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溢出,叶桑清楚的感觉到这次比刚才多而涌,内裤也湿了。
    靠坐在床头的她有些不舒服的挪了挪,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但却没说话,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她那性格霍瑾廷是知道的,平时说话都憋不出什么,何况说这种事呢?
    所以他不是很在意,而是微微眯起眼,后脑抵着床头仰起下颚深深吸了口咬在牙尖的烟,慢悠悠的吐出烟雾才又开
    口,“很胀,胀得难受。”
    “……”
    “叶桑,帮我射出来。”
    “怎、怎么帮?”
    “会叫么?”
    叶桑当然知道他指的叫是什么,指尖攥了攥,顿了两秒才挤出声音,“我……不知道怎么叫。”
    不是不会,是不知道,霍瑾廷咬着烟笑了,“在房间?”
    “嗯。”
    “家里没人吧?”
    “没。”
    “去把房间门反锁了。”
    叶桑疑惑,却还是听话的挪下床走到房门前,将门反锁后才开口,“锁好了。”
    “去床上,把裤子脱了。”
    叶桑胸口一怔,往床边走的脚步顿住,“脱、脱裤子干嘛?”
    “不脱裤子哥怎么操你?”
    叶桑到这会才明白过了,他叫她反锁上门是为什么。
    心里说不上抵触,但有些难为情,半响才墨迹到床前,一手捏着手机,一手卡在裤腰上,就是提起不起勇气往下扯。
    “脱好了么?”
    “还、还没……”她话音才落,那头传来长长的吁气声,带着隐忍的无奈。
    叶桑心脏一紧,紧接着霍瑾廷略带嘶哑的声音就响起,“不想帮我?”
    “也不是……就、就是不好意思。”
    “又没人,你不好意思什么?”
    叶桑不吭声了,只是卡在裤腰上的手攥了攥,最后还是将裤子脱了下,“然后呢?”
    她喏喏的声音又细又颤,霍瑾廷唇角扬起,“脱了?”
    “嗯。”
    “内裤湿了没?”
    刚单手把内裤叠起的叶桑只觉得一阵燥热涌向脸颊脑门,“湿了。”
    “呵。”霍瑾廷轻轻的笑,“躺好,把腿张开,张大点,哥要开始操你了。”
    身体又因他情色的话起了反应,而且挺大,还坐在床沿的叶桑呼吸一颤,连忙夹紧了小穴和双腿,却还是没夹住那波涌下
    的淫水。
    她挪开的时候,床沿的床单已经沾湿硬币大小的一块,叶桑脸更热。
    “躺好了么?”
    “……好、好了。”
    “用手摸摸,水多不多,多了才能操进去。”
    虽然难为情,但叶桑没办法拒绝霍瑾廷,所以她颤着小手,探进自己腿缝间。
    指尖最先触上是已经被淫水打湿的花唇,略带冰凉的触感让她瞬的绷紧了臀,轻抽了口气身体跟着抖了下。
    是听到她的抽吸,霍瑾廷脑海里已经出现她大张着双腿自己摸着小穴的画面,掌心下的性器兴奋的跳动了两下。
    “摸到了?”
    “嗯。”
    “听到你叫了。”
    “……”
    “记得哥怎么用手弄你的么?””
    脑袋瞬的就闪过霍瑾廷用手亵玩她小穴的画面,霍瑾廷的声音再度传来,“先揉一揉,手指很快就会被你小逼流出的水打
    湿,湿了才滑,才好插进去。”
    完全不用揉,只是听他那么说,叶桑就又感觉到一大股淫水泄了下来。
    小腹虚得发痒,穴里也是麻痒麻痒的,让她忍不住拧眉,轻触在花唇上的指尖无意识的抵紧,张开的腿瞬的夹了紧,想挤
    走那熟悉的空虚痒意。
    带着压抑的喘息从鼻腔叹出,喉咙也发出细细的呻咛,小得像蚊子,但霍瑾廷却听到了。
    “小逼痒了?”
    “嗯……”叶桑应了声,低得像呻咛。
    霍瑾廷觉得喉咙更干了,滚了滚喉咙后,深深吸了口烟,抬手拿下咬在牙尖的烟丢进烟灰缸,手再度握住粗硬的性器,边
    吐出烟雾边说:“对,就这样叫,再大声点。”
    叶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呼吸声,比刚更粗重而急促,还有那吞咽声,是性感的,至少她那么觉得。
    她脑海浮现出了他动情时候的样子,被欲望熏得黑亮的眸,绷紧的下颚,以及棱角显得锋利的喉结。
    心脏连着小腹骤然一紧,叶桑猛的闭上眼,侧过身,夹紧了探在自己双腿间的手,抵在逼口的指尖的轻轻挪动了两下,暖
    暖的,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官缓解了痒意,心尖更热,胸口闷的发慌。
    “哈……”她张开,吁出一口气,企图缓解胸口的郁闷,但却没什么用。
    “喘得真骚!”霍瑾廷声音带起了一抹狠利,因为他也并不好受。
    血液更烧起来的一样,被握在手心的粗茎硬生生又胀了一圈,攀附在上面的经络一条条鼓起,在隐隐作痛。
    下壹章請到んAΙτAnɡSんūщū(海棠書屋)點て0M觀看
    好久没肉了,感觉好生硬,哎……

章节目录

为所欲为(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无罪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国度并收藏为所欲为(H)最新章节