美,又乖巧体贴,你父亲定然是愿意的。”
    绵绵抵挡不住想要挨肏的欲望,双手还捧着奶子揉搓不停,两条修长美腿自然分开,跪坐在床上,身上覆盖的锦被滑落到腰间,郁蓝色的锦被堆叠在腰腹处,从侧面露出的一点缝隙可以看到两瓣圆润臀肉的弧度美好诱人,绵绵身体前倾,翘臀在身后撅起一大半,让那一朵被大鸡巴奸破狠肏到喷水的嫩屄肉花贴着身下的被子,毫无章法地摩擦来摩擦去,“唔哈……磨到了嗯……小穴被磨到了,唔啊啊……骚豆豆也被磨到了、好爽唔……绵绵就是爹爹的骚娃娃,要一辈子被爹爹的肉棒肏穴的唔哦……爹爹怎的还不来咿唔……”
    绵绵很快发现父亲的身影,可怜兮兮地掀开被子,双腿大张朝着父亲,揉奶子的小手来到腿心,细白的指尖掰开两瓣肥润粉白的花唇,嫣红翘起的阴蒂和湿红水润的穴孔一览无遗,透明黏热的淫液正缓缓流出穴口,
    安祭酒清醒过后实在无颜面对妻女,在国子监住了十来天,直到重阳节休假,不得不返家。
    安祭酒毫无防备推门而入,撩起帘帐,冷不防看到养女一身瓷白细腻的肌肤,一双和乳肉同样白嫩的小手正压在高耸浑圆的乳肉上,听那淫叫声不难猜出身下同样赤裸的小屄定是在磨蹭自淫以获取欢愉。
    安祭酒转身就想走,不论是去国子监或是借住友人家里都可,然而管家道:“夫人说请大人看顾家中,莫要外出,留小姐一人在家恐不安全。”
    ***
    安祭酒既担忧又心虚,放下手里的圣人书籍大步往养女的闺房走去。
    “怎么会……小穴怎么会这样,好奇怪呜……”绵绵眉头蹙着,两只手一起捧着奶子抓握揉挤,脸色潮红,紧紧合拢的两条腿不停绞动,原来是那新鲜的少女屄在发热发痒,肉缝渗出的黏腻湿热的淫水把腿心弄得湿湿滑滑的,淫荡的阴蒂就像雨后蘑菇一样疯狂而迅速地成长胀大,叫嚣着要被粗鲁地玩弄。
    安月绵羞答答的点了头,安夫人长舒一口气,眼下就差安祭酒那一关了,至于婆母安老夫人,有了孙儿,再大的反对也会变成乐见其成,欣然接受。
    安祭酒的理智让他非礼勿视,立刻出去,可是脚下好像生了根似的,双目盯着床上的娇人儿,眼睛也舍不得眨一下。
    谁知安府只有养女在家,安夫人和安老夫人都不见踪影,问了管家才知道婆媳二人去了城外白马寺上香礼佛登山赏枫,三天内都不回来了。
    安月绵房里点了暖情香,亮黄的烛光下甜腻的烟雾从香炉里飘逸而出,渐渐充斥着整个房间。
    绵绵的小脸染上少女羞赧的薄红,可是父亲是国子监祭酒,最是规矩古板的一个人,她小声又落寞地说:“父亲会愿意吗?母亲不要骗我,父亲是不是一早就离开家了?”
    安夫人的劝说洗脑下,安月绵逐渐由一个单纯女儿转换成一个想要霸占情郎的小女人,她想起昨晚爹爹的大肉棒抵在她的小穴深处,大股大股的热液激射在肉壁上,那令人战栗害怕事后又百般回味的快乐,爹爹还夸她的屄水多,小屄又紧又会夹,夸她的小屄厉害,帮爹爹的肉棒消肿了。
    安祭酒的步伐生生止住,不得不留在府里。
    因为不愿回忆起那错误的一晚,回房里安寝睡在那一张肏过妻子又肏过养女的花梨木雕花大床上,安祭酒用饭睡觉都在书房。
    “爹爹唔……这里好痒,流了好多水唔……爹爹快来肏骚女儿,骚屄屄想被大肉棒插……”
    安祭酒脑中的弦毫无预兆的断了,绵绵见父亲毫无动静,担心他转身离去不愿肏她的小屄,急切地将小巧白嫩的脚丫踩在冰凉的地上,跌跌撞撞地来到父亲面前,膝盖跪在上,小手忙乱得解开父亲的腰带,拉下裤子,掏出那一根垂在胯间已经半勃起的粗黑肉棒,张开红唇毫不犹豫地将肉棒含入嘴里,舌头胡乱的舔着,舔硕大的龟头,舔分泌腥咸液体的马眼,舔柱身上的凸起青筋。
    湿软小嘴里的肉具几乎是瞬息之间变得粗硕硬挺,绵绵恋恋不舍地吐出气味浓厚的肉棒,舌尖还在水光淋漓的龟头舔了一下,仰着春桃一般清新妩媚的小脸,极尽渴望迫切地求道:“爹爹的肉棒又肿了,插到女儿的骚屄屄里,女儿的骚屄屄可以帮爹爹的大肉棒消肿。呜,求爹爹快些,女儿的小屄屄又热又痒,出了好多水,爹爹呜……爹爹帮我……”
    说到最后,忍不住坐在地上,双腿分开,葱段似的细白手指在柔嫩湿红、天生圆鼓的肥屄上摸来摸去,指腹揉着充血凸起如花生米一般的骚阴蒂,穴道里立时泌出一大股黏糊温热的汁水,“嗯哦……好美、又舒服又难受,爹爹……为什么不帮帮女儿,好想要爹爹的肉棒呜……”
    绵绵天生一具适合男女欢好的淫荡身子,虽然在处子身期间没有端倪,但是一被破了处子之身,那体内的淫性跟着被男人的鸡巴激发出来,加上吸了不短时间的暖情香料,已经是处于欲火焚身的状态,她眼里雾气朦胧,一副可怜又委屈的模样,一手揉着阴蒂肉唇,一手直接把手指插到穴里抠挖,被骚汁淫水浸泡得软烂骚红的媚肉疯狂地裹着少女柔软细长的手指,一对饱满肥腴、白玉一般的绵软骚乳沉甸甸地坠在胸前,就像两座高耸的山峰,两只奶子中间的一道深深的雪白沟壑,如果把腥浓浊白的热精射在锁骨,一点点的慢慢流到乳肉沟壑中间……
    安祭酒既被暖情香摧残理智,又被绵绵无知无觉的淫行引诱,弯腰将绵绵抱起来放到床上,衣袍随意的拉扯开,上身还穿着竹青鹤氅,下身赤裸裸的露出雄性巨物,双手固定住养女的膝弯,硬如烙铁的肉棒在穴口打滑磨蹭,戳了两下肉蒂,被饥渴收缩的穴口吸到洞里,贪婪地吞吃起这根来之不易的粗大肉棒。
    “爹爹的肉棒肏乖囡囡的骚屄了,呼,绞得好紧,骚女儿,就这么想被爹爹的肉棒肏穴吗?为父定要好好管教你这口骚穴,省的见了个鸡巴大的下人小厮就脱了裤子求肏!”儿臂粗的深黑肉棒在肉嫩汁多的淫穴里不停地撞击,每一下都又快又狠,龟头戳着娇嫩敏感的媚肉,将骚软的养女插得淫叫连连,淫水汩汩。
    “唔啊啊……肉棒插进来了,插得好快唔哦……小屄满满胀胀的呜……骚屄屄被大肉棒捅了好棒唔啊啊啊……”绵绵如愿以偿被爹爹的大肉棒顶着穴儿狠肏,一对饱满丰盈的奶子被干得摇摇晃晃,掀起一阵阵乳浪,“女儿想爹爹的肉棒……喜欢爹爹的肉棒肏屄,好舒服的嗯……还要爹爹的精水,要给爹爹生宝宝的恩哦哦哦……”
    安祭酒浑身亢奋,就连鸡巴都胀大了一圈,腰杆挺动,坚硬的鸡巴愈加疯狂地捣弄撞击,蓄满子孙精的乌黑囊袋啪啪拍打着穴口,此时的安祭酒将圣人诗书抛之脑后,满脑子都是养女紧致湿软的嫩穴,鸡巴在养女的屄里进进出出,吭哧吭哧喘着粗气,“骚屄女儿,爹爹的精水都给你,放松些,让爹爹的大龟头进入你的骚子宫里,在你的子宫里灌精,射大你的肚子,让骚屄屄女儿生个聪明伶俐的弟弟出来。”
    “嗯哦……好、好的,绵绵放松,要爹爹给女儿灌精……要生弟弟呜呜啊啊……”

章节目录

淫靡艳事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烟花微微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微微笑并收藏淫靡艳事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